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雪獒铠甲有点强 >26、贪吃鬼幽冥的迷之自信
  “影霸那老东西手里的牌已经用了过半,而我现在手上却有着三个铠甲召唤器,还有两只异能兽辅佐,这样一来……”副导演开始给自己安排起了后路。
  你们可能不知道只用20万赢到578万是什么概念,我们一般只会用两个字来形容这种人,土块。
  丑将深知辣个男人的牛逼之处,所以自己也要在这里效仿一波赌怪之术。“如今我丑将就在这里,用两个铠甲召唤器进行投资,进而来换取五个铠甲召唤器,从而脱离影霸,自立为王。”
  “西钊,你过来一下,我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你可要好好珍惜。”强忍着内心的激动,丑将板着一张冷脸,叫来身旁的西钊,然后发号施令:“我命令你,拿着这个炎龙铠甲和风鹰铠甲的召唤器去寻找能够驾驭它们的光影村后人,然后让他们为我做事,听明白了吗?”
  西钊点了点头,算是咽下了这口气。
  如果不是自己的金晶石被逮人所盗,现在何事轮得到这种二五仔来对自己指手画脚?
  西钊走后,在现场只留下了被绳子紧绑在地上的炘南和东衫,以及胜利方的丑将和冰儿两人。而玩具被抢了的幽冥呢?
  机智的她早在自己醒来的第一瞬间就潜入到阴影中逃离开来了。
  “哼,烂屁股的阴阳人,居然敢抢走我心爱的玩具。你给我等着,我这就回去找主人大人告状去。”
  片刻,幽冥便找到江白,当场跪在地上抱着江白的小腿痛哭道:“哇呜呜主人大人,您心爱的宝贝疙瘩被人欺负了,呜呜呜,请务必要替幽冥做主啊!”
  江白面无表情的一脚将幽冥踹开,随后自顾自的做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审视的盯着幽冥那仿佛紫色星海一般的眼睛,问道:“所以说,你没有完成我的任务咯?修罗召唤器呢?为什么我在你的身上感觉不到它的气息?”
  灵魂拷问,羞得幽冥恨不得当场低下了她高贵的头。
  但是骨子里高傲的幽冥,怎可能轻易向人低头?
  只见幽冥嘟着自己可爱的樱桃小嘴,嘴上开始狡辩的说道:“你给我的那是什么破玩具?被人家一砸就坏了,真是抠门。”
  而在幽冥的心里,则是吐槽道:“呸,真是一个狗鼻子,哦不对,说是狗简直在夸奖他,区区一个头上染屎的家伙,人家都已经放下身姿卖萌了,他居然还敢用这种语气对我说话。”
  “嗨呀,真是气死人了。”
  江白听见了幽冥的心声后,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微微的幅度。
  原本正在内心宣泄的幽冥见到这看起来普通寻常的一幕,突然间,她的身体下意识的僵硬了起来。
  “主人大人”幽冥嗲声的试探了一下。
  随后,屋里再次传来愉悦的惨叫声……
  良久,一声非人的叫声打断了这徘徊在房间中诱人的音律。
  “俺儿俺儿俺儿。”刚刚化了人形去帮助那位大人办了点事,这不那边刚一办完,驴酱就马不停蹄的赶回了江白的身边准备随时待命。
  与驴酱一同去办事的另外三只因为比较要面子,并不想空手而归,似乎三人在外面正准备谋划着一个惊天大计划。
  “哦,驴酱,你回来了。”江白放心手中的棍子,将其随手丢到瘫软在床上不能动弹的幽冥身旁,若无其事的开口说道。
  “俺儿俺儿俺儿。”驴酱点了点头,随后从它的盔甲里拿出了一沓账单,递给江白。
  江白伸手简单的看了一眼,有些惊讶的问道:“这个……全都是她帮我办的吗?”
  “俺儿俺儿俺儿。”驴酱点头应道。
  江白想了想,又问道:“你们有谁去过国外吗?”
  驴酱摇了摇头,开玩笑的,他们异能兽来入侵地球当然是冲着华夏来的,至于别的国家,那在驴酱的眼中不过是一群鸟不拉屎的地方,不屑一顾。
  “唉,资金周转困难耶。”
  就在江白头疼之际,他的系统总算哔了一声。
  “叮,宿主可用金条与系统兑换现金,汇率为国内市场汇率,无需手续费。”
  这样一来……江白的梦想也算是可以美梦成真了。
  他要创建一个商业帝国,虽然这很俗,但这一直都是隐藏在江白心中的一块心病。
  毕竟自己之前也没富有过,不然也不会像现在一样还揣着千万资金住个普通的破旅馆,生活没有一点情调。
  看在黑影办事效率份上,江白决定亲自帮黑影重铸一下身体。
  毕竟之前是自己的技术不娴熟,完全靠的魔灵石本身的暗物质来塑造的黑影本身,现在怎么说自己也算是得到天道眷顾的大佬了,像集结世间之恶来为黑影凝聚一身什么的手法,简直不要轻轻松。
  感受到主人的呼唤,黑影赶忙从江白脚下的影子中钻出,小心的问道:“主人,请问是我哪里做的有些不够好吗?”
  她还以为是自己的办事效率不好而惹得主人生气了呢。
  “好了,奖赏都来不及呢,我怎么会怪你。你且站好,我帮你重铸人身。”说完,江白给了驴酱一个识慧的眼神,驴酱立刻心领神会的化为人形出去站岗了。
  还是惯用的手法,操作过程省略……
  正当江白把隐藏在这座城市中的人性黑暗面全都聚集如此时,没等他将这些暗属性能量打入黑影的体内,一直酸软的趴在床上的幽冥却是小眼一转,以出其不意之势一口将其吞入了腹中,随后还满意的揉了揉自己的小肚子,并朝着江白和黑影打了一个饱嗝。
  “主人大人,您除了有一个喜欢往头上染屎的坏毛病以外,其他的都还不错嘛。”说着,幽冥还意犹未尽的闭上了双眼,一对樱桃小唇轻舔着自己的小爪子,似乎上面还有刚刚吃过的味道。
  闻然,肉眼可见,从黑影的身上散发出了滔天的恨意与杀机。
  幽冥则是并不打算把对方放在眼里。
  虽然她也很清楚对方跟自己一样,都是黑暗面的结合体,但是自己可是最受主人大人宠爱的,她区区一个连脸都没捏好的废物,凭什么跟自己争宠?
  伴随着一声驴叫的滔天巨响,驴酱手持刀盾,一脚从门外踏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