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某游戏的飞升之后 >第12章塞入马桶

    第十二章
    跑了也不奇怪。
    内功是防御型,套路技是暗劲,轻功技就会是重步法而不是速度,那么绝招就不是控制就是变得更肉。标准的坦克类打法,如果换成是新手,方雨来或者难以揣测他们的套路,又或者是开了新版本,游戏环境得到改变而让一些打法流行起来。
    但是为了十周年大版本的资料片更新,《记录的江湖》已经快三个月没版本更新,而一些小更新只是更新了装备效果和买皮肤的活动。所以姑且认为,自己的认知还没有退环境。
    对于这种站桩式坦克,会对于版本之子“爆发输出”有着很大的克制。反而是灵活性的刮痧打法更要命,虽然是刮痧,但是用力过猛也是会流血的。【破甲猛击】显然就是能够造成流血的因素。
    虽然操作能够弥补一些东西,但是现在大家都不是键鼠模式,都是重新开始。
    唯有一个意识,才是最重要的。
    在没办法拿下方雨来时,退走是最正确的。
    方雨来也没有理会他,而是继续挖矿修炼。
    到了晚上,他拿着100单位灵石去交货,只是没有像以前那样,验了之后就能离开。但是这时候,却被一条马鞭给拦住了。
    是监工头子。
    “张工头,我已经交货了,为什么不能回去?”
    虽然在修炼时会进入轻度睡眠状态,但是每天回去进行三个小时左右的深度睡眠,是方雨来必定会留下的习惯。而且,食物和饮水也只能够回去获取。
    他有理由相信这里是荒山野岭,就是逃跑了也不会逃出生天的那种。
    “你挺能打的。”张工头阴恻恻地笑道:“我看好你。”
    “……谢谢。”
    “如果明天你还能活着出来的话……”张工头说道:“去另一块矿脉挖吧,别想拒绝,在另一块矿脉自之中挖到了宝贝,那么你就有着上升的渠道。再怎么说,家奴总比矿奴要好。我言尽于此,好好珍惜吧。”
    这句话就说得很耐人寻味了。
    张工头将方雨来放出来,领了今天份的食物饮水之后,他忽然三口并两口直接吃掉,饮水也是一股脑地喝完。虽然是生水和难吃的粮食,但好歹能够填饱肚子。
    可惜了,如果有一个锅的话,自己可以煮成一锅挺不错的营养粥,这样就更容易入口了。
    进了牢房,里面十几个人中,有八双眼睛齐刷刷地看向了方雨来。
    结合张工头的话,方雨来可以知道的是,这些家伙大概率是不怀好意了。
    方雨来谨慎地回到了自己的床上,随着监工清点完人数之后,便熄灭了烛火。
    牢房没有陷入黑暗,窗外照来的月光,让他们这些“武林高手”也能清楚视物。
    一个大巴掌直接拍到方雨来的床边,将方雨来给直接摇醒了。
    “哦?睡得还挺美的。”看起来颇为壮硕的男人说道:“过来厕所这边,不然,就将你的头塞入马桶。”
    “带路。”
    虽然知道厕所在什么地方,但是这一句“带路”之后,拼的就是一个主动权。
    方雨来既然肯动起来,那这人也没有要纠结的意思。虽然可以更加明目张胆,但如果是这样,那么牢房里面的人害怕的将是他们这些人。而如果找到一个如小黑屋一样地方,那么害怕的就是小黑屋。而对于掌控小黑屋的人,就是敬畏了。
    害怕和敬畏,两者的差别,就是对人心的掌控的差别。
    单纯的害怕更可能会反弹,而敬畏则不然,是更加稳定的。
    方雨来坚持了一个主动权,其实也是在注入一个理念——他不是没有反抗地被带入这里,也即他并不是任人宰割,只要有着这一点的观念,那么方雨来就可以完成反转。
    “我听说,你今天揍了我一个兄弟。”来到这里后,方雨来看到的人,却是那一名红发杰克!
    果然是能力不俗,都做到了老大的位置了。
    “没错。”方雨来也没有说对与不对,便承认这一事实。
    “山雨来,虽然我很看好你,但是你不是我的人,他才是我的人。我不管什么是非对错,只管兄弟意气。”红发杰克道:“不过,你到底和我有几分缘分,这样吧,你加入我手下,再给他做工三天,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
    瞄人缝和他们并不在一个牢房,但这并不妨碍瞄人缝成为红发杰克的手下。
    虽然是老大,但却不能随意支使手下,反而在手下遇到麻烦时必须解决,这样才能够维持一个老大的形象,等这个形象牢不可破的时候,才能够成为真正能够颐指气使的老大。
    “我不当别人的手下的。”
    红发杰克点头:“我很佩服你这样的勇气,不过,却不能饶过你,所以……”
    方雨来道:“你想要离开这里吗?”
    红发杰克:“你说什么?”
    方雨来:“你想要成为一辈子的矿奴?还是要离开这里?”
    红发杰克道:“你有办法?”
    方雨来:“我暂时还没有办法逃离这里。”
    红发杰克不虞道:“你耍我?你要知道,耍的下场,大概是要将你的头塞入马桶之中。如果严重一点,我会让一个肠胃不好的兄弟先给马桶开光。”
    方雨来一脸无所谓:“我没有办法离开这里,但是我有办法解开你们的卖身契。”
    红发杰克:“什么办法!”
    方雨来:“我是裁缝宗师,并且完成了‘雪蚕衣’的任务,得到了以血液为引线的被动能力。所以,我能够捕捉到血液中的异样,并且将其【抽丝剥茧】。”
    红发杰克不太清楚副职业的事情:“这……”
    方雨来说道:“矿场明面上的监工不到一百,矿奴接近1千。而且我们不是普通的没有见识的矿奴,我们是玩家,所以……越级挑战,组团刷首领怪,你们也应该会吧。”
    红发杰克明白了方雨来的意思。
    大家都是玩家,都是经历了信息爆炸的年代成为老玩家,每个人都拥有着一定的思考能力和智慧。所以相比于没有见识的矿奴,玩家只要起事,那么成功的概率极大。
    “要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