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雪獒铠甲有点强 >20、地球交给你我放心


  打斗的场面十分激烈,这是王者之中对决,下面有请我们来看一下目前的对局详情。
  雪獒侠上来就拿出了他最得心应手的武器,震雷斧。
  这一击,蕴含开天辟地之威能,行五行之金的天道之力,开始就直接将他的所有手办累计层数全都挥之一去。
  江白对于自己所斩出的这一击显得无比自信,他相信暗中剧情中的情节,帝皇侠的大招不过是一个开大靠五行之金打伤害的氪金龙,况且自己的手办已经积攒了不小的数目,这一叠加的蓄力起来,那伤害不可谓不大。
  反观帝皇侠,仅仅取出氪金剑的那一刻,胜负就已经揭晓。
  半分钟后,刚刚还耀武扬威的江白来时有多嚣张,走时的身影就有多凄惨。
  “不差,你的身体已经完全融入金晶石的能量,保护地球的使命我就可以放心的托付与你了。再见,接下来我会离开银河系一段时间,我不在的日子里,这里就由你代我来守护。”
  不等江白哑然狡辩,他已经被帝皇侠他老人家给直接传送回了自己的旅馆房间。
  “这,这还真是让人亀头大呢。”
  他发誓,宁愿再多吐血的跟帝皇侠打一架,都不想在这里多待一分钟。
  当江白与雪獒铠甲契合度完美达到了100%的时候,只要能源不用尽,铠甲自是可以任意使用的。
  而在金晶石本身所蕴含的金晶石之光,则在前一夜由天道的化身,帝皇侠亲自将其植入了江白的体内。
  因为发生在江白身上的种种神奇,不得不让帝皇侠都叹为观止。
  “如果地球交给他来守护的话,我很放心。”这是帝皇侠当初在帮助入睡中的江白融入金晶石时亲口说过的话。
  今世的金之雪獒铠甲,那可谓一力压四行,再将金晶石完美的与江白融入之后,这个世界只要不是碰到暗影大帝那样的对手,江白基本上是想死无能。
  当江白还是以雪獒铠甲的身影出现在旅馆的时候,冰儿颤抖的双腿,竟被吓得当场流汁。
  汁水喷溅一地,也刚好有那么一点溅落在江白的脚边。
  但是他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对方,随后便转过身去,语气冷漠的对驴酱说道:“把她松绑,然后怎么来的怎么回去。”
  “雪獒侠,你就不怕我把你的身份公之于众吗?”冰儿羞的缩进双腿,眼神也不敢往前看的,对着空气大声喊道。
  然而江白却压根没有继续鸟她的样子。
  转身解除了铠甲的合体,当着冰儿的面,他掀开了被子。
  听到被子的声音后,冰儿是彻底被吓得脸色苍白。
  “不要,求求你放过我吧。我都已经被你这么羞辱了,求求你,你可是堂堂光影村的后人,如今受万众瞩目的雪獒侠啊!”冰儿哭泣的声音让江白有些烦恼的皱了皱每天。
  他开口道:“住口!暗界来的奸细,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休要血口喷人。”
  冰儿被江白的这话气的是浑身发颤,就连脸颊也从局时的潮红变得有些苍白了起来。
  钻进被窝,江白不耐烦的对四只异能兽说道:“我还要睡觉休息,你们给我想办法把她弄出去,我对粉红骷髅不感兴趣。”
  三只异能兽你一眼我一眼的互相对望。
  虽然不是很明白这是啥意思,但是想必它们的智囊团驴酱一定理解大人的话中之一。
  见自己的三位兄弟正对自己报以求助的目光时,驴酱内心高兴的驴叫三声,随后对三人解释道:“大人的意思是,他根本就不喜欢这个坏坏的女人。”
  “那……”蚱蜢兽晃了晃自己头上的两根情调触手,它才刚刚进入状态,结果那位大人就不让玩了,你说说这可让兽合其难受?
  接着,驴酱又说道:“其实你们不知道的是,大人早就心有所属。等下你们三个速速化为人型,与我去迎接那我大人的归来。”
  “好!”×3
  ……
  到了江白现在的这种境界,其实已经完全不用睡觉了。只是心太累了,需要好好的调养一下。
  至于冰儿,哦,那没事了。我就一感情为0的渣男,请不要升起什么哥哥会怜悯敌人的想法。
  驴酱把刚刚发生的事全都一五一十的传达给了正在养伤中的黑影。
  当她听到自己主人的做法时,不禁忍声大笑。
  “没想到自己的主人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黑影心中想到。
  “好,我还需要一天的时间才能回去,这期间你需要做的就是继续为我监视主人大人,明白了吗?”黑影道。
  “明白明白,小的指定完成任务。”驴酱赶忙拍好马屁。
  驴酱可是一匹血统高贵的中原马,卡萨的后代。
  它自认为没有人比自己更懂何为马屁。
  传音结束,黑暗双手环腿的靠在酒吧仓库的一个角落里,“扑腾扑腾”,是她的心跳加速的声音。
  “这种感觉,真的好奇妙。主人,我……好想见你。”捂着自己的胸口,黑影喃喃的自语。
  今天,是国家神秘机构ERP值得庆祝的日子。
  之前屡次被独行的雪獒侠抢了风头,导致他们至今为止还从未封印过哪怕一只异能兽。
  但是今天,他们虽然也未曾封印住一只异能兽,却是与五行铠甲中的水之铠甲,黑犀侠相遇,不可谓不幸运。
  “我们要是有了黑犀侠的加入,到时候再找到地虎侠,就不信你雪獒侠还能那么高傲的目中无人拒绝加入组织。”美真激动的攥紧自己的小拳头,心中给自己悄悄的定下一个大目标:先把黑犀侠诱拐进EPR。
  将手中的汉堡做好,当店里的客人都走后,美真出去把店面换成了待营业,而后与炘南一同走进了隐藏在里面的重要机构组建之一,训练室。
  “炘南,你都受伤了,还要去练习吗?”看到炘南一直咬紧牙关的身影,美真跟在后面弱弱的问了一句。
  “嗯,那个异能兽很强,我甚至都没有看清它的脸,便被偷袭的险些当场解除了合体。”言罢,炘南毅然走进了训练室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