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某游戏的飞升之后 >第29章侍卫长月下季


    第二十九章
    “一百朵花还没有凑齐?花是指?”
    赵四道:“花,是指金丹本名,本命金丹的本名,就是花名。至于本命金丹,唯有自己修炼出来的金丹才是本命金丹,之所以不叫本名,是因为本命金丹拥有着本命神通。”
    张三:“花名吗?还真是不知道呢,我还只是个筑基,所以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
    赵四道:“我虽然也没金丹,但是听我的一个金丹朋友说过这些话。”
    赵四点头,然后便通过咖啡馆的玻璃橱窗看到了外面,恰巧看到了一个英气的女骑士,便用眼神示意道:“你瞧,那便是花城城主座下第一侍卫队队长,月下季。到了金丹,因为金丹的各种神异,所以通常会将自己真正的名字隐藏起来,而用了金丹本名。”
    金丹拥有化虚为实的威能,如果以姓名与生辰八字做成诅咒娃娃,就很容易被别人通过施加咒术到娃娃身上,从而影响自己。具体流程是,以化虚为实将诅咒娃娃成为一个真人,然后对诅咒娃娃造成伤害,最后以“炼虚为实”,将这伤害反馈到真人身上。
    所以,其实对于玩家的ID来说,修仙界的人是完全不会感觉到奇怪的。因为他们本身也是如此,所以也不足为奇。如张三,虽然口中说着自己筑基,但是他已经金丹,名为“法外狂徒”;赵四也是如此,他那位金丹朋友就是自己本人,金丹名是“尼古拉斯”。
    随着他们的目光偏移,外面的月下季也感受到了波动,来到了这里。
    不多时,看到了咖啡馆的名字,皱了皱眉头,来到了这里。
    “欢迎光临,这位客……是侍卫长大人吗?请坐请坐。”
    作为第一批的客人,侍卫长月下季可是第一天方雨来刷金丹刷来的客人。
    “方唐大人,最近你的店可是红火得很,我来了几次可都没有座位了。”
    “哪里,只是有着一些无聊的人做着无聊的事。”
    方雨来将她带到一张空桌子上,道:“请问你要些什么?”
    “跟上次一样,随便给外面的兄弟们一杯咖啡。”
    “外卖吗?但是我们店里暂时不支持外卖。”
    “哦?就是那些纸杯而已吗?你不也有木属性,自己做不就好了。”
    月下季说着,敲了敲桌子,听到那清脆的木头声之后点了点头,原木就好。
    当然,在这个世界,原木才是最便宜的材料。金属材质或者塑料布料,就贵了许多。
    在确定了是原木之后,月下季手一拍桌子,一条枝蔓从桌子上长出来,然后开出一朵朵月季花出来。月季花在完全开花之后也没有停滞,而是继续更加开放出来。片片花瓣重重叠叠,形成了一个个美丽之极的花瓣咖啡杯出来。
    正好,方雨来将一杯晨曦咖啡送到。
    她接过杯子,品了一口:“不错。”
    “这些杯子你拿过去装上,然后分给外面工作的兄弟们。”
    方雨来有些头疼道:“月下季小姐,在我们桌子上这样做,可是会让我们非常困扰的。”
    月下季敲了敲桌子,枝蔓立刻化作精纯的灵气消散:“这可以了吧?”
    “不愧是城主之下第一人。”方雨来称赞道:“好吧,就算是破一次例好了。”
    “呵呵,方唐大人,该不会看到这些小手段,就怂了吧。”
    “构建法术,然后化虚为实,只是金丹的基本操作,即便这控制力这样非凡,也无外乎是个老牌金丹。可还是一下子就让已经化作实体的枝蔓消散,同时不作用于杯子之上。那么就不是简单地将法术给取消掉,而是用‘化实为虚’的手段消除,这起码金丹三转的境界,我自然是害怕得很。”
    月下季呵呵道:“可是我没感觉到你对我有多敬畏,白月季对于尊敬的精神波动,还是很敏感的。”
    方雨来无奈地耸了耸肩。
    他的确害怕不起来,那么无限接近金丹四转的柳南楼,已经被他用五组合技轰成渣渣,虽然这也导致了他大号几乎是永久掉线。甚至两枚金丹都用不出本命神通,让他连知道本命这个东西还是从别人的口中听到的。
    【圣地破灭】和【魔剑剑灵】的本命神通绝对是那五组合技,但是五组合技的副作用是连角色都注销掉了,自然是是不能够再现出来。
    但是他的确是轰爆了柳南楼,所以对眼前的月下季就没有太大的担心害怕。
    虽然目前看来,表现出的能力是金丹三转,但是那只是自我修炼出来,天知道她有没有几枚抢过来的金丹。而作为紫金丹的热门继承人,月下季的能力毋庸置疑。
    起码是他出去揽客时,第一个看出他真实修为的人。
    “是这样啊,其实只是我天生比较粗神经,所以才没有情绪波动,实际上我真的很害怕。”
    “我听说过一句话,与其害怕,不如直面,不如加入。”
    方雨来无奈道:“月下季大人,可不要挖我过去了。我这个人,比较讨厌当个打工人。”
    “我给你一个副侍卫长如何?助我登临城主,你便是我的侍卫长,当我突破元婴,卸任之后,你便是我道侣的第一人选。”月下季悠悠说道。
    “虽然听起来很是心动,但是如果连这些事情都变成交易,人生可就没什么乐趣了。”方雨来幽幽说道:“人生路这般漫长,有些事情不需要很着急的。”
    月下季道:“你倒心甘情愿在这里当个服务生。”
    “只是我在这里消费忘了带钱,又不能刷盘子还债,只能付出一点劳动力。后来发现,我似乎努力过头了,如果不做出更多,这家店根本发不出和我相匹配的工资,所以只能努力一下。如果这家店能给我发出用金丹作为服务生的工资,那么起码我的身份还不算的掉价。”
    月下季道:“你倒是死要面子呢。”
    方雨来道:“不要面子,我要身价。金钱可以不重要,但是身价一定是重要的。”
    “哼,尽找借口。”月下季说道:“既然你要呆在这里,就呆着好了。如果我发现你帮了其他的花,小心我直接上门把店给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