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某游戏的飞升之后 >第1章改变

    第一章
    方雨来醒了过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如果做了噩梦一样,他忽然惊醒了过来。心跳得厉害,似乎有着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一样,所以他立刻就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此时正是过了六点不久,凌晨的阳光照射了进来。外面传来了勤劳的环卫工清扫大街的声音,而早起的鸟儿也已经苏醒,并且开始找到早起的虫儿当早餐。
    今天是二零二零年的八月二十六日,农历的七月八日。
    昨晚是七夕。
    七夕自然是很好很好的,但是这一份好却是与他无关。
    方雨来站起来伸着懒腰,已经二十六的他无疑踏入了中年人的境界。虽然不至于枸杞泡水,但是却喜欢用枸杞煲粥了。
    说着,他便却取了枸杞,然后放米开始煲粥。然后就打算再睡上一个小时,睡了回笼觉就不会太困,而然后醒来将已经煮好的枸杞粥拿出来放凉,然后下去晨跑一两公里,顺便买上几个包子。回来洗漱一番,就可以开始吃早餐了。
    这时候,妹妹方小遥就会醒来。
    原名是逍遥,但是幸亏老妈不同意,所以才改成小遥这个偏有女性化一点的名字。但是此时他们和父母已经不在同一个城市。现在两兄妹合租一处,而自己作为长兄,虽然只大一岁,但是却成为了照顾人的角色。主要的原因,也是方雨来的工作比方小遥要轻松一些。
    当然也是因为赚钱更少,更没底气。
    便如昨晚,虽然是七夕,他还是能请假一天来玩游戏,而他妹妹就不能够这样,甚至还需要加班。一直到十二点之后才回来。
    所以,他是照顾人的角色。
    “对了,今天我请假了。”方雨来才开始煲粥,便想起了这件事情:“算了,就当是给那丫头服务了。”
    可是,自己为什么要请假?
    方雨来想了想,习惯性地敲了敲脑袋。
    他的工作偏重于使用脑袋,在休息不够还需要思考时,有时候会有些头疼,此时敲敲脑袋就会舒缓一点。但是敲完之后,方雨来将手放下来,很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手。
    他的脑袋不疼了。
    而且,就像是小时候早早睡下,然后一觉睡到天亮的那般舒畅。
    明明是在电脑桌前趴了六个多小时,为什么不会腰酸背痛?而且身体还这样轻松,就像是回到了青春期的时候?而且……
    他摸了摸眼前。
    没有眼镜。
    虽然他也经常忘记戴眼镜,但是每次看到模糊的世界,他就能够反应过来有没有带着眼镜。但是,此时的他虽然没有带着眼镜,但是视野却异常清晰。
    他的近视好了?
    开什么玩笑,也不是做过激光手术,也不是青春期的假性近视。
    凭什么好了啊!
    昨天,不,昨晚发生了什么?
    “难不成我觉醒了超能力?”方雨来忽然傻笑了起来:“哈哈,怎么可能。”
    可随后,他便喊了声:“火球术!”
    方雨来使用了火球术!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果然,天底下可没有这种好事。”
    他叹气了一声,也不再深究下去。然后开始煲粥后,便开始洗漱。当他习惯性基础牙膏,将牙刷插在嘴上并且看着镜子中的人时,他吓得张大了嘴巴,牙刷掉在地上。
    镜子里面的帅哥,是谁来着?
    哦,是我自己啊。
    方雨来的眼睛死死盯着自己。
    近视浑浊起来的瞳孔,如一块不起眼的黑色石子变换成已经打磨好的黑色水晶,似乎能反射出光芒。黑白分明的色差让眼神似乎回到了青春时期,单纯而无心机的心境,这心灵之窗的风景更添亮色。皮肤也变得白皙嫩滑,紧密细致。
    忍不住伸手摸上去,这丝滑并且带着几分坚韧的手感,有种瓷娃娃的感觉。因为熬夜和劳累诞生的黑头、黑色素,因为不注重营养摄入而导致面油、痘痘、痤疮等等,都完全找不到痕迹。
    如果男人的颜值称得上6分,那么一定是有两分是扣分扣出来的。
    当扣分点给完全磨灭了,那么颜值自然就称得上是8分。
    正常男人8分就够了,剩下的两分靠的是气质。
    还继续靠颜值就物极必反,比女人还漂亮了。
    他有气质。
    连他自己都说不上来的气质。
    由脸部开始,变化并不只是这一张脸,甚至于体重,甚至于身高。甚至于,将一块腹肌练回六块。在林林总总的小细节加成之下,甚至是他自己,也差点认不出他自己来了。
    但是,眼睛是那个眼睛,鼻子还是那个鼻子。
    这张脸,拿去人脸识别也完全一点问题也没有。
    但是究竟发生了什么?
    难道有人潜入我家里然后打晕了我给我做了一次美容手术吗?
    不可能。
    他嘴里念叨着不可能,但实际上却有些信了。
    不然怎么了嘛,该不会他熬夜修仙还真的修炼出什么东西来了吧?
    怀着不安的心情,方雨来一直看着镜子中的帅哥,死死地盯着,然后留下了牙膏泡……
    谁说男人不喜欢帅哥?
    古天乐、谢霆锋、胡歌这些帅哥,估计男粉比女粉都要多。
    所以,要出道吗?
    方雨来向自己提出了疑问。
    当然那这样的恍惚之后,他又开始寻找了原因。打开电脑的搜索引擎开始搜索“忽然变帅了”,得到一大堆无营养的信息之后,方雨来又想找人问问。
    于是打开通讯软件。
    然后……好友列表之中,除了陌生人和已经不用PC端的熟人外,他忽然发现,他没有了朋友。
    原来,他是这样一个没有朋友的人?
    二十六岁了,不说没有女朋友,连好友都没有吗?
    我……做人是何等的失败?
    如果我是这样的人,人生是这样无趣,那么还不如直接从社会性死亡改变为生理性死亡。
    “我不是这样的人,绝对不是。”
    方雨来自信道。
    “有什么被改变了,不仅是我的样子,而且包括了我的记忆。”
    努力想起来,昨天我在做什么?
    我,玩游戏,请假。
    新版本,飞升,武碎虚空。
    江湖!《记录的江湖》!飞升的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