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原来我真是大佬 >第20章方家二公子


  “哈哈,帝墓终于开了。这次这座帝墓的仙器一定是我夏侯家的。”
  一名五大三粗的大汉激动的跑上前几步,双眼望着远处石壁。
  在他身后还有一帮同样赤裸着上身,打赤膊的糙汉子。
  彩儿直接遮住了双眼,娇喊道:“呀,这帮人怎么不穿衣服啊!”
  柳凡也很奇怪。
  南域的修士是五大域中,最讲究外形的。
  甭管多丑的人,出门都会精心打扮下自己。上到修士,下到普通凡人,男男女女都一样。
  说好听点,就是对美的追求很高,有素质,在乎形象。
  要是说的直白点,柳凡觉得这帮人就是死要面子。
  毕竟南域虽然占据一块好地方,但综合的实力在五大域里,其实并不是很强,只能说是中等的样子。
  杨间背着双手,随意瞟了一眼,道:“柳前辈不必在意,既然前辈你来了,这次帝墓中的宝物肯定是前辈的。”
  “没错,中域夏侯家的人世代从军,是大秦帝国的重要军事家族之一。虽然实力并不弱,但都比较鲁莽。从目前来看,今年帝墓的主题是诗词,凭他们的脑子,肯定进不去。”
  随后,葛三从旁又讲了很多,柳凡听后终于搞清楚了点状况。
  柳凡心中暗骂。
  这个狗比韩磊,坑我!说话不说清楚!
  他一直以为帝墓是个什么文艺交流会,现在才知道,是自己太天真了。
  所谓帝墓指的是古往今来,那些成功飞升的大能留下来的墓。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习俗自古就流传下来。
  只要有人要飞升仙界了,就会在凡界建立一座空墓。墓中会存放着他们所有收集来的宝物留给有缘人来取,算作给凡界最后的回馈。
  每一座帝墓建造风格和进入方法都不同,且开起时间也不一定。
  目前南域这座帝墓是五十万年前一个大能留下的,这位大能就喜欢凡俗那些琴棋书画,所以在进入帝墓时的规则便设定与之相关。
  上次开启的时候,就要求在石壁前作画。这次则是考验诗词歌赋,石壁会自动感应,合格者入内。
  果不其然,葛三刚全部解释完后,韩磊也走了过来。
  “前辈要不要上去露一手,这样也省了竞争了,大家肯定会知趣退出的。”
  “我?算了,这种好事情留给你们吧。而且我喜好清净,出名可不是我所想。”
  柳凡假装淡定的回应道。
  心中早把韩磊全家问候了一遍。
  我就是个凡人,我去露脸。万一被人记恨上,特么的还能活着回去吗?
  柳凡已经想好了,这次不管怎么说都不会参与的,小命最重要。
  见柳凡好像并没有什么兴趣,韩磊也不再多问。
  “有人要上了!”
  杨间轻呼一声,柳凡好奇的望去。
  只见一位身穿蓝色长袍,腰间还绑着一条玉带的男子腾空而起,手中还拿着一把长剑,看起来十分潇洒。
  “是他啊,有笑话看了。”
  葛三眯了眯眼,显然他认出对方了。
  “哈哈,方家二公子竟然想先出手,我要笑死了。”
  “不过不得不佩服方公子的大无畏精神,乃我辈楷模啊!”
  “谁说不是,他们方家也真是心大,让他们二公子一个人来帝墓,脸都不要了吗?”
  “没事没事,就当竞争前的娱乐活动吧,挺好!”
  听见周围人的言语,柳凡不禁起了点兴趣。
  从谈话中可以听出,这个方公子肯定修为并不强。
  在这个什么都论修为的南域,一个人能做到修为不高,但知名度一点不低,显然有些特殊本事。
  这些人的言语仿佛并没有影响到方公子,他居高临下,一脸不屑的扭头说道:“一群俗人,你们是不懂公子的才华,嫉妒我。”
  “噗,方公子竟然说我们嫉妒他,笑死老夫了。”
  “谁都不服,我楚云飞就服方公子这张巧嘴。”
  方公子轻哼一声,没有理会,直接飞向石壁。
  “就让我先进去吧”
  “让你们看看我准备多时的绝佳诗句。”
  他手持长剑,挥起手臂对着光滑的石壁划过。
  一道道剑气从长剑中迸发出来,气势惊人,石壁上被剑气划过,也震荡出阵阵灰土。
  柳凡见状是各种羡慕,真特么的帅。
  这就是他向往的剑仙啊!
  嗯?
  写完了?
  并没有过太长时间,方公子转身又飞了下来,轻轻捋了下自己的鬓角道:“好好欣赏下本公子的佳作吧。”
  待灰土散去之后,石壁上完整的显示出了他所写的诗句。
  “笑死我了,这也算是诗!”
  “不愧是方公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憨。”
  一顿嘲讽接踵而来,方公子无奈的摇着头:“果然没人懂本公子这首诗的意境,你们实在他笨了。”
  虽然距离石壁还有上百米距离,但石壁好像是特殊材质制作,上面刚写的诗句直接被投影放大了出来。
  柳凡看了一眼刚刚方公子所写的诗,再也忍不住了。
  也别说保持君子风范,当初笑喷。
  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对着一旁的说道:“方公子好文采,这首诗的意境的确很高。”
  那首诗的确很有意境,全篇如下:
  “远看钢棍黑乎乎,下面细来上面粗。”
  “有朝一日倒黄龙,咸水涌现覆地宫。”
  方公子一听有人夸奖他,扭头看向柳凡:“你是何人?好面生。你能看懂我这首诗的意境?”
  柳凡走了过去,附耳轻说:“男女之事,有何不懂?”
  “哈哈,同道中人啊!”
  方公子猛拍柳凡肩膀,兴奋不已。
  终于找到知己了!
  众人一脸懵逼,完全搞不懂发生了什么。
  尤其是杨间、韩磊等人,全都皱起眉头在思考。
  这首诗到底有何特殊,为什么前辈会跟方公子谈笑风生,很是愉快。
  不行!
  有机会得去方家找他聊聊,跟他打好关系。
  此子有前辈看重,显然不凡。
  两人简单又聊了几句,时常两人莫名发笑,看的周围人更加迷惑。
  柳凡走了回来,彩儿马上就凑过来了,偷偷问道:“主人,刚刚那首诗是什么意思,我怎么看不懂?”
  柳凡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轻声说道:“以后主人会让你懂得,你现在还不需要知道。”
  “这样啊,好吧。”
  彩儿失望的点点头。
  果然还是自己太笨,要是自己明白,也能和主人多聊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