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某游戏的飞升之后 >第33章狮子吼


    第三十三章
    【源力】是血脉的力量,而杂交的话,事实上也是有着两种先祖之力的存在,返祖也只能返一个。
    方雨来背后巨大的翅膀,这羽翼彷如他的肢体。也和原本的尾巴一样,虽然与身体相连,但还是连着的地方却是虚无而虚幻的。然后如渐变般变作实体,成就这一双巨大的羽翼。方雨来毫不怀疑,凭借着这羽翼作为工具,就可以达到“御剑”的效果。
    狂风过去,拥有翅膀的昆虫被直接打烂。而剩下的,这是没有翅膀而且抓地力特别强的昆虫。
    这数不胜数的虫子,方雨来懒得逐个击破,于是便飞了起来,到达目前空间可以延伸的最高位,然后俯冲下来。并且在半空之中,完成了【猛虎下山】的施展。
    还别说,现在这种姿态,和下山是有几分相像的。
    但是搭弓引箭,只要箭不发,技能就不算完成,所以方雨来就很好衔接下一个技能。这样高度,其实很容易想到【兔子蹬鹰】,但如果想衔接这个基本技能【绝地反击】,必须要“接地”才可以。如果是正常的“下山”,接地玩个飞踢是极为容易的,但是现在却不好弄了。
    所以,是【进攻号令】!
    “进攻!”
    【进攻号令】的动作是基于吼,所以在【猛虎下山】时的猛虎开始大声咆哮,进而“虎啸山林”,但是老虎终究还是基于自身的凶悍而让声音变得让人畏惧。真正能够将声音当成武器的,并不是老虎,而是……
    方雨来的头发开始炸开,金黄色得犹如从天而降的超级赛亚人。不过这可不是猴子巨猿,而是狮子!
    【狮子吼】!
    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方雨来虽然也有学过,但实际上哪个号学了哪些,他是忘了个彻底。不过此时也能顺其自然地将其用出来,并且依托声音的震动将空气作为最好的缓冲层,而从天而降的动能伴随着声音搅动着空气,在空气中形成无数细小的利刃,将所有虫子都给撕碎!
    不过幸亏是在空间之中,不然他此时的做法就是深夜扰民,算是破坏了花城的规矩。
    也就是说,考虑到深夜作战的副作用,夜光花连这点也想到了吗?
    幸亏用了阵法。
    但是这一击过后,阵法也是一阵涟漪,然后给直接散开。
    并不是方雨来这一击拥有秒杀金丹五转的能力。而是作为大阵中心的操纵者,他拥有调用其他人的灵力的能力。而这一次的对冲之下,直接灵力给消耗个干净。当然,这遍地的虫子是不能够被放出来的,所以方雨来及时换上了解语匕,并且激活副职业。
    以阵法溃散的能量进行【采集】的使用,将所有尸体都变成灵气和材料。
    方雨来这便放心了下来。
    “夜光花的花粉充盈,也就是她在这附近。”方雨来道:“我去去就来。”
    “别去了。”陈荧荧拉着方雨来的手:“已经失去荧光,证明她已经走了。”
    “也是,不过这也不是办法……这样下去,我们就只能被动防御了。”
    “还真的没有想到,因为一个名字就针对我。”陈荧荧忿忿不平道:“要怎么对付她?”
    “其实……”站在一边的胡大王举手道:“其实我有办法的。”
    “你们?”方雨来表示怀疑。
    “人类,你很失礼诶!”胡大王挥挥手上的虎爪:“虎有虎道,鼠有鼠道,如果是我,自然有着我的方法。在荧荧姐来之前,才照顾她们的人!”
    这么说来也是,咖啡馆的名字依旧是“大王”就知道了。
    只是……大王?
    方雨来不作声色看了一眼陈荧荧,她认为自己最终有一天会离开,所以就算是改成了咖啡馆,也是没有更换招牌吗?她决定,自己终究有着离开的一天?
    “那好,是什么办法?”
    “对付虫子,自然是要用虫子的办法。所谓蛇虫鼠蚁……”胡大王推出宋酥酥道:“那就要拜托我家的老鼠妹子了。”
    宋酥酥涨红了脸:“我是松鼠,是松鼠啦!”
    “但是你不是能指挥那些老鼠吗?”胡大王挠挠头,表示不是很理解。
    方雨来提醒道:“老虎和猫都是猫科动物,难道你们两个是失散多年的姐妹吗?”
    胡大王虎躯一震:“小又,你居然是我妹妹?我那老虎老妈不是以人身爽完之后,便化成妖身将我们的倒霉老爸给吃了吗?”
    “……”
    方雨来好像听到什么不得了的秘闻。
    话说胡大妞你那么主动,当初直接给扑了上来,该不会也是吃干抹净然后直接吃干抹净吧?
    猫小又气道:“当然不是,我身上的人类血统,是那个修士不放过未曾化形的母亲,所以对其施暴,他可是还活着,我迟早有一天会杀死他的。”
    你们的家事有点乱。
    方雨来说道:“打住,你们是说,你们有办法对付这些虫子是吧?这样的话,就拜托你们了。”
    宋酥酥点头:“不过,我需要一些肉。”
    “这个好说。”
    妖兽肉可是最廉价的普通食材了,除非是高级食材,不然压根是不值钱。毕竟玩家的天性就是打怪升级,而他们弄来最多的材料,就是妖兽肉本身。
    “好,冰箱的肉我会用来做它们喜欢吃的。”厨师长的胡大王说道:“肉可是我最擅长的部分。”
    “那就拜托你们了。”陈荧荧拉起方雨来:“我们也是时候出去了。”
    出去吗?对了,也差不多到点了。
    跟着陈荧荧的脚步走了出去,真要打算取出兽牌时,方雨来才意识到灵力所剩无几。
    “只是,今天我们的消耗太大,要不要休息一天?”方雨来建议道。
    陈荧荧却没有答应,而是说道:“陪我走走好吗?”
    “哦。”
    方雨来不疑有他,跟着就走了上去,开玩笑道:“怎么,你有心事?”
    “你,已经金丹了吧。”
    “是。我还以为你不会说出来呢。”方雨来道:“你看起来,就像是会将心事藏起来的类型。”
    “你……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