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影视位面之旅 >第38章酒宴


  九叔看赵麟不想收,便从一个盒子里拿出几本书说道:“这是茅山基础心法,主修元神,沟通天地施法,且好好练,还有这几本有茅山法术,以及符箓篆刻,都要好好修炼,还有就是这本,这是我的一些修炼心得,连你两个不成器的师兄我都没给,你要好好参悟,不懂的一定要问我。”
  赵麟看到是这些想要的东西马上说道:“是,师傅我一定会好好修炼的,还有就是,并没想到今天能拜您为师,什么都没准备,稍后我会准备好拜师礼的,既然已经拜师了,那么我请师傅还有两个师兄去酒楼吃顿拜师宴吧。这可不能少。”
  文才听了高兴的说道:“就是就是,拜师哪能没有拜师宴,你说是吧师傅?”
  九叔看着文才瞪了他一眼说道:“既然阿麟都这么说了,那就听他的安排吧,去把你师兄秋生叫上,也好让他知道我收了阿麟做徒弟”
  赵麟说道:“直接去镇上最大的酒楼把,别来回跑了,师傅我们先过去怎么样?”
  九叔说道:“听你师弟的,去叫你师兄把,”
  文才听了马上高兴的跑了出去,这时候赵麟跟九叔一起朝酒店而去,到了酒店,赵麟找到管事的,给了一块金块说道:“今天的酒楼我包里,凡是来吃饭的都可以坐下吃饭,按流水席上桌,但菜要硬菜,那道菜没了就上那道,能做到吗?若是不行也只能换其他酒楼了。”
  这酒楼是任府的,管事的一听说道:“这位公子你说的是真的,”还一边看着边上的黄金。
  赵麟说道:“当然是真的,今天我拜九叔为师,从现在起开办拜师宴,今天来的都算是客人,直到明天这个时候停席,剩下的黄金都是你们酒楼的了。”
  管事的一听,马上高兴的去找任老爷去安排了,赵麟出来后,看到九叔跟几个熟人在聊天,便走上前去,九叔看赵麟过来便说道:“这就是我新收的徒弟,非要带我来这里吃饭说是拜师宴,”九叔比较爱面子其他的没啥嗜好。
  赵麟听了连忙说道:“见过几位长辈,在下赵麟”赵麟朝几位拱了拱手算是见过面了。
  然后赵麟大声的说道:“诸位安静一下,在下有件事宣布一下,在下赵麟今天我拜在了九叔门下,现在为家师举办拜师宴,今天所有到场的一律由在下请客,在下包了整个酒楼,开办流水宴席,直到明天这个时候,凡是到坐的客人都由在下请,望各位通知相邻。”说完朝死走拱了拱手。
  下面的食客都看着大气的赵麟,立马就有人说道:“恭喜九叔收得佳徒”然后鼓起了掌,紧跟着都是对九叔贺喜的人,九叔也是满面春光的一一道谢。
  有些责怪的对赵麟说道:“太破费了”不过从九叔眼里看到的都是笑意,赵麟说道:“哪能破费啊,能拜在师傅门下怎么能不隆重的办理”九叔立马开心了,然后被一个侍从带到了雅间,出去的时候告诉他有两个人来找九叔就带过来。
  进到包间后,赵麟跟九叔占时告退,有事先出去一下,自然是准备拜师礼了,出去后走的很远找到一个没人的巷子进去,取出一个手提箱,比较复古的那种,看起来有些年代感的提箱,把成块的黄金放的满满的,便朝着酒楼走去。
  这时候的秋生跟文才已经到了九叔包间,九叔对着秋生说道:“等下你师弟来了不得无礼知道不,”
  秋生马上说道:“我知道了师傅,进来的时候听大厅里的人说道师弟把这里都给包下来了?”
  九叔演示不住的笑意说道:“没错,为了办拜师宴把整个酒楼都给包下来了,还开办流水席,到明天的这个时候,师傅收了一个好徒弟啊。”
  秋生惊讶的说道:“全包了,还要到明天,这得花多少钱啊?”
  文才说道:“肯定不少,上次请师傅去捉鬼,他家院子都挺大的,应该很有钱”秋生听了跟着文才都笑了起来。
  没过多久赵麟便开门进来了,九叔看赵麟回来了便说道:“你这是去哪里了,拿着个箱子,秋生来见过你师弟赵麟”
  赵麟看到秋生后便说道:“见过师兄,以后大家都是师兄弟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开口就好。”
  秋生说道:“也见过师弟,师弟说哪里话,有什么事需要帮忙找我也行。没想到你也拜在了九叔门下”说完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赵麟也是礼貌的点了点头,便提起箱子推到了九叔面前道:“师傅这事徒弟的拜师礼,还请师傅笑纳。”
  九叔也想看看是什么拜师礼,便打开一看被一阵黄光给亮到了,秋生跟文才也是立马凑过头看了过来,也是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九叔反应过来后,马上合上箱子,立刻推向赵麟说道:“这太贵重了,为师不能收”这时秋生文才才咽了口口水。
  赵麟又推给九叔说道:“师傅,我在这个世界上也就一个人,钱财多的花不完,更何况您作为师傅,孝敬您是应该的,你还是收下吧,”九叔还是有些犹豫,赵麟朝秋生跟文才使了个眼色,秋生比较机灵马上说道:“就是师傅,师弟也是一片孝心,您就收下吧,师弟也不差着些东西不是吗?”说完还用胳膊肘捅了捅文才,文才马上说道:“就是师傅收下吧”
  九叔看了看几人,便收下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收下了,”要知道九叔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除了他师弟四目道长最有钱外,还真没见过其他的师兄弟有钱的。
  一顿饭下来几人的尴尬也是慢慢的好了起来,而九叔收徒之事也传遍了出去,马上就有人开始来这里就餐了,一些镇上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也是来包间跟九叔敬酒,主要是从九叔徒弟身上看到了财力,这一趟流水席下来可是花费很大的,没有雄厚的资金不可能办的下来,任老爷也不是傻子,不给钱就办事。
  直到散场,酒楼里还是那么热闹,这是九叔最高兴的一天了,面子可以说是刷刷刷的往上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