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原来我真是大佬 >第3章原来修士也挺好说话的


  时间悠悠已过七日
  这段时间里,彩儿也逐渐适应了府中生活。
  在前几日,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院内每间房屋墙壁上都挂有各式各样的书画,落款全是同一个人的名字——柳凡
  如果是一般的凡人书画也就罢了,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但偏偏那些不是普通书画,在她眼中,每一幅书画中都蕴含着无上大道。可是自己修为太浅,根本无法参悟。
  她甚至不敢多看两眼,怕自己被书画中的无上大道所伤。
  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她现在也习惯了,主人也不管她。
  她每天吃过一些东西,便会独自四处游走散步,然后老老实实爬回来,没有起逃跑的心思。
  “小白过来,今天还有一亩地没翻土。”
  柳凡从内屋走了出来,对着招了招手。
  彩儿来了个蛇皮走位,很快从椅子上爬了下来,然后轻轻盘绕在柳凡的脖子处。
  柳凡轻轻一笑,一手锄头一手酒壶,一席黑色长袍朝农田走去。
  此时正直夏天,外面气温格外的高。
  往常柳凡还会戴个斗笠,不过最近已经抛下这一习惯了。
  因为他发现,自己养的这条蛇不太一般。
  蛇身流露出点点冰凉,让小白盘在自己脖颈处时,那股凉意能涌遍全身,使自己无惧炎热。
  开始他还挺害怕的,觉得是妖兽。
  但转念一想,如果是妖兽,肯定早把自己吃了,毕竟人族与妖族是血仇,无法解开的死结。
  现在它并没有做这些,肯定有某些原因。
  既然如此,自己也就没啥好怕的。
  纵观所有技艺之中,柳凡最喜欢的就是捯饬自己那几亩农田。
  可能跟前世为人有关,华夏人生于黄土地,靠着黄土地繁衍。多年以来,也是以农耕维持发展。
  这种情况下,他最喜欢的自然也是种地。
  别看他种地的技艺并没有达到最顶级,这不是因为他偷懒,而是种地的学问太多。
  要关注土地的肥沃度、种子的筛选培育、种植的时间、收割的气候等等。它不是一门单一技艺,而是包含着方方面面。
  为了种好地,自己现在超凡入圣的境界,都已经能做到准确推算每天气候,从而挑时间种地了。
  但还是那句话,有鸡儿用。
  也就是自己自娱自乐打发时间,总不能自己在修仙世界整个天气预报节目出来吧。
  柳凡摇了摇头,自己还是放不下修仙的执念啊!
  他拎起锄头,轻轻抬起。
  明明动作很轻,看似并没有使多大力,而且锄头看起来才刚挖下去,还没有翻面。但锄头下方的土就已经倒了个面,很是不可思议。
  这点柳凡并没有在意,在他的眼中,此时的土地只有一片土黄色,颜色之中有万千条线。
  他只不过是顺着线挖罢了,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景象,其实他自己都不清楚,或者他也看不见。
  当他在从事某些技艺过程中,他会有种世界都消失的感觉。
  不过这一切在外者彩儿眼中,那是空间之道的玄妙。
  有人?
  彩儿扭着身子,从脖颈的领口爬出,望向农田外的一条小径。
  远远走来三人,站着中间那位是个中年男子,背手而行。边上还有两人看起来像是护卫,紧跟左右两侧。
  当几人走近,彩儿看清中间人的外貌后,蛇头一缩,立马躲进了衣领。
  完蛋,他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咦?
  不对啊!
  我为什么要躲,有主人这位仙人撑腰,即使是他也拿我没办法。
  想到这里,彩儿又爬了出来,光明正大贴在柳凡的脖颈。然后眼睛直直地盯着越来越近的三人,尤其是中间那位中年男子。
  当几人走近之时,柳凡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老爷,那条蛇不一般啊!”
  其中一名护卫指着柳凡脖颈处的白蛇说道。
  男子面无表情的瞟了一眼,彩儿很戏谑的挑了挑头,毫不在意。
  “七色白蛇族的,看来妖族还没受到教训,竟然都跑到京都来了。”
  男子心中暗自想到,虽然表面很平静,但充满了愤怒。
  十大王族中的妖兽,没有一个没见过自己,他可不相信对面这条认不出他。既然认出了他,还不选择逃跑或者跪地求饶,反而用挑衅的眼神看自己。
  “大胆妖孽,还不跪地谢罪!”
  他是没说话,但边上的护卫可忍不了。
  他们也看见了这只妖兽的态度,这简直是对人族的侮辱。
  “吵什么吵,谁是妖孽,大白天的眼瞎吗?”
  刚刚的一嗓子,直接把柳凡给震醒了。
  柳凡放下锄头,怒气冲冲的对着喊道。
  他喜好清净,不喜外人打扰他。态度好一点都好说,刚一上门就大喊大叫,他是最烦这种人的。
  “你……”
  两名护卫猛地向前踏出一步,不过被中年男子伸手拦住了:“别动,我在这里,轮不到你们插嘴。”
  “是,老爷。”
  两人恭敬的抱拳低头,朝后退了一步。
  刚刚心思全放在了妖兽身上,没注意眼前的人。可是仔细探查后,男子犹豫了。
  “我叫杨间,是京都天香阁的掌柜,伙计不懂事,还请见谅。”
  男子拱手道歉,原本挺直的腰板都略弯一些。
  骗纸!
  明明是大隋王朝皇帝,非说自己是掌柜。
  彩儿翻了翻白眼,很是无语,但又不便开口提醒。
  柳凡保持着淡然微笑,看着三人:“原来是天香阁的掌柜,失敬了。我叫柳凡,来这儿有事吗?”
  麻蛋,他们不会穿小鞋,然后杀了我吧!
  早知道说话态度好点了。
  柳凡心里慌得一批,天香阁是京都著名的法宝交易行之一,里面专做修士生意。换句话说,眼前三人都是修士,而且境界肯定不低。
  自己这么一个凡人刚刚对他们大吼大叫,在这荒郊野外的,真被杀了,没人会发现,朝廷估计也不会理会。
  “果然不简单!”
  杨间见柳凡神情自若的模样,更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在大隋王朝境内,凭借王朝气运加持,妖族在他的眼前是无所遁形的。
  可是他能清楚看出,柳凡并不是妖族,但却能让十大王族的妖兽服服帖帖。
  更奇怪的是,他竟然看不出柳凡的境界,在他眼里,柳凡仿佛就是凡人。
  这根本不可能,凡人降伏妖物,还是王族中的,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对方修为比自己强。
  “这两个傻护卫,一点眼力劲都没有,差点惹到不该惹的人。”
  杨间又瞟了身旁两眼,很是不满。
  见柳凡没有生气,杨间心中稍微松了口气,从怀中掏出一枚玉佩递上前道:“不请自来,这枚玉佩是天香阁的信物请您收下。以后如果需要购置法宝器物,来店中可享一定折扣,还有赠品相送。”
  “咦,原来修士都这么好说话的吗?”
  “吓死我了,看来我以前对修士有很多误解啊!”
  柳凡楞了下,轻笑道:“行,那我就收下了。诸位随我来,到府上喝杯茶吧!”
  “多谢款待,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杨间再次拱手。
  两个护卫对视一眼,一脸迷茫,但还是跟了上去。
  他们实在想不明白,陛下为什么会把皇族在天香阁的令牌送出去。有那枚玉佩在,买东西基本就是半买半送,整个皇族拥有这枚玉佩的也不超过十个人。
  难道这个年轻人是陛下的私生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