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某游戏的飞升之后 >第9章干妹妹

  第九章
  “成为我的剑灵吧。”
  方雨来这样邀请道。
  “剑灵?”连修仙都不知道的高中生少女表示极度疑惑:“如果需要我做什么的话……如果你希望,那么我一定会答应的。”
  “甚至,你连我的名字都还没知道?”
  “嗯。”
  “我叫方雨来,是一个修仙……是一个玩家。”方雨来补充道:“不过,我现在却不想你成为剑灵了。”
  “为什么?”少女的脸色变得煞白,目前作为灵体的她当然就不可以通过血液来完成这一脸色的转变。这大概,只是少女的心意以法术构建的形式表现了出来。
  将脑海的模型构建出来,然后填充灵气,这就是法术。
  以前没想过,但是现在想来,这不就是“要有光,于是世界便有了光”这样的“唯心主义”吗?以精神的强度影响现实,然后改变现实。
  也就是唯心主义的神话世界,其实就也可以是精神世界?
  所以,自己遇到的精神世界自称修仙界也不足为奇。而且在那个世界出现史莱姆/太岁、山魈等传说生物,还有大量以动物为范本的妖兽,似乎也不足为奇了。而且现在他直接解锁了一个叶城,随着地图扩大的推进,大概什么妖魔鬼怪都可能出来了。
  灵气,到底是一种什么样能量呢?
  “不是,这样有着上下之分的称呼,不好。”方雨来正了正脸色:“成为我的妹妹吧。”
  在听到了这句话之后,高中生美少女忽然美眸瞪大,声音有些哽咽,却没有说什么,也根本没有流泪。而大概,是现实中没有哭过吧。能在现实哭出来,释放了情绪,就大概不会这样轻生了吧?而且,就算是哭,她大概也没有可以哭的地方吧。
  “我、我答应了。我叫廖不开,但我不喜欢这个名字。”
  廖不开,聊不开。
  从这个名字,大概可以联想到她,或者是她母亲的故事。
  “廖是你妈妈的姓?”
  “不是,妈……阿姨姓唐。”廖不开叹道:“她,不让我叫她妈妈。我不知道廖是不是那个人的姓,因为我从来没有看见过他。”
  “姓廖。我倒是认识一家姓廖的……”方雨来挠挠头。
  怎么可能啊!
  “那就别姓廖了。”方雨来说着,便已经拿出短剑:“跟我姓方,然后以你阿姨的唐为名,叫方糖吧。那么即使是苦涩的咖啡,也完全能承受得住。”
  “好。”
  再也不存在高中生的廖不开,现在是只有剑灵方糖。
  方雨来割开手指,血液流了出来。
  他手上没有别的材料,只有蕴含灵气的材料才能做出灵器。而现在拥有灵气的东西,大概就只剩下了自己这具身体了吧。
  也幸好自己在柳家学了铸造。
  有着一个手,是以人血开锋的铸剑手法。虽然这把短剑是开锋了,但是只有是没有经过试刀饮血,都可以默认是未曾开锋的。
  以血为引,以灵为印!
  定!
  一个血色“方”字草书刻印在上面,虽然作为草书的“方”看上去就像是潦草地试笔痕迹,但是在灵器铸造完毕之后,方雨来感觉到了灵性的存在。而现在就要将方糖引导进入短剑之中,然后让她主导灵器,成为剑灵。
  “可惜我没有剑修的功法,不然就可以通过养剑,让你即便成为了剑灵,也可以继续长大了。”
  将方糖引导成为剑灵并不算是很难,灵器对于灵性是有着极大的渴求的。因为就像是魔剑一样,如果拥有了剑灵,那么通过剑修之法,将本命飞剑寄托在剑灵之上,那么就可以随着灵力质量和精神强度的提升,化虚为实,让材质不算是好的短剑也得到进化进阶。
  所以对于愿意成为剑灵的灵魂,灵器是十分欢迎的。
  但也正如魔剑中的林景一样,当灵魂被束缚在魔剑之中,明明有着活跃的思维却完全动弹不得,这样让人恶心和憋屈的感觉,是难以忍受的。
  方糖进入剑中,就大概会知道这弊端了。
  只是,她并没有不开心。反而是一脸雀跃地呈现了在方雨来的眼前,然后展开双手迎接着阳光。而此时的阳光,再也破坏不了她的身体。
  因为她的身体,已经变成了灵器。
  所以在听了方雨来的话之后,她连忙说道:
  “不要紧的,你做了很多了。就算不继续长,我也足够大了。”
  听到这里,方雨来瞅了一眼:“的确,很大。”
  方糖脸红了起来,对于二十六岁的老脸皮,十六岁的少女心的确是更容易落败:“我说的不是……总之不是那个!我只是发育比较早,所以十六岁就发育得差不多了。”
  “你要相信自己,你还能继续长大的。”方雨来鼓劲道。
  于是方糖也小心地问道:“原来,哥哥喜欢大的吗?”
  方雨来不说话了。
  不是因为被看穿了lsp的本质,而是因为那一句“哥哥”。
  好肉麻,但是好兴奋。
  和小老妹不同,那个惫懒的家伙即便叫“欧尼酱”,方雨来也只是怀疑她想要坑自己。譬如当自己做饭时,她往往应该是收拾碗筷的那个。但是吃完饭她很快就溜到房间躺在床上,然后赖在床上大声地来这么一句。
  但是和小老妹不同,自己虽然也认下方糖这个妹妹。虽然主要是因为,方糖显然就是一个没有得到过关心的人,所以不能够是主仆关系。如果是一个乐观开朗,如曾经小徒弟刀天木那样,就算定了主仆契约,她也一定会反客为主,以“主人”这个名称反过来调戏自己。
  就算名为主仆,实则平等。
  但如果是方糖,她真的会将自己当成主人的。
  所以他才多了一个干妹妹。
  而当一个长相柔媚,性格单纯可爱的妹系美少女对一个单身男人说一句“哥哥”时,方雨来便有些兴奋了。虽然,此时方糖的状态和纸片人也差不多。
  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然后要想想怎么处理接下来的事情了。
  警察……
  算了,让他们头疼吧。
  方雨来走到那警察林羽面前,道:“这把剑算是我的报酬,而你身体的变化还有这里的功劳,都归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