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某游戏的飞升之后 >第53章所谓贵族

    第五十三章
    方雨来也是逐渐明白了这里的贵族体系。
    因为没有皇权,也没有爵位。在修仙界的世界之中,因为灵能充足到能够供养无数生物生长,所以人类只能够以聚集地为中心辐射出去。这倒有些像是希腊的城邦制度,无论是修仙家族建造的城市,还是宗派建造的山门,都是如此。
    因为野外的妖兽是杀之不尽的,所以根本没有多少人会花费巨大的精力维持一条公路,一条就算是凡人也可以安全通过的公路。所以,除非是有修为的人,不然是不会轻易离开城市。
    所以统一诸多城市是不可能的,郡县制玩不了,最多玩玩分封制。但是,因为城市就算是换了主人,国家也根本不能够应付过来。就像是他们玩家的矿区换了主人,但是能够将每个月的十万灵石的交到柳家,那么就不会有人会管。
    矿区,其实也是一个小的聚集地。
    所以,在没有国家的情况下,爵位其实也没有存在的必要。
    在柳家,或者直接说是在叶城之中,家主所在的一系为嫡系。以柳如松举例,因为家族是他父亲,所以现在是嫡系。但如果是柳如刀或者柳如丝成了家主,那么柳如松就会降格到了旁系。而当柳如刀的嫡系再次有人继承了家主,那么就会进行分家,并且降格为寒门。
    所以寒门的家主都是家臣,不会再次降格,因为除了寒门家主嫡系外,其他人已经成为平民。与主家就完全没有了关系。
    这样摆开指头算一算的话,以家主为中心,血缘关系过了三代即为平民了。所以在第三代中,很多寒门家主就开始投资,并且依附某个嫡系,让自己的嫡女成为妾侍的话,那么当这个嫡系成为家主,身为外戚的他们也会重新回到旁系位置。
    而每逢出现嫡系无子可用的情况下,旁系转嫡系的机会就会出现。
    显然,现在就是这个时间点了。
    似字辈,是嫡系同字辈的一代,也是这一代,才会拥有继承资格。而为了表示不同,嫡系用的是“如”字辈。柳如松,天生就比他柳似木高贵。
    但是现在可不同了。
    因为要成为家主,就要成就金丹。而家主如果成为元婴,就会自动成为元老,让位给下一代的金丹为新一任家主。所以要成为家主也不需要等待太久,大概就一二百年的少家主吧?
    大概。
    反正,如果熬不过自家父亲,那么成为少家主也没有意义。
    别看柳如松十八,柳如丝十六就以为现任家主很年轻。修炼之人,如果不保持元阳元阴那一口先天之气,修炼便如逆天而行而不是顺天而为。顺逆之间,差距就很明显了。除非是成为元婴,固本培元,生命归还。而如果是金丹,那么也可以守住那一丝先天气,只会生下来的孩子只会继承血脉而不会继承天赋。
    最多也就是天生有灵根,而不算好坏。
    所以才有着柳如松这个水货筑基和柳如丝这个天才筑基,这一对完全不同的兄妹。
    柳家当代家主柳南楼,现在已经三百四十四岁。
    最多五十六年,人就没了。
    在灵能充盈的修仙界之中,虽然生命力极其旺盛,也因为这样极为旺盛的生命力而使人可以通过锻炼就能够做到百病不侵,不畏寒暑。而这如果轰轰烈火般的生命力,也是让修炼成为可能。没有足够的生命力恢复体能,那么就算是有灵根也修炼得很慢。
    但人的生命正如蜡烛,虽然纵情燃烧,但只会让蜡烛快速燃尽。在修仙界,普通人的生命最多能到达50岁;炼气之人,能翻倍,是100岁。
    筑基翻倍,200岁;金丹翻倍,400岁。
    拥有如虫族般的繁衍能力和生命力的代价,便是让寿命减少。
    上一代家主是在柳南楼三百岁开头熬死了。因为上一代家主没有成为元婴,所以便是如此。
    “我虽然天赋不好。”柳如松一脸惨状:“我也知道是这样不错,所以才会修基础功法,以灵石灵丹铺路,一路碾压到十八岁筑基,完成这一代最快的筑基记录,可谁知道,柳如丝这个走狗屎运的东西,居然十六岁就冲关了。害得我的十八岁筑基被人笑话。”
    对于修仙者来说,虽然都是燃烧寿命让生命力显得极为旺盛。但是最为旺盛的时间点,便是十六岁到二十六岁这段时间之中。十六岁,身体几乎发育完成。所有的生命力都可以抽调到恢复体能之中,身体机能在这十年间达到巅峰。
    这十年之中筑基,是最简单。而过了这十年还没有筑基的,就会事倍功半了。
    这十年,又被成为黄金十年。
    “也因为我动用过多的资源,让父……让家主生气了。加上我筑基不同两天,柳如丝便也筑基了,这才停了我的零花,让我不得不去矿区讨点来用。不过这也好,起码遇到了你。”
    柳如松双眼发亮,道:“我是最有机会的,只要我的势力能打败柳如刀的势力就可以了。我的确比不得柳如刀,但是你却应该可以。”
    被碾压擒拿着的柳似木哈哈大笑起来:“你在做梦吧!就你这样的?虽然我认不准真是年龄,但是我的灵力告诉我你已经有了二十五六的骨龄。就这还想要超越二十二筑基,现在三十三半步金丹的柳如刀?你想的太美了。哼!别看我现在这样狼狈,我十七岁就筑基了,你呢?”
    柳如松更是冷哼一声:“你懂个屁!他是飞升者!”
    “飞升者!”柳似木瞪大了眼睛:“那么这样说来,他居然还没有十六吗!怎么可能,在下界完全没有灵气的地方,虽然寿命是长了,但是修炼起来却是更慢,达到以灵根沟通天地,接引飞升起码也得四十!这怎么可能二十多岁就飞升了?不可能的!等一下,飞升者……”
    方雨来皱眉,感觉事情有些不对,下意识松了手。而柳似木借此机会脱离,然后指着方雨来道:“难道你就是最近卖到这里的那群矿奴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