笔趣阁 > 二土半生 >第45章旧都半晌


小美说的西安地道早餐就是饼里面夹个豆干鸡蛋,再让师傅少浇上点汤在里面,味道嘛确实不错,人二土在北京地铁边也见过类似的早餐摊儿,只是他还是更爱吃煎饼果子,那是他从小就养成的记忆,很难改变,虽然他也不喜欢现在煎饼果子里面的薄脆。

西安最常吃的主食是馍,后来人二土去岳父岳母家基本也是顿顿离不开,只是让他稍显困惑的是这个馍的定义十分模糊且宽泛,街边吃的肉夹馍在他看来应该就是烧饼,只是制作的工艺跟母亲做的发面饼略有不同,西安的馍从里到外都比较硬,还略显生一些,母亲做的里外都软,熟中带香;而他在岳父岳母家吃的馍其实就是馒头,全国哪里都一样的那个馒头,当然,他们吃的时候也愿意把菜和肉什么的通通夹在里面,再配一碗稀饭。

人二土跟小美也曾经为了稀饭和粥是不是一个东西有过“切磋”,小美这人在人二土看来除了英语学不好,语文课文背不下来以外其他一切事情基本属于百事百灵,无师自通型。于是在她的“循循善诱”下人二土也渐渐认可了稀饭和粥是两种不同的食物这个“事实”。西安人有句话:馍夹全世界,人二土觉得确实是这样,而且甚至他觉得单就这个馍本身就已经包含了一切。

从陶晶住的地方出来后人二土和小美就没让她再花过钱,吃喝玩乐都是人二土和小美包办,陶晶本人倒是似乎真正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定位:带路人。在她的带领下人二土和小美用了一上午的时间在钟楼,城墙和回民街快速逛了一圈儿,

“这个钟楼咱们好像也过不去呀?”人二土看着被环形转盘车道包围的钟楼问道。

“对,钟楼就是这样的,咱们在道这边儿看看就行,我给你俩拍个照吧。”陶晶回答道。

“哦,我还以为是跟北京的前门楼子似的,可以近距离看呢。”

“哎呀,钟楼也是能上去,每年过年的时候钟楼还会有敲钟的活动呢。”小美在一旁插话。

“倒是无所谓啦,前门楼子我好像也没上去过,它俩造型感觉差不多。”

“来吧,你先给我和陶晶照一个吧。”说着小美拉着陶晶站到了护栏边摆起了pose。

照完相他们又到城墙上走了走,看着下面车水马龙的景象人二土觉得还真有点历史和现代完美结合的意思。当然最让人二土震惊的是他低头仔细看城墙上的每一块砖上都有字,而且应该是烧制的时候就加上去的,人二土凭空猜测说的可能是这块砖的出处,

“你们看,每块砖上都有字呢!太讲究了啊!”

“是吗?”听到人二土的说法陶晶和小美也低头看了起来,“真的啊!之前好像没有发现啊。”

“这字给人一种历史的厚重感,细节做的真是到位啊。”人二土觉得城墙确实不虚此行。

他们没有在城墙上面骑自行车,因为一是确实不便宜,二是小美这个懒货觉得不管怎么骑最终还是要回来在回民街吃泡馍,一来一回她觉得累,前面只是走台阶上城墙她都歇了一气儿,被人二土好一顿嘲讽。

人二土觉得羊肉泡馍在他们西安乃至大多陕西本地人嘴里好像就叫泡馍,不会特意带上“羊肉”两个字,只是小美他们家那儿比较特殊:统一都叫羊肉泡,没有“馍”。他这个外地人自然入乡随俗,到哪儿就跟着说哪儿的话,他觉得那样有意思。在陶晶的建议下他们没有吃什么老杨家和老孙家这种网红店,她说那都是骗外地人的,她们本地人一般都去回民街特别里面的一家老米家泡馍,人二土当然喜欢了,越是苍蝇馆子越好,地道嘛!

那家店不在回民街正街上,而是要往西拐进去一条街再走个一两百米,那街道就跟平常的胡同儿没有太大区别,两边的店铺也大多普通的很,感觉有点像个菜市场的感觉,味道嘛也自然可想而知:蔬菜瓜果,米面粮油,生鲜牛羊肉这些混在一起,浓浓的生活气息。老米家自然也符合这种气质,从门面到里面的装修比一般的早餐摊强不了多少,他们三个交了钱服务员大姐端上三个大瓷碗和六张饼,不对,是六个馍往桌上一扔就转身离去,

“自己掰吧,看你能不能掰好,哈哈。”陶晶跟人二土说。

“听说过没掰过,试试呗。”人二土伸伸胳膊把袖子往上撸,做出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样子。店里人不是很多,旁边几桌一看就是常来的熟客,从他们掰馍的举止神态就能看的出来,聊天说笑的同时手也不停着,只是眼睛看都不看一眼手里。人二土觉得自己已经尽了最大的细致努力掰完了两个馍,他们却还是在那儿忙活着,可能对他们来说掰馍本身就是享受美食的一部分。

小美和陶晶跟人二土差不多水平,

“你们在西安待了这么多年也没比我强哪儿去嘛!”人二土笑呵呵的看着她俩说。

“强多了好嘛,你看你掰的那是啥玩意儿啊,还好意思笑话我们?”小美说着拿起人二土碗里一块儿比较大的,“就这个人家都不给你煮好不好,砸人家招牌,哈哈。”

“我是没留意,掰的我都麻木了,这么大一块我都给忽略了,这玩意儿实在是太熬人了。”人二土拿起那块馍接着掰。

每个地方的美食换个地儿味道确实会变,食材,水,配料。。。差一味都不行,可能每个地方的灶神口味也不同,就像西安餐馆里的辣椒油,不管是已经榨好放在那儿的还是生干辣椒面在上桌前泼一勺油上去,吃着就是带劲儿,不同于四川的麻辣,也不是湘菜的那种呛辣,总之就是说不出的“美的很”。

老米家泡馍的汤,肉,粉丝,糖蒜每一样人二土都很喜欢,尤其是羊肉,简直比北京的那种西安小吃连锁店强了不知道多少:肥瘦比例刚刚好,那股膻味儿第一口下去一下就上头了,而且肉切的薄厚和最终出锅的熟度控制的特别到位,一勺带汤的馍加一筷子羊肉,配一绺刚入锅八分熟就出锅稍显丝硬的粉丝,“嗯!刚才的馍没有白掰,值得!”

吃的中间味觉渐渐怠滞时来一口糖蒜,酸甜脆爽,马上第二波的味蕾大军就被调动起来了,而且随着那碗泡馍温度渐渐下降,食客便可大口大口的连汤带馍往嘴里送了,几勺下去顿时会汗流如注,通体舒畅,人也好像进入了一个半昏的状态,仿佛心智已经被这碗泡馍夺了去,只能任由自己的馋虫控制着双手毫无体面的大口吞食。

随着最后一口汤水入口,这场美食的享受才算结束,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人的魂儿也渐渐归位,仿佛像是做了一场美梦,醒来依旧回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