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某游戏的飞升之后 >第44章对战黄金独角仙

    第四十一章
    原本应该已经要平静下来的河水,再度泛起了涟漪。
    巨大的灵力波动再次掀起。
    一个如马车大小,涌动着黄金色光焰的甲虫从中飞了出来。只见它浑身缠绕着神秘的斑纹,在每一次呼吸的时候,周围的灵气似乎找到了主人般,讨好是的直接往这金甲虫灌输进去,发出令人心惊不已的灵力波动。这其实都不太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那一只巨大如炮台,顶端有着“y”型分叉的独角。
    独角仙!
    在甲虫这种妖兽的种族中,有着“独角必成仙”的说法。便如人类以灵根区分修仙者和凡人一样。在这个修仙界拥有着“仙”这个名字,本身就注定了不凡。
    看到这东西之后,方雨来不着痕迹地用手指点在太阳穴上。这是他们约定好的手势,除了重要的事情,不然平时说话需要按住太阳穴。这样的话,他们就不会直接接收到语音,是会让太阳穴旁的经脉跳动,提示有信息时才接通。
    山雨来:有在线的兄弟给我介绍一下,黄金独角仙是什么情况?
    桃花顺:你来叶城了?怎么不招呼一声?
    山雨来:我来的时候已经怪物攻城了,你不需要去御敌的吗?
    桃花顺:是吗?我不知道啊,不过好像也没人能打到我这里来。
    哈密瓜:我知道。虽然我不知道是在哪里做谁的死士,但是一些情报是知道的。黄金独角仙是御物境妖兽,虽然相当于我们的筑基。但是实际上这种得天独厚的生物连金丹都能打个不分上下,如果你遇到的话,就赶快逃跑吧。
    方雨来吃了一惊,这东西就算是金丹期都觉得棘手吗?
    所以,要逃跑吗?
    方雨来看着这个独角仙,正如所有没反应过来的观众一样。而这黄金独角仙才刚刚出现,就看到这么多围观群众,有些羞涩的独角仙也不免别过脸去,然后在炮管也似的独角上凝聚起来一道光炮,一个横扫,将所有人都弄趴下。
    好家伙。
    “只是冲击波而已,这种压缩空气的手段,大概是属于御物而不是御气了。”方雨来抹了抹脸蛋:“这不就是金丹级的战力了吗!虽然威力还没有这么大,但是已经难以接受了吧。”
    方雨来看着那只黄金独角仙,第一次感觉到什么是人力优势穷。
    这里距离河流,可是有着几百米远,这么远后能将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到底要怎么才能打?
    “幸好只是空气,不过也只能是空气了。”
    方雨来知道的,“御物”本身就地上御使与自己属性相符的东西。因为“御物”消耗的神念,是念力,是精神,所以对于能够轻松驾驭的东西,才是最好的“御物”。因为在拥有共性之下,可以直接使之共鸣并且构建一条超空间的灵力输送通道。
    便如仙剑,就是绝好的御使之物。
    这也是为什么通常是金丹才会拥有空间传送的本事。
    “空气中包含着灵气,相同属性的灵气共鸣之下,可以轻松的操控这些灵气,进而完成对空气的控制。”方雨来大概明白手段,其实就是用御气的手段达到了御物的程度。
    虽然明白了这一下,但是要怎么打?
    方雨来正思索着,但是这黄金独角仙却是展开了翅膀,直接就飞了起来。其中通过翅膀散步的鳞粉,却慢慢飘落下来,并且落在地上那些还没有被清扫完毕的甲虫时,那些甲虫却是一改疲态,各处虫鸣合作一块,变作绝对刺耳的噪音,便要刺穿他们的耳膜。
    黑甲虫上火红色的斑纹亮起,烧掉了身上黑色的外表,露出亮银色的装甲。铁甲虫直接变成一团火焰,将身上的铁皮给直接镀成金红色。
    一瞬间,这些甲虫居然都进阶了!
    “小心,这些甲虫都进阶了!”
    “铁甲虫勉强还可以应付,谁来对付一下金甲虫?”
    “柳家的巡逻队!巡逻队在哪里啊!最富有的柳家,巡逻队不要保护他们的产业么!”
    “林家的监察组不是号称监察全城情况,防止一切突变发生吗!现在都变天了,人呢!”
    “叶城叶家,城防军还在城墙上罚站?明明是城门大开,还守着城墙干嘛啊!”
    在极度混乱之中,原本已经变得井然有序的凡人也乱了起来。在铁甲虫和金甲虫的联军之下,凡人已经没有了抗争的思维,每个人都只想着要逃跑。可是越是没有人牺牲,就越是没有人会得到救援。在人挤人,人踩人,人群大暴走的乱象起时,就不是简单的手段就可以制止了。
    原本已经是足够灾难的了,死人、重伤、轻伤的场景不断发生。但是那时候也进退有度,大部分人都拥有经验,可以做到守望相助。但是当事情发生了变数,进入了他们不擅长的领域时,就暴露出本性了。
    每个人都不想死,特别是对于没有文化没读过书没有多少阅历的凡人来说,更是如此。
    柳如松生气了,他看到有一个混混还趁乱试图抢走一个女孩时,直接控制飞剑,一剑钉死,然后将女孩拉到他们这边,交给何健却照顾:
    “所以说,凡人就是凡人,简直都是无用的废物!”
    他红着眼睛,生气地看着周围,似乎一股就想要杀死他说看不惯的人。
    由救人变成杀人,柳如松毫无心理负担。毕竟对于修仙世家来说,灵根就是作为人的凭证,没有灵根连妖兽都不如,只是用来作为生育工具进行繁衍,刍狗一样的凡人。
    方雨来的手中捏着一根针。
    但是他却使用,因为他知道就算用了灵气化铠,其实也没有多大用处,固然可以杀起来,这些凭借黄金独角仙的力量而提升到筑基级的金甲虫,绝对会比张工更容易对付。但是,他如果再放血,可能就会因为贫血而变得更加虚弱。
    六秒一过,他甚至可以会变成只有普通人水准。
    舍己为人,反正自己也死不掉,是这样吗?
    可是,自己为什么要为了他们而死?
    他们是自私的,方雨来也是自私的,除非,有着利用价值。
    方雨来的目光撞到了柳如松的眼睛,心中一动,便凑了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