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门阵师 >第11章、天启风和天启云

第11章、天启风和天启云



  天竹进了家还没有喝口茶,就匆忙召集人员火急火燎前往十万大山,另一方,兰家动作更快,在兰如青出了天府大门后,整个人几乎是飞回兰家的。
  还没到自家门口就开始招呼集合了,弄得看到情况的人都不敢相信兰家主竟然还有如此“可怕”的一面,那情形,要不是兰家一如往常,风平浪静,还以为是兰家遭突袭了呢。
  两队人马,皆是火速赶往十万大山,为了在灵脉争夺中占取优势。当然双方都没有独自霸占的打算,但是毕竟先到先得,先占领山头的话语权会更大一点。
  或许对于金发少年和黑发少年两人来说,那灵脉只是最低级的灵脉,虽然有部分车品灵石,但也难入两人的法眼。
  但在这个地方,对于马癸郡这一方的天府和兰家来说,那可是灵脉啊,意味着将开采出数以千计,甚至是数以万计的灵石啊!
  灵石,什么概念,修士修炼的必须资源,修士世界的流通货币。
  用灵石修炼,可是最方便的修炼捷径之一。
  至于十万大山灵脉那处山涧会发生什么,天黎昕也不清楚,更确切的说,他现在整个人还处于一种懵逼状态,没有缓过来。
  怎么一觉醒来,不止自己变得不一样了,连整个世界都变不一样了。
  灵阵师!灵脉!这是一个小小的马癸郡能出现的?难道是天下要大变?
  天黎昕随意发散着自己的思维,僵硬地向府院内走去。
  “你叫什么?”金发少年的清朗声音传来。
  “奥,天黎昕!”
  天黎昕抬起头,认真大量起随意坐在大厅中的两位少年,心中严重怀疑,十分疑惑,就这两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少年,竟然都是灵阵师?特别还有一个满头金发,典型的非主流,不过他那身衣服看着倒是酷酷的,加上他那放荡不羁的嘴角,一分薄凉,三分讥笑的眼神,配上英俊的面孔,典型的纨绔子弟形象。
  这样的人竟然会是灵阵师?
  如果说金发少年过于张狂,那么黑发少年则就有几分味道了,简单的装束并不影响他同样俊俏的面庞,如果只看脸不看头发颜色,他和金发少年还是很相像,只是头发和着装的巨大差异让两人乍一眼看起来没什么联系。
  近距离仔细观察还是可以看出两人的兄弟相的。
  “你们这或者附近有珍珠鲤鱼吗?”金发少年问天黎昕。
  天黎昕沉思了片刻,因为马癸郡并不靠海,周围也没有大型的湖泊,所以天黎昕对珍珠鲤鱼这种一听就是是水生生物的生物印象不是很深刻。
  良久,才在匮乏的记忆中找出了一些模糊碎片,说道:“我们天府没有,但是听我父亲说过城主府好像有几片珍珠鲤鱼的鳞片。”
  “哦,才几片鳞片?就没有整条的吗?或者完整的鳞片?”金发少年问。
  “……”天黎昕脑门顿时冒出几根黑线,珍珠鲤鱼这生物自己听都很少听到,鳞片更是一次都没见到过,据说一片鳞片的价格大概是一块象品灵石,也就是100块兵品灵石,要知道一条珍珠鲤鱼完整的鳞片少说也有上千片,成熟的大珍珠鲤鳞片估计都有一万片。
  一整条珍珠鲤鱼?把马癸郡卖了或许可以换来?
  天黎昕用看傻子一样的目光看着金发少年,摇摇头。
  或许是金发少年也感觉自己提的要求有点过分,用手梳理着自己金色的头发掩饰尴尬。
  这时,黑发少年开口了,说道:“不用那么多,十几片就足够了。”
  十几片……
  天黎昕嘴角依旧是忍不住抽动,他真的想直说,“我们马癸郡真的不称那么多,而且,那是城主府的东西,跟我说也没用,你们想要得亲自跟城主大人说去。”
  “这么少就可以吗?”金发少年对黑发少年问道。
  “你用珍珠鲤鱼的鳞片不是要布置隔空阵法吗?”
  “对,然后每个被隔离的空间放入一些物品,让他们在里面自由竞争。”
  “可这样的阵法阻挡不住车境的修士吧,灵力充沛的炮境修士甚至都可以连续击破隔离墙,这样境界低的就什么都得不到了。”
  “不,哥,我有一个好想法,不让他们那些老家伙参与。”金发少年说着,看了天黎昕一眼,继续道,“我们让马癸郡年青一代来!”
  “年轻一代?你又要搞什么鬼?我可提前说,我们得尽快回去,如果母亲知道你在外面瞎闹,都得被惩罚。”
  “放心吧,哥,我这次绝对不是瞎闹,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反正最多两天,两天之后,跟我回宫安心修炼。”
  “好!”金发少年爽快的答应。
  天黎昕在一旁听着,心中敏锐地捕捉到几个关键词。
  隔空阵法?回宫?
  珍珠鲤鱼的鳞片是一种比较罕见的特殊材料,具有空间属性,它每片鳞片虽然不能产生空间,但是具有空间隔离的功能,如果把鳞片磨成粉末涂在储物的空间器物上,那么这个储物器物里面的空间就会变得异常稳定,不会出现那种低级的储物袋会时不时“丢东西”的情况,高级的储物灵戒,上面都会涂有珍珠鲤的鳞片粉末,或者本身就是由鳞片和其他空间石组合制成。
  隔空阵法,联系起金发少年询问珍珠鲤鱼的鳞片,这个容易理解,因该是金发少年想要布置一个隔空阵法,至于要干什么,应该和马癸郡年青一代有关系,看金发少年的眼神,自己也在其中,不知道他具体要搞什么幺蛾子。
  回宫?难道他们两个是帝国皇室的人?如果他们灵阵师的身份确实属实,两人不会是当今天马帝国的两位皇子吧?正好天马帝国皇室家族也为天氏,这样,来天府做客就有道理了,毕竟同为天氏,彼此之间怎么也会有点好感,虽然实际上两方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关系。
  如果他们都是皇室中人,说起一条珍珠鲤的随意态度似乎也不怎么夸张,以帝国的实力,饲养一池应该也丝毫不为夸张吧!
  但是,两位位高权重的贵族子弟到马癸郡这穷山僻壤之地来干什么?视察也轮不到两名和自己年纪一样的小孩儿来吧?
  天黎昕心中疑惑更甚,同时,对于面前两名没什么架子的少年,态度变得恭敬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或许是为了以后的发展?让两位贵人提携自己一把?
  “不用那么拘谨,如果你有什么事去做就行,不用管我们。”黑发少年说道。
  “没事没事!”天黎昕急忙道。
  “那么紧张干嘛?小弟弟,我们又不是坏人!”金发少年站起,走到天黎昕面前,在天黎昕吃惊的失去思考的瞬间抓住了天黎昕的手腕,牵着他的手向黑发少年走去。
  “嗯?”金发少年原本一脸的笑容在牵起天黎昕手后,表情却是一僵。
  “怎么了?”黑发少年察觉到自己弟弟表情的变化,开口问道。
  “这——”金发少年眼中微微露出震惊的神色,向黑发少年说道,“哥,你自己看吧!”
  黑发少年闻言疑惑地抓住天黎昕的另一只手腕,天黎昕茫然地任由黑发少年抓住,感到一股精纯的灵力带着几分酥麻的一样在自己身体又走了一周之后,竟然不知怎样找到并进入了自己的灵海,向灵枰涌去。
  天黎昕下意识的想要抵抗,可灵识还未做出动作,黑发少年控制的那股灵力变化成了道道精纯的无主灵力任由天黎昕的灵枰吸收掉。
  显然,黑发少年在灵力找到天黎昕隐藏的灵海并进入其中的瞬间就切断和灵力的联系。
  “雷免!空间!雷属性!”黑发少年吐出几个字,却没有先前说话时的中平静,显示出他现在内心也不是毫无波澜,他也被天黎昕的某些方面所震动。
  “哦!”天黎昕没有意识的轻哦一声,这都什么意思?
  雷属性还能勉强猜出是说自己的体质,空间难道是黑发少年察觉到自己灵枰中的那枚小闪电了?幻空晱是带有空间属性的,但是小闪电已经完全和自身灵力融成一体了,自己不用灵识内视灵枰,都感觉不到它的存在,黑发少年用一缕灵力注入瞬间就能看出来?不能吧?
  还有雷免是什么意思?
  天黎昕发愣的功夫,金发少年已经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坐下去了,有些惋惜道:“这么好的天赋真是可惜了。”
  天黎昕:“?”
  你是在说我吗?
  “不知道这地方还有多少这样的天赋之人被埋没,哥,你说我找出几个像天黎昕这样天赋的人,我们在外面多玩,不,多耽搁几天,是不是也不会受惩罚?”金发少年说着,下意识抬头看向房门外,改口道。
  “那然后呢?带回天宫?”
  “这个到时候再说,可以给他们地点,让他们在天宫招新弟子的时候过去就可以。”
  “那以这样的实力,他们一个都通过不了。”黑发少年毫不客气的说道。
  “到时候再说嘛,醉翁之意不在酒。”金发少年眨着眼,然后满是笑意向天黎昕道,“我叫天启风,这是我哥天启云,要不要跟我们回天宫开启无上天赋,踏足成仙之路!”
  天黎昕:“……”
  心道:果然姓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