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某游戏的飞升之后 >第71章杀人

    第七十一章
    方雨来现在是修炼最快的一个,是筑基期。但这并不代表他就是最强的,只能说他是最容易适应这个世界的玩家。如果说拥有特殊本领的,那么玩家中的能人可就多很多了。
    雷达哥找到玩家的大概位置之后,便由鲁班七世探索机关。
    鲁班七世在他们这群老玩家面前算是个小孩子,不过人家却是挺有名的天才少年,比他们这些死宅玩家可是成功多了。因为脸嫩加上眉清目秀,七世(齐势)直接被送到了青楼。只不过他在第一天就画出来青楼的设计图,然后透过那如迷宫一般的房梁和通风道直接溜走了。
    是后来在他们玩家开店铺时过来,不然还真没人能在这城市中找到他。
    在充满人为痕迹和规则构建的城市之中,七世如鱼得水。主职业为刺客的他,能随意游走在任何地方。如果这一次行动只需要一个人的话,那么就绝对是鲁班七世。
    但是,需要带人。
    所以,就不能够走天才的路子,而需要走凡人都能够走通的路子了。
    这才轮到方雨来。
    林家的守卫并不是森严。以1%人口占据了30%以上城市面积的三大家之中,这里是空旷得可以。事实上就算只有50%的空间也足以让这99%的人口安置好,只是因为无论是城防军、巡逻队和监察组都是有限的,所以最靠近他们位置的空间被挤得满满的。
    一如,贫民窟。
    所以玩家也才能够在很多空旷的地方开店,反正没有安全保障的地方多得是。这些平时只是小孩子用来玩耍的“空地”,在玩家们的入驻之后,也才逐渐有了人气。
    当时妖兽入侵,方雨来狠狠地刷了一波脸,有了名声才能如此。
    在这空旷的庭院之中,有着众多植物妖兽种植在这里,植物之中自然也有妖兽,只是植物妖兽因为移动困难,所以便于控制。加上这些妖兽的一些性质,所以才被财大气粗的三大家作为护院。
    虽然它们有着一些神异的作用。但还是相比与人眼,就逊色多了。并不是因为功能差距,而是因为智慧差距。也是,妖兽有了灵智就不是妖兽,而是妖怪或者妖精了。
    从容在这些妖兽植物中穿梭,他们很快便找到了一处入口。
    小山一般的假山。
    甚至还有着一处依山傍水的亭子存在。
    这小湖,都快有一个水库大小了吧?
    方雨来是有些熟悉的,毕竟他的大学就是建立在水库旁边,虽然大学选址是偏僻了一些,但风景的确不错。不过据说在他们毕业之后,终于在门口不远开了地铁站。这让方雨来当时就有着再读一次大学,考个研究生的打算。
    不过还是没这样干。
    触景生情。
    来到这里已经两个多月了,不知道地球那边发生了什么,在自己消失之中,父母会怎么样?妹妹会怎么样?至于社会上消失了十万人会发生什么样的动荡,他倒没想过。
    “找到了!”
    鲁班七世稚嫩的声音将方雨来拉了回来。
    听到这甜美的声音,再看看鲁班七世那秀气的五官和柔顺长发时,方雨来承认这家伙完全有着成为青衣楼头牌的资格。而且不是头牌牛郎,而是花魁。
    因为变声期的公鸭嗓不好听,所以故意学了伪声后变不回来什么的;因为觉得剪头发麻烦所有留长,然后因为不好看所以好好打理什么的;因为父母的基因过于优秀,所以自身也是从小就长得好看什么的……
    方雨来停止了胡思乱想。
    他不是击剑运动员。
    但是看到了鲁班七世之后,方雨来对柳如丝心怀少许爱慕以及对青衣楼花魁的惊艳就变得索然无味了。他就知道,自己是一个看脸的人。心动了,只是因为异性气息让荷尔蒙释放的标志而已。
    而且明明鲁班七世是男装,怎么就比华君顺的女装更有味道?
    顺子不行啊。
    虽然华君顺因为脸,所以女装也好看,但是一说话就垮掉了。
    方雨来承认,声音是很大的加分项。
    鲁班七世,声音就可以让人怀孕。
    还是男的。
    果然男人骚起来,就没女人什么事情了。
    方雨来循着鲁班七世的指示,很快就找到了一处机关。然后随着机关的打开,一条地道就出现在他们面前。只不过除了地道之外,守在这里的还有人。
    他立刻就拔剑出来,没有丝毫犹豫,趁着他们没有反应过来,一剑便刺中一名守卫的咽喉。靠着二组合技【黑夜使者】,方雨来的偷袭没有人可以发现。只是在偷袭之后就会被人注意到,再也不会形成盲点,让这【黑夜使者】失效。
    不过他也不是第一个来,他第一个上,只是成为箭头,让所有玩家都不再犹豫。
    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杀人的。
    只是不杀人不行。
    所以首先出手的方雨来便会承担绝大多数的责任,将杀人的责任归结自身,那么其他人的感觉就会好多了。背负最大的罪孽,是带头大哥必须要做到的。
    方雨来也不是第一次杀人了。
    他更加明白,如果自己不杀人,别人就会杀自己。
    自己虽然是可以复活,虽然是玩家。但如果不是呢?所以因为自己能复活,别人不能就不能枉下杀手吗?自己杀人是罪,别人杀自己就不是罪了吗?
    方雨来在矿区学会的第一件事,是不能够手软。
    所以他便很果决。
    守门的人,最高的修为也是筑基,是方雨来偷袭的那人。而剩下的人也很快就被控制了,被他们这些玩家按在地上。
    方雨来走到第一个人面前,压低了声音:“你们买来的奴隶,现在在哪里?”
    “你可知我是什么人!我是林家的人,你敢惹我林家,你死定了!”
    方雨来点点头,一剑封喉:
    “下一个。”
    来到下一个人面前,那人张口就来:“士可杀不可辱,死了一个我,还有着……”
    一剑封喉。
    “下一个。”
    “我上有老,下有小,好汉你有冤报冤……”
    又是一剑。
    “聒噪,下一个。”
    方雨来一下子就砍了三个无反抗之力的人,眼睛都不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