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某游戏的飞升之后 >第94章我是玩家

    第九十四章
    方雨来愣了一愣。
    对啊,是这样没错。贵族不都是这个德行吗?除非是有了灵根,有了实力,不然的话其实都不会把普通人当成是人看待。虽然和自己能够成为朋友,也能够平等相待,但是……
    这也是因为他是一个前途无量的飞升者,是一个能够帮助他的贵人的份上。
    如果不将那些人当成是人的话,那么柳如松的做法有问题吗?
    若果仅仅是杀了一些猫猫狗狗,换来自己的前途无量,换来歌舞升平,有什么不对?
    不对啊……
    “你们每一次都是这么做的?”方雨来瞪大眼睛道:“那么上一次那一批人死了才打开了秘境的话,那么现在这座城市,叶城里面的普通人,又是谁?上一次……上一次的柳家家主选出来,大概就一百多年吧?”
    “我没告诉你吗?”柳如松道:“如果寒门之下,有灵根者继承寒门,无灵根自然降级为平民。”
    方雨来内心的猜测被证明了。
    他不太敢相信:“虽然已经过了三代,但是他们不也是和你们拥有同样的血脉的人?”
    柳如松不屑道:“自然,拥有我们的血脉自然是他们最大的荣幸,不然就他们这样贱民资质,又如何能够在得天之幸下,生下拥有灵根的孩童?”
    灵根即个性,个性为自我,自我于思想。
    其实,这和血脉没有多大关系。
    这是转去被研究的葛烨告诉他的。虽然不知道葛烨究竟是被转到了哪个地方,但是相比于血脉论,方雨来倒是更加相信个性论。
    因为眼前这种明明有着同一个祖先,但是高高在上的楼上人却能够心安理得看着地上艰难生存着的人,轻贱他们的同时,却是心安理得享受建筑在他们血肉之上的成果。
    血肉筑就的秘境,不费吹灰之力。
    那么自己呢?
    作为柳家柳如松的朋友,玩家和叶城三家这两条线相安无事,除了玩家的确没有弄出太多动静之外,还因为他和柳如松的关系。玩家通过挂靠柳如松,完全可以当成柳家的势力。而靠着这样的招牌,加上巡逻队这名义上的“城管”,玩家才算是稳定了下来。
    玩家也是需要发育的,不是吗?
    只要发育好了,那么做什么也是无所谓了。反正到时候看不惯就横推,然后建立规矩,只有实力足够强,那么建立起自己脑海中的乌托邦都是没有人会在意的。
    而现在,需要稳定。
    作为一件衣服上用来固定的扣子,千万不要崩了。
    扣子崩了,只是心胸发冷而已。
    只是现在扣子没崩,他也是有些寒心。
    事情似乎正在走向他不愿意看到的轨迹里去,但是却又不得不这样看着。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他屁股下面的位置决定了。他不能够乱动,他要为所有的玩家考虑。
    如果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玩家,该多好?
    就像这些天一样,有空打打怪,买个早餐撩撩妹,有空便去勾栏听个小曲儿,自由自在……可是他不能够这么做,因为他,因为他是……
    我算那根葱啊!
    方雨来失笑道。
    自己有什么了不起的,主宰玩家的命运?玩家没有了我会活不下去?到底我是gm还是所有人的爹啊!哈哈哈,我还没有从矿区里面走出去,还是被囚禁着。
    只是一开始囚禁自己的是卖身契,而这时候,是责任。
    有个劳什子的责任!
    他是玩家!
    只是自由玩家的他,操那么多心干嘛?他是要成为gm还是玩家的爹?是要开一个大公会还是办理联盟?他是这样一个人,一个不在现实努力也不在游戏努力的人,所以高不成低不就。仅仅是勉强维持一下生活的样子,这样的人,要什么努力?
    他不想努力了!
    老子不干了!
    侠以武犯禁,老子是为了什么要来玩武侠游戏?要你个修仙体系的条条框框来架着我?
    “我想,我还是待不下去了。”方雨来吐了口气,摇摇头:“我应该去的地方,是下面。”
    柳如松捉住方雨来的手:“为什么?你就不怕死么!”
    “不怕。”方雨来是真的不怕死:“相比于死,我更不希望活得不痛快。”
    只有不怕死的人,才能够痛快地活着。
    所以才会个性十足,江湖中每个人的三观都不尽相同,每个人只有用自己的剑才能够说服别人。所以一言不合拔刀而起,所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只需要不违背的心意,那么该怎么玩就怎么玩。
    这便是玩家。
    强度党,收集党,画风党,剧情党……
    各种各样的玩家存在,才有了精彩纷呈的江湖。
    “但我不要你死,我要你活着。”柳如松急了:“你死了,我怎么办?”
    “只要我活着,我就会遵守诺言,帮你闯秘境。”方雨来走到窗前:“但是,我能否活着,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看天吧。不过如果你希望我或者的话……希望,你可以让一些平民呆在还算是安全的地方,即便你们不可能让他们进去。”
    方雨来也不顾柳如松是否答应,便跳了下去。
    柳如丝不在这座门楼上面,所以他也不需要交代。
    不过他为什么要可以交代?他们两人又不是谁的谁?
    只是,似乎卸下了沉甸甸的职责,他整个人都轻松多了。
    “决定了。等这一场战争结束之后,我就和红发说我要脱离的时候,然后将他扶正成为目前玩家联盟的第一人之后就离开,然后每天去打打怪,做做装备,养成一下魔剑,过一下咸鱼般的玩家日常生活就可以了。我不是谁的爸爸,也不要谁成为我的儿子。”
    虽然挂着灿烂的笑容,但是方雨来却是一步一杀,开始向城市的中心走去。
    他这才发现,叶家占据了大部分城墙,而林家和柳家也是占据了一段,并且依托此成为了两座内城。而城中心,却很奇怪地让最普通的平民占据了,原来以为是风水宝地,但却是最要命的葬地。
    但是此时,却成为了最大的战场。
    “玩家的本份,不就是刷怪吗?”
    方雨来哈哈一笑,奔赴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