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原来我真是大佬 >第7章当场作画
    压抑的气氛在顶楼弥漫。
    “大言不惭!”
    “这两幅画的原主人东阳真君我曾有幸见过一回,一身修为已达南域顶峰。东阳真君修仙两千六百载中,只作画四幅。天香阁能收到其中两幅,很是不易。”
    “传闻曾经有一名天资不错的筑基期修士田伯光,看过这两幅画后,悟出其中真谛。一举跨过元婴期,直达分神初期,成就一番伟业。”
    一位年轻,皮肤稍显黝黑的男子手持一把折扇,摇摇走来。在他身旁还有两男一女,年纪看上去相仿。
    “张公子,好久不见。”
    葛三见有人出面,笑吟吟的走上前打起招呼。
    他不管怎么说也是掌柜,要是一般客人说这种话,他肯定一剑削死对方。但柳凡是贵客,他还真不便反驳。
    “这位是?”
    葛三指着男子说道:“他是王城御林军统领家的二公子张齐林。”
    原来是张家的人,怪不得说话这么有底气。
    柳凡平静的站着,说不害怕肯定是假的,但他心底有个解决办法。
    毕竟自己身上还有这条七色白蛇,刚刚葛三看见彩儿后的反应他可是看的很清楚。如果说能唬住杨间是他脑子有问题,那又能唬住第二个人,这里面门道就不一样了。
    他相信,对方如果能认出肩膀上的彩儿,说不定能给自己面子,自己也能蒙混过关。
    嗯?
    彩儿呢?
    柳凡下意识的扭头看向肩膀,哪还有什么彩儿,屁都没有,这货关键时候竟然不知道跑哪去了。
    “怎么?被我这么一说,知道自己无知,不敢看我了?”
    张齐林不屑的看了柳凡一眼,眼神中充满了鄙视。
    “好了表哥,他可能不知道,咱们还是算了。而且看模样他只是凡人,肯定看不出画中玄妙,还是别太计较这些。”
    身后的女子走上前来,声音如莺,很是甜美。
    柳凡眉头一挑,心中有些不悦。
    说自己是凡人,他认了。
    在这个修仙至上的世界,尤其还是在南域,他也习惯被人看不起。
    但这所谓的看不起,也仅仅限于修仙这一方面。
    书画技艺这些,他还真不怂任何人。他看不出画里有什么玄妙,但单从作画的技术、手法,表达意境等,柳凡自认自己画的比对方高无数倍。
    柳凡没有回应对方,转而看向另一边:“葛掌柜这边可有笔墨纸砚?”
    “当然有,公子是要?”葛三也以为柳凡已经认怂了,但柳凡突然提出的事,让他有些意外。
    不可能吧,难道他想当场作画?
    葛三心中有些犯嘀咕,要是真是他所想这样,那问题就大发了。
    对方如果真的作出一幅比东阳真君更好的画,自己可就不好收场。毕竟修仙界的画作技法次之,重要的是道。
    将自身所领悟的天地玄妙,以画笔的形式画在纸上,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没有分神期以上修为是办不到的。
    柳凡平淡的看了他一眼:“葛老板是聪明人,你知道我想干什么,快去准备吧!”
    “这……”
    葛三犹豫了下,然后点头应道:“是,我马上去准备。”
    见柳凡这般平静,他已经知道,对方不是自己推断的大家族公子哥,肯定是修为高深的大佬。
    葛三硬着头皮走开,一盏茶的时间,他拿着笔纸,后面还跟着两名伙计手托桌子飞了上来。
    “哼,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凡人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月儿,去看看。”
    张齐林双手叠胸,毫不在意。
    在他眼底,这个凡人就是被逼得狗急跳墙。尤其对方还长的这么帅,他更看不过去了。
    被称之为月儿的女子见状,静静的跟了上去。她也十分好奇,在大隋王朝,修士地位崇高,凡人都会非常尊重修士。
    可刚刚这位颜值惊为天人的凡人却敢毫不客气的点评东阳真君的画作,他到底是失乐志,还是真的有点本事呢?
    但对方明明是凡人,画不出具有道韵的画作,再好看也是枉然啊!
    难道他……藏拙了?
    柳凡没有在意周围这帮围观者,他站在桌前,上面已经布置好了一切。
    他闭上了双眼,静静的站着,没有其他动作。
    “装神弄鬼!”
    张齐林小声嘀咕道。
    另外两位狗腿子跟着应道:“我看这小子就是装逼,张哥咱们还是走吧,浪费时间。”
    “都闭嘴,别打扰他!”
    葛三突然对着两人训斥道。
    葛三的态度转变很微妙,张齐林不是纨绔子弟,他还是有些本事的,第一时间就感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自己父亲贵为守卫王城的御林军统领,王城上下,哪怕很多皇亲贵族都要给自己几分薄面。
    现在葛三改变了态度,难道……就因为这个凡人?还是他背后的家族,又或者是……
    张齐林猛地抬头,望着一动不动的柳凡。
    是他!
    “他动了!”
    月儿轻声提醒道,众人也都不管其他事情,全部将目光集中在了柳凡身上。
    柳凡缓缓睁开双眼,眼神在拿起画笔的那一刻变了。
    原本黑色的瞳孔逐渐变白,直到双眼完全变为白色。
    在他的眼前,洁白的画纸之上浮现出一条青龙。
    奇异的双眼专注的看着画纸,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一提。
    蘸墨,下笔。
    笔尖的毛丝顺着青龙而动,每轻勾一笔,他眼中的那条青龙便多添了一抹生气。
    这一幕幕其他人看不到,但他们能看出,当柳凡拿起画笔的时候,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
    变得虚无缥缈,仿佛与天地融为一体。
    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肉眼明明看得见柳凡站在那里,但内心却告诉自己那里每人。
    就跟跳舞的舞姬一般,每一次挥笔给人充满了视觉享受,中间没有任何停顿。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柳凡挺下了动作,将画笔放在一旁,从胸口衣服中拿出一枚小印章。对着哈了口气,将至印在了尾部。
    “这幅《青龙下凡图》就送给你们天香阁了,再见。”
    柳凡冷冷的扫视一圈在场的人,然后转身离去。
    赶紧跑路,擦!
    柳凡刚下楼几步,立马加快了步伐。
    装完逼就得马上走,他可不想惹出其他麻烦。修士之中小心眼的人多得很,万一这位张公子气不过,给自己来上一巴掌,自己这柔弱身躯,还不当场嗝屁。
    众人还沉迷与刚刚作画时的场景无法自拔,等他们反应过来时,柳凡早已不见身影。
    “走,看看怎么样。”
    张齐林第一时间跑了过去,低头看见画作之后,脸色顿时煞白一片。
    其余人也跟着上前,每个人的反应都是如此。
    “完了,果然是大佬。”
    葛三咽了口唾沫,看着眼前的画作。
    他已经不知道怎么用言语来形容这幅画了,要真做对比,柳凡画的是青龙。至于那位东阳真君花的……
    呵呵,连蛇都算不上,只能说是蚯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