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原来我真是大佬 >第18章原来我是纪元之子


  一张并不大的木桌。
  周围除了彩儿、韩磊、李瑶瑶三人外,还站了几名魔教的教徒。
  在场之中,要数最兴奋的,莫过于他们几位教徒了。
  “终于能看看这位前辈展露身手了,好激动啊!”
  “谁说不是呢,这几日教主晋升半仙的消息已传遍整个凡界,修士圈中哗然一片。要知道,整个凡界半仙的人数也不超过二十。”
  “没错没错,教主这般人物都尊称这个年轻人为前辈,对方修为我都不敢想象。”
  “别说话了,好好看,好好学。这次难得教主没赶我们走,可得好好学习学习,这次机缘错过可能终身不遇。”
  那几人站在一旁,窃窃私语,远远观望。
  至于他们口中说的那些,柳凡是听的清清楚楚。
  虽然很惊讶对方的修为,知道是个大佬,但他并不在意。
  大佬又如何,一大把年纪了,最终还是沉迷于书法、字画不能自拔。甚至不惜落下脸皮喊自己前辈,柳凡心底还有些小得意。
  回想最近遭遇的一切,柳凡才终于想明白一个问题,什么叫上梁不正下梁歪。
  起初还觉得大隋皇帝还有眼前这些大佬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现在才知道,修仙界的人常年修炼,太过寂寞。
  越是牛逼的大佬,越是喜欢凡人这些文艺东西。
  自己刚好这方面造诣很深,说不定真能在这帮大佬面前混个风生水起。
  柳凡越想越兴奋,拿起茶杯轻抿一口,降降血压。
  “前辈,您请!”
  韩磊将手中的毛笔沾了沾墨,恭敬的递了过去。
  柳凡放下茶杯,站了起来接过。
  “不行不行,这支笔没感觉。”
  拿起毛笔的一瞬间,柳凡总感觉不舒服,扭头对着旁边说道:“彩儿,把我前段时间做的毛笔拿出来。”
  “嗯嗯。”
  彩儿高兴的应了两声,从一旁的小布包中不断翻找。
  不是这个。
  也不是这个。
  嘤,我找不到辣。
  柳凡见彩儿撅个屁股在地上扭来扭去,知道这憨憨又犯迷糊了。
  他走了过去,仔细一瞧:“你就只剩下会吃了。”
  在包里稍微翻了两下,从中拿出一个小盒子。
  拿出里面的毛笔,沾了沾墨,便准备动手。
  “嘶……那支笔!”
  韩磊本来还没怎么在意,可是当那支笔拿出来的瞬间,他就发现了异样。
  第一眼看上去,感觉跟普通毛笔并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再仔细一看,毛笔每勾勒一笔,顺着笔杆就有一股玄妙的气息流出,气息在接触到笔尖后,又传入画中。
  这股气息不是从人身上流露出的,而是这支笔自带的功能。
  到了高级修士这一层次的人,都知道一个问题。
  那就是一个法宝的价值,就看它所具备的何种天赋神通。再者就是看它是需要人力所加持,还是法宝具备一定灵识,可自我发动神通。
  前者神通好坏考验制作者对道的领悟,后者已经不仅仅关乎道的领悟,而是要掌控一定道才能办到。
  毕竟让死物具有灵识,这不是个简单的事情。
  可是从这支笔上,他竟然看到了这一切。
  酸了酸了,这就是大佬!
  一丝丝道蕴在笔尖流转,深入画中。
  笔尖所过之处,原本死寂的墨水都散发出一股玄妙气息。
  所画内容并不多,墨水点点,几座大山呼吁而出。
  大山之间是一片雪白,柳凡转手又是一笔,一辆小舟出现在画纸之上。
  舟上有一人,拿着鱼竿正在垂钓。
  柳凡动作很快,画完这一切的时候,里面从盒中又拿出了另一支稍细的毛笔。
  轻轻沾墨,行如流水般的在旁边又配上了一首诗。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衣物中掏出独有的小印,对着一盖。
  柳凡搓了搓手,伸了个拦腰:“完成了,彩儿,来房间给我按摩放松下。”
  说完,转手进到了飞轮的房间之中。
  韩磊等人一窝蜂的涌上前来,低头准备欣赏这幅书画。
  “教主,你看!”
  其中一名教徒突然指着天空,一声惊呼。
  顺着所指的方向,众人全都抬起了头。
  明明天空一片晴朗,但空中一时间凭空下起片片白雪,白雪落到飞轮的透明结界后又瞬间消化,转为水滴顺着结界流落下去。
  在这布满白雪的天空,如梦幻般的又浮现出几座大山,蓝色的天空在大山之间犹如江水。江水之上一片小舟,舟上的人甩出了鱼竿,高声大喊。
  声音清晰可见,正是画中的那首诗词。
  “这……这怎么可能,为什么画中的场景会在现实之中出现?”
  李瑶瑶张大了嘴。
  一直觉得柳凡很强,但没想到会强的离谱。
  “前辈还是太低调了,他还没有使出真招。”
  韩磊眼冒精光,颔首微笑。
  “没有使出真招?教主,什么意思。”
  “你没注意柳前辈压根就没有动用灵力吗?这引动天地异象的场景,其实只是那支笔的神通。”
  “笔!”
  李瑶倒吸一口凉气:“那得是什么级别的法宝才有这种能力,而且刚刚柳前辈不是说是自己做的吗?”
  “所以我才说,柳前辈的存在,关乎着魔教大兴。”
  韩磊抬头望着天空逐渐消失的异象,感慨万分。
  除了感慨,更多的还有就是欣喜。
  他发现老天待自己不薄。
  从出生开始,自己就不知道父母长什么样,也不知道自己的姓名。
  后来被一户很普通的凡人家庭养大,经历千辛万苦,逐渐成长到现在这个地步。
  一路之上碰到很多机缘,现在又遇到了柳前辈,使得自己成仙有望。
  回想那些倒在大乘期的无数修士,他感觉自己真的太幸运了。
  尤其经历了这段时间,这段经历让他有时候都产生了一种错觉。
  我会不会就是这一纪元的纪元之子?
  只有这样才能说明自己的境遇,毕竟在凡界《修仙志》中记载,每一个纪元的纪元之子都有几个共同点。
  最明显的标志就是父母双亡,无依无靠。
  但天资过人,经常遇到机缘。
  尤其是在人生最关键时期,会遇到更大的机缘助力突破。
  韩磊一想,这特么不就是再说我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