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某游戏的飞升之后 >第102章江湖规矩

    第一百零二章
    “诱兽香?为什么要有着这东西,为什么要用这东西?”
    方雨来不解,因为三大家有着空间稳固的阵法,空间裂缝根本就不会开在三大家的领域之中,而因为而只要筑好防御工事,加上可以坚守的地利优势,那么根本就不需要用其他的手段,都可以将兽潮硬生生在城墙内给磨灭掉。
    城墙……
    他也未曾想过,第一次看到的这一座巨大城墙,居然是并不是抵御外外面的妖兽进来,而是用来防备里面的人出去的手段。
    围墙。
    外面的人想要进来逃避妖兽,里面的人想要出去避开妖兽。
    但是为什么是诱兽香,已经是让妖兽只能够在城里的范围活动了,为什么还要引着妖兽聚在一处?
    “看你不说话的样子,是害怕了吧!”
    “怕了的话,便给爷磕一个。如果听到声音了,原谅也不是不可以。”
    “如果没有诚意的话,那么,得罪了叶家,你便死定了!”
    他们的模样并不丑恶,在灵气点燃人体生命力之后,他们的模样是在不改动的五官之下说呈现出来最美好的样子。也即,美颜。
    在灵气的世界里,每个人都被美颜过了。
    虽然看是可以看,但是当帅哥不再是稀缺资源的时候,三观就很难跟着五官跑了。而且看到他们没有披挂着丑陋的嘴脸却做着这样的事情,这就更好比于人面兽心了。
    方雨来问道:“叶家,很了不起吗?”
    “叶家,很了不起。”
    有修士说道:“叶家,是你所想象不到的了不起!尽管用你那贫乏的想象力想象吧,妖兽厉害吗?兽潮厉害吗?叶家,可是比这还要厉害十倍!”
    方雨来道了声“哦”,然后道:“叶家,是三头六臂还是能一个跟斗十万八千里?是能够手握日月摘星辰,还是能够让这天遮不了我眼,让这地埋不了我心,让这世界灰飞烟灭?”
    修士们沉默不语。
    方雨来又道:“叶家,是你说想象不到的无能!尽管用你那贫乏的想象力想象,它能剑气纵横三千里吗?它能一剑光寒十九洲吗?还是说天不生他叶家,叶城万古如长夜?”
    他补充道:“叶家,真的了不起吗?”
    他这句话,没人能答?
    因为太震惊了。
    他们没想到居然能有这种强大。
    对于他们来说,妖兽,兽潮,是足够强大了。妖兽拥有着庞大而强力的体魄,是个体的强大。而兽潮无穷无尽,是群体的强大。任何语言,在那庞大而危险的身躯之下都黯然失色。
    毕竟奈何他们没文化,一句卧槽走天下。
    牛逼,大概是他们能想象得出最好的词汇。
    而叶家,能用单纯来用一个牛逼形容吗?
    不能够。
    起码要一千个,一万个才行。
    但是……
    三头六臂?一个跟斗十万八千里?手握日月?毁灭世界?剑气……
    他们说不出话来。
    因为,他们不是不能够昧着良心说话,而是没有这个本事,说出更加夸张华丽的话语来了。
    只能够沉默。
    “说话啊,你说句话啊、。”
    方雨来说话的同时,柳如丝和廖天木也来到了。
    见状,这些修士的话便又有了:“贱民!你居然还敢伙同他人与我们对峙?人多,就了不起吗?”
    方雨来还没回答,那修士身后的十来个修士,便齐齐道了一声:“不好意思,人多就是了不起!”
    修士仰天大笑:“你以为你人多?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我的人比你更多,哦豁?还是两个女娃?很好,我不会立刻杀死你,我要当着你的面,脱下那两条母狗的衣服,给我们轮流……”
    “掌嘴。”
    方雨来一剑抽过去,直接打在他的嘴巴之上。
    这完全没有使用什么技能。但是方雨来的炼气期增幅,是本体的1440%。哪怕是不动用灵气,单单是体能的话,那么也足够抽爆他的嘴巴。
    “人烂就算了,可不要烂嘴巴。”
    方雨来动了手,虽然是出其不意,但是这样快速的动作还是让人感觉到不少的威胁。所以在方雨来一句嘲讽之后,他们便道:
    “居然还敢出手?找打!”
    “看打!”
    “死来!”
    打架之前的垃圾话,他赢了。
    接下来,就是靠实力了。
    方雨来的魔剑高举,【迟钝】+【破空斩】的姿势。
    【新月斩】!
    如果说【破空斩】可以是剑气,那么【新月斩】就成了剑罡。
    一道新月斩击化虚为实,直愣愣地向前方劈去!
    希望人没事。
    方雨来放下剑。
    人自然没事,只是一道剑罡而已,哪怕拥有真实刀剑的杀伤力,那么这些炼气期拥有着人体数倍体能的人,也不会轻易让身体被砍断,最多,也只是受伤而已。
    毕竟他们也不是体修,可以通过练筋骨皮来强化身体,哪怕是没穿衣服,**的强悍防御力,可是可以将身体当成武器使用。但是就算是体修,也是筑基的体修,筑的是身体的基。灵修,筑的是经脉基,如是而已。
    所以,握不紧武器,却是注定了的。
    柳如丝此时站了出来:“雨来,无论如何他们都是叶家的人。既然已经吃到教训了,以我柳家的名义,将他们扭送到叶家就可以。”
    廖天木也说道:“对啊,雨来。如果是妖兽的话,我是不反对你杀了他们。但是,如果是人类的话,那么最好不要,至少不应该……”
    杀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杀人和杀妖兽一样,其实都是斩杀生灵,其实并没什么两样。但是杀人总归是不好的,虽然方雨来也杀过,但是如果是为了保护别人而杀人,至少还可以接受。
    如果不是他死就是我死的话,他不会手软。
    但是现在却不是这种情况,他完全可以手软一下也无所谓。
    “我没打算杀人。”只是有一个算一个,方雨来用无锋的魔剑将这些修士给直接打骨折之后。然后拿出小包。然后从这个小小的空间包裹拿出一根香出来。
    “只是……江湖规矩,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方雨来点燃了香。
    诱兽香。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