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某游戏的飞升之后 >第118章当血液重新沸腾

    第一百一十八章
    招架,便是将攻击打落。而不死鸟提供恢复和迟钝的停顿延迟,都是是以此作为绝对的背景。所以【落地归根】,便将所有飞行的攻击尽数打落,落叶归根。
    “禁空?有意思。”柳南楼直接挥刀,也不说太多便朝着方雨来攻击过来。只见他轻轻一挥,一道刀气便迎面而来,方雨来此时精神紧张,自然是随便就避开。只见这道斩击落在远处的城墙上,有着如果炮弹般的回声传来。
    这随手一击,便已经能达到热武器的程度了。
    怕不是到了元婴,或者后面一点,就能搬山填海,焚天煮海了。
    好厉害。
    可是自己也不差。
    刀气不是实体,所以不受【落地归根】的影响。所以方雨来立刻就改换了一招。
    【迟钝】+【守护灵盾】+【不死鸟】!
    三组合技:【野草飞舞】!
    这才是他最熟悉的组合技。虽然刚才明悟了金丹的用法,也即金丹能化虚为实,将想象力转换成战斗力的能力。虽然如此,但是一直以来的习惯,可不会这么轻易地得到改变。
    虽然方雨来已经竭力闪避,但是他的身上还是中了好几发斩击。
    已经关闭了痛觉。
    但是只是看着,就感觉到疼了。
    不过方雨来在受伤之后,伤口直接就被一道灵盾给覆盖了,然后伤口迅速恢复结痂,然后脱落。脱落的伤口如野草一遍被丢弃,飞舞在这蓝天之下。
    虽然灵器衣服已经被砍坏,没了防御力。但起码遮羞功能还是要的。
    并不是说的大战开始,还放不下羞耻心,而是因为那里也算是要害。在想象力即战斗力的金丹级战斗之中,如果被攻击到要害,哪怕是体修有着不坏金身。只要想象力认为这里是要害,攻击了就可能有着致死可能,那么攻击就会致死。
    也即,如果只是筑基,对战哪怕轰开了心脏,那么也是能重生。
    但是如果通过想象力固定了“人无心必死”的概念,那么心脏炸了,人也没了。
    虽然是也同样是1+1这么简单,却又不是这么简单。因为一个是算式,一个是哥德巴赫猜想。
    而现在的情况是,方雨来的法术和技能威力打不过柳南楼,而柳南楼的法术能够被方雨来完美防御。在修仙界之中,三术是最重要。即法术、体术和咒术。在法术层面上互相不奈何,咒术需要着载体和命令符,所以体术,便是最容易分出胜负的了。
    但是如果是论体术,论武功的话,方雨来可不就很怕了。
    方雨来率先进攻了过去。
    仗着双手大剑这等长兵器,方雨来在一定距离与柳叶刀这短兵器相撞,并且试图占到一些便宜。但是武器相撞,不可思议的巨力传来,直接崩坏了他的虎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只是还没有喷出多久,就被灵盾给覆盖,然后变作草叶飞了出去。
    “他的攻击力太高,我不上。”
    “但是我的恢复力高,在持久效果之下,轻伤是完全没问题的,消耗和恢复持平。重伤的话可能就会真正的损耗,而能接受多少次重伤,就需要看在恢复一管蓝量的时间内,我会受到多少次重伤。简单看来,只要我不是在一分钟内连续受到十次以上的重伤,那么我就是平安的。”
    才想到这里,忽然那柳叶刀趁着他的分神,直接越过魔剑,一道刺伤了肺部,而在刺中立刻拔出造成二次伤害,并且立刻远离,减免方雨来以伤换伤的打法可能性。
    只是,这样倒是给了方雨来一点时间。
    灵盾迅速蔓延在上面,将伤口给覆盖起来。只是此时结痂之后,却并没有立刻消失,而是留存在这里,似乎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够吸附完毕。
    “大意了。”
    方雨来有着战斗经验,但那只是打架而已,生死战可是很少。
    方雨来用谨慎的目光重新看待着这一场战斗。他先是看了看周围,这里并不只有他一个人。华君顺、柳如丝、柳如松等都是和自己有着密切连接的人。如果自己挂掉的话,他们无疑也会挂了。
    虽然,方雨来对自己挂掉是没有什么概念的。
    毕竟在公司的时候被上司骂,在家的时候被老妈骂,在工作时被骂没有能力,在不工作时被骂没有女朋友……他也曾几何时想过一了百了,只是……
    游戏还很好玩,可乐也还很好喝。
    他还舍不得。
    只是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了游戏,也没有了可乐。所以在没有了什么感兴趣的东西时,他在这个世界也变得了勇敢了一些,不要命了一些。
    毕竟,从反抗张工开始,似乎就已经开始做着不符合他性格的事情了。
    虽然只是个游戏,可不是开玩笑的。
    但是方雨来似乎将这当成真的游戏,他变得不太惜命。
    或者,正是因为不在意生命吧。
    活着似乎也没有什么意思。
    如果死亡可以真正的活着,那么死亡似乎也并不是坏事。
    或许,痛觉系统本身就是为了限制人类自杀吧。除非拥有着不畏死亡痛苦的勇气,才能够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既然有着勇气死亡,为什么不鼓起勇气活下去呢?
    勇气。
    但如果拿出勇气,并不是为了死亡呢?
    人类的历史,是对勇气的赞歌。
    死亡真的没有什么,但是如果死亡,会让自己稍稍在意的人也会死亡,那么就不好了。
    所以,不要死啊。
    方雨来的眼中,散发着生的意志。
    起码在自己倒下之前,他们是不会死的。
    那么,自己就不要倒下!
    方雨来冲了上去。
    并没有用什么组合技,也没有用法术。仅仅还只是用最原始的刀剑,虽然是冰冷的兵器,正如他被生活磨平,正在冷下去的鲜血。但如果他的血的流淌,是有着意义,是有着会被别人铭记的意义。那么他的鲜血,也逐渐变得热烈起来。
    太过在意受伤,就会真正地受伤。
    只要一分钟不受伤,哪怕是重伤也能够好回来。
    注意受伤的位置,注意攻击。
    然后,以伤换伤,以命换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