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原来我真是大佬 >第4章皇帝跪了
    “好宅子,这里的风水不一般啊!”
    杨间强忍着震惊感,尽可能平静的说出自己内心的感慨。
    柳凡走在最前面,瞅了自己的院子,很随意的说道:“也就那样吧!这是我后来翻修重建过的,我家一直住在这里,没有动过。”
    “没动过?”
    杨间心里不禁骂起来。
    钦天监那帮人干什么吃的,这么好的地界,为什么从未发现,也没告知自己!
    院子所建的地方,从外面看不出来。
    但当杨间走进之后,便发现了异样。
    他的风水之术并不厉害,但也略知皮毛。
    院内的四间房屋建于四象之位,每间房屋前还种有两颗槐树,正屋向东的上方挂有一面看不出等级的宝镜,如此透亮,生平罕见。
    槐树属阴,可吸收天地阴气,宝镜可吸收天地阳气。借助四象,可将吸收的阴阳二气锁在院中。
    常人在这院里生活可以延年益寿,对于修士而言,这里就是绝佳的修炼宝地。
    毕竟无论修炼何种属性的修士,那些属性都是通过天地阴阳转化而成。在这里修炼,能直接吸收最纯净的灵气,效果无法想象。
    可是这种级别的阵图早在上古时期就失传了,杨间是真的想不透。
    面对杨间这位修士的夸奖,柳凡只当作了客套话。
    自己就是一名凡人,有几斤几两心里还是有点逼数的。
    “对了,柳先生。”
    “刚刚看见堂前的镜子甚是透亮,是何种等级法宝?”
    进到里屋后,望着挂满的书画,杨间更是傻眼了。
    要不是顾及自己的身份,他都想直接盘地坐下,开始参悟书画中的无上大道。
    凭借高强的定力,他最终还是忍住,想转移话题,让自己缓一缓。
    “你说上面挂的镜子啊?”
    柳凡指着上面,毫不在意说道:“自己做的一点小玩意,在我家乡,每家每户都有。”
    “这玩意儿不值钱,家乡那边,一般都是挂厕所的。”
    “……”
    “厕……所……”
    杨间后背一凉,惊出一身冷汗。
    这等材质的法宝,柳先生家乡竟然挂在厕所用,还每家每户都有。
    纵观东西南北中,五大域,我还没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地方。
    难道?
    柳先生不是这里的人!
    对!一定是这样!
    柳凡?留凡?流落凡间?
    仙!
    杨间猛的一抬头,惊恐的望着眼前这位一直保持淡然微笑的“凡人”。
    如果他是仙,那一切就能解释的通了。
    加上屋内的书画,还有院子中上古时期就失传的阵法,一切都说得通。
    “这个修士不会肾不好吧!”
    “怎么屋内这么凉快,人就开始流汗,发虚……啧啧,看来修士的世界比我想象的乱啊!”
    柳凡见杨间满头大汗的模样,不禁摇头感叹。
    咚!
    杨间突然跪了下来。
    两名护卫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赶忙上前想去搀扶。
    “滚开!”
    杨间对着挥了一掌,两名护卫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直接震飞,躺在屋外一动不动。
    “这……”
    柳凡偷偷咽了口唾沫。
    不会被他听见我内心的话了吧!
    完了完了,今天要死了,怎么说变脸就变脸。
    “不知先生身份,之前多有得罪,请先生恕罪。”
    “之前也有所隐瞒,其实我不是天香阁的掌柜,而是大隋王朝的皇帝。”
    杨间对着一拜,态度极为诚恳。
    这一切把柳凡搞懵圈了。
    大隋皇帝?
    他的名号,柳凡当然听过。不过之前没有多想,以为是重名。现在对方这么一摊牌,弄得柳凡很尴尬。
    不对,自己好像也没啥好怕的。
    从目前皇帝的举止来看,估计脑子有点问题,顺着他点,应该没什么大事。
    柳凡理了理思绪后,上前搀扶道:“不知者无罪,陛下不必在意。”
    “谢谢先生。”
    杨间对着再次一拜,这才缓缓起身。
    此时的彩儿已经趴在原来的椅面之上,这一幕幕看的她是暗自窃喜。
    嘿嘿,要是父王跟母后在就好了。
    他们能看见,肯定能乐上百年。
    大隋王朝皇帝给别人下跪,这种事情传出去,肯定轰动五大域。
    “对了,刚刚你说知道我的身份,什么意思?”
    柳凡坐上主位,伸手一指。
    杨间摇了摇头:“晚辈站着就好,先生尽管坐。”
    见对方不愿意坐,柳凡也不好多说什么,默默的盯着他,想看看他怎么说。
    杨间偷瞄一眼,心里已经有数了。
    看来这是先生对我的考验,想知道自己怎么发现的。这次我可得好好表现一番,要是表现好,我大隋王朝能否晋升大隋帝国,全得仰仗先生了。
    彩儿见状,竖起耳朵仔细聆听起来……虽然貌似没耳朵。
    不过这都不是问题,她主要想印证下自己的想法,顺便看看大名鼎鼎的大隋王朝皇帝杨间,他是怎么发现这一切的。
    毕竟他不像自己,在院里住了这么久。
    杨间摇手一指,最先就指在了白蛇身上。
    彩儿不慌不忙的看着,反正按照主人的实力,肯定早知道自己身份,所以她一点都不慌。
    “这条白蛇全名是七色白蛇,它是妖族中的王族。在妖族也是数量极少,地位崇高。”
    “先生能以它作为宠物,就已经可以看出先生的不凡。”
    柳凡略微僵硬的看向那条与自己朝夕相处的白蛇,心里已经开始慌了。
    彩儿看到后,还吐了吐舌头,卖个萌。
    麻蛋,怎么还真是妖族的。
    为什么不吃我,不符合常理啊!
    不会是白娘子来报恩吧!好像还真有这可能。
    柳凡嚓摸着自己的下巴,人妖之恋甚是惊艳,也不是不可以有。
    “还有呢?”
    柳凡想了想后,再次问道。
    “再者……其实晚辈都不用说了,屋里太明显了,先生肯定都知道。”
    我知道什么?
    知道个锤子……
    杨间见柳凡面无表情,以为对自己的答案不满意。
    他拍了下大腿:“对了,还有就是牌匾。”
    “牌匾?它怎么了?”
    “上面写有隐仙二字,显然先生是想说,自己是隐藏在院内的真仙。”
    “蛤?”
    柳凡听到后,终于搞明白事情始末了。
    原来是把自己误认为是大佬了,问题自己不是啊!
    他真佩服这位皇帝的脑回路,其实自己当初写下隐仙两个字,并不是代表那个意思。
    而是“隐”除了代表隐藏,也代表没有,看不见的意思。
    写下它是对自己的嘲讽,表示自己是一名无缘修仙之人,这里没有修仙者,只有凡人一个。
    但事情已经发生了,自己如果摊牌好像不合适。
    必须赶紧把他打发走,否则时间久了,迟早要露馅。
    柳凡故作镇定:“不错,你很不错。但是我比较喜好清静,今天就到这吧。我的事情不能外传,切记切记。”
    答应了!
    杨间一喜,不让自己告诉别人,就意味认可了自己。
    以后自己如果前来,肯定没有问题。
    杨间赶忙一拜:“多谢先生,晚辈一定谨记。那就不打扰先生了,晚辈告退。”
    柳凡指了指屋外,笑而不语。
    杨间一见,道:“晚辈明白。”
    说完躬身后退,当路过倒下的两名护卫时,衣袖一挥,两人消失的无影无踪。
    望着杨间离去的背影,柳凡口水都快留下来了。
    这手段,真帅。
    我啥时候也能修仙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