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门阵师 >第10章、想复杂了


  一时间,天竹和兰如青两个人之间都是思绪纷飞,刚才还好得像避难老友相聚一起,现在两人已经隐隐有对立的倾向了。估计如果这条灵脉双方商量不好,那接下来就是天府跟兰家的开战了。当然,这是在两名少年不干涉的情况下。
  看金发少年的模样,人家对这种层次的灵脉并不怎么在意,黑发少年就更不可能在意了。
  一道黑色身形破空极速飞来,只见黑发少年一脸平静的落在三人面前。
  看着他两手空空回来,天竹和兰如青都是有些疑惑,这是——那人跑掉了?还是被黑衣人当场解决了?
  黑发少年朝看向他的金发少年微微点了点头,转而向天竹和兰如青道:“感谢两位提供的信息。”
  “真没意思,好不容易借追捕叛逃者的借口才出来一次,还以为所谓的外门出色弟子有多厉害,结果还没发挥呢,就要收工回去了。”金发少年不满的嘟囔道。
  “哥,要不我们晚一些回去吧?到处玩几天,反正母亲和老师也不会知道。”
  黑发少年先是淡淡看了天竹和兰如青两人一眼,然后才说道:“你真以为咱俩出来母亲没派人暗中跟着?”
  “……”金发少年顿时垮了脸,后悔道,“早知道我就不用聚灵了,让他跑了,我们还有机会再追他,这样还可以多耗几天。”
  听到两名少年背后还可能有强者暗中跟随,天竹和兰如青都是心中一紧,转念一想,又确实应该如此,这般天赋异禀的少年,背后的势力肯定深不可测,暗中派人保护他们的安危也正常。只是,所有马癸郡的人都察觉不到,这就有些可怕了。这两位少年,究竟是何方神圣啊!
  “那现在呢,我们回去?”金发少年心情低沉地问道。
  “嗯,可以先去马癸郡,短暂休整一下再出发。”
  “那去我兰家吧,房间和饭菜我都叫人备好了,只等两位天才小哥任务完成回去庆祝!”兰如青赶忙说道。
  “多谢兰家主的好意,我们在天府休整一下便好,不用再劳烦兰家主了。”黑发少年道,说得兰如青脸色一僵,天竹却是得意地看向兰如青,那表情好像在笑他:怎么样?尴尬不?
  回去的路上,金发少年突然想出了什么好主意,提起速度跟在黑发少年身边询问。
  “哥,你说,马癸郡好多人都给咱们提供信息来,虽然有些没有太大用,但也算帮助咱们来,是不是?”
  “是!怎么?”黑发少年淡淡问道。
  “我想他们既然提供帮助,那我们就得给予报酬,而那么多人我们肯定是没有办法给所有人报酬的。”
  “咳咳,给两位小哥提供这些微不足道的信息不需要报酬,这位小哥不需要为此烦恼。”兰如青听见了金发少年所说,不由的出声道。
  “你闭嘴!”金发少年却不领情,毫不客气的回头严肃道。
  兰如青立刻紧闭嘴巴,不在言语。
  “……”天竹却是无奈加暗笑,这金发少年性格还真有点意思,给你报酬你就必须给我接着,不能拒绝。
  呵呵,果然还是一个孩子!
  天竹聪明的一路上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屡屡看兰如青心灵“受创”。兰如青用怨妇般的眼神看了幸灾乐祸嘲笑他的天竹一眼,也学聪明了,决定接下来少说话。
  金发少年继续对黑发少年道:“我说的对吧?”
  “嗯!”
  “所以嘛,我有个好办法,为了公平公正,让所有人心理平衡,我可以布置一座阵法,只需要将物品放入其中,然后能者得之即可,这样,那些提供过信息,最后却没有得到报酬的人也只能自愿实力不济。”
  兰如青在后面听了,心里暗暗想道:有必要这么麻烦吗?即使没有报酬,有谁敢说什么啊?少年小哥啊,不是我说你,你着实想的有点复杂!
  当然,这些话他是不敢说出口的,估计说出来,最好的结局就是金发少年一句:“闭嘴!”,如果再坏点,没准儿就一箭射过来了。
  “这样吗?我这里有灵石,加上刚才拿到的储物戒指里,低品阶足够分。不过,你这个想法也不错,故意拖时间晚回去?”
  “嘿嘿!”金发少年摸着自己的头笑道。
  “行吧,最近老师不在宫中,晚回去几天也可以。”
  “哥,我看你其实也不想回去吧,整天除了修炼就是修炼,我都快憋疯了。”
  黑发少年什么也没说,只是向马癸郡郡城而去。
  天府。
  “爹!”天黎昕也不顾身上的皮外伤是否会留下疤痕,适应了那一点疼痛,也就不再在意,开始四下大量天府外围府院那个府院的侍卫较少,或者关系好?可寻摸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一处方便翻墙撬锁之地。
  这刚到正门附近,还正碰上了从外面赶回来的父亲。
  天黎昕发现,一行人中不止自己父亲,还有两个比自己没大多少,或者说是相同年纪的少年,当然,后面还跟着那个肥肥胖胖的兰家家主。
  在天黎昕的感知中,父亲和兰家家主给自己都是那种若有若无的压力,这是境界差距太大高位者不经意透露出来的灵识威压,天黎昕已经适应了。
  只是,那个金发少年什么鬼,怎么从他身上感受到浓浓的忌惮,这种感觉还不是来源于境界差距,而是灵识?
  至于对那个黑发少年,天黎昕由衷的想要靠近,仿佛他体内有什么可以吸引自己的东西一般,但仔细感受,天黎昕发现自己的灵枰在微微颤栗。
  这是什么情况?
  这是山里渡劫出现的那两个“怪物”?
  自己体内的异动是因为吸收了他们本该承受的天雷,他们察觉到自己的气息然后顺着找来了?那他们应该是感谢自己还是……
  这时,让天黎昕心惊的是,黑发少年抬头看了他一眼,而且,眼睛里闪过一丝明亮的精光。
  那眼神在天黎昕眼中,就好像是饿狼看到食物一样,这样形容虽然有些夸张,但是黑发少年眼中一亮是真的。
  天黎昕瞬间浑身绷紧,如果不是父亲就在旁边,他都有立刻掉头就跑的冲动。
  可是,这就是自己家,往哪跑?
  “你身上伤好了?乱跑什么?”天竹严肃道。
  天黎昕不自在的装出一副瞪大眼睛惊讶的样子,“父亲,您说什么呢?这几天我一直在家安心修炼,哪里受伤了?”
  “???”
  “前几天听闻天府少主被雷击昏倒在野外,原本打算请医师过来查看一番,只因事物繁忙被耽搁,如今看这幅模样,应该是没事了。”兰家家主兰如青呵呵笑道。
  天黎昕听了兰家家主这句话,心里却是紧张的要命,同时恨得牙痒,如果有那个实力,天黎昕真想一个大嘴巴子扇过去,然后指着蓝胖子说一句,“你在这胡诌八咧什么呢?”
  “没什么大事,只是受了些皮外伤,有劳兰家主挂念了。”天竹客气道。
  我,父亲,您可是我亲爹啊,您也卖我?不知道旁边站着两个要来抓我的“怪物”吗?
  “雷属性灵体!”黑发少年淡淡说了一句,语气中有那么一丝丝的惊讶,可能是因为想到这穷乡僻壤之地还能有属性灵体。
  周围人听了,除了金发少年,都是浑身一颤。
  天黎昕:完了,被看出来了,接下来不会就要拿我开刀了吧?
  天竹:什么?累属性灵体?你是在开玩笑吧,亲生的孩子这么多年了,我怎么没看出来?
  兰如青:行啊,天竹你个老东西藏的够深啊,要是黑发少年不说,我现在还不知道你儿子居然是雷属性灵体,天雷怎么就没把他劈死?
  兰如青、天竹和天黎昕三人互相看着,神色都很复杂,兰如青看向两人已经有恶狠狠的味道了,天竹面对天黎昕则是不可置信,而天黎昕表面面色平静,目光却一直盯着金发少年和黑发少年两人,充满了戒备。
  “昕儿,过来,让我看看!”天竹一半欣喜一半严肃的说道,招呼天黎昕过去。
  天黎昕无奈,他是真不想过去,看情况,自己父亲应该还不知道两名少年的“真实身份”,自己过去离黑发少年那么近,有点怕哎!
  眼睛盯着黑发少年走过去的,天黎昕就好像是没有见过这样的人,一直盯在人家身上,那目光搞得黑发少年都不好意思了,这家伙不会是个傻子吧?
  天竹的灵识进入天黎昕灵海中,完全是震惊的,他虽然看不见天黎昕灵枰的模样,但可以感受到他灵力中蕴含的,只有雷属性才有的那种暴躁力量。
  灵枰是完整的,灵识也没有受损的痕迹,而且,灵枰居然对自己的灵识有了排斥力,这就是自己儿子被雷劈后产生的蜕变吗?
  天竹查看了天黎昕灵海一遍后完全是惊喜的,天府,终于也要诞生一名百年不遇的天才了。
  属性灵体啊,属性灵体!天竹心里大声默念着,脸上抑制不住的欣喜之色。
  但这一笑,却把旁边的兰如青和两名少年整蒙了。看您这表情,感情自己儿子是属性灵体的事你也现在才知道?要是黑发少年不说,你就看不出来?
  金发少年无语的摇摇头,心里暗叹:哎,这地方这么贫瘠果然是有原因的,有多少人才被埋没。这天府还是屈指可数的一流势力呢,结果连属性灵体都不知道。
  哎,金发少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看来,我真得在这马癸郡好好查探一番,没准就找出一堆天赋异禀之人,吸收到我天宫做弟子也不错,母亲知道后肯定会夸我……
  “这两位小兄弟都是天府贵客,昕儿,你先跟我来,以后这几天你就听候两位吩咐,有什么要求你照做就是。”
  “奥!”天黎昕不情愿的答应道,心里却暗暗道:父亲,您真是亲手把亲生儿子往火坑里推啊,万一他们要您儿子的命怎么办?要我的灵枰那我能答应吗?
  哎,必须得答应啊!
  “既然两位小兄弟选择在此休息,那我就不打扰了,在下告辞!”兰如青抱拳道。
  “慢走不送!”天竹也说道。
  “这两人都是不知道北方哪个超级势力出来做任务的弟子,在咱们天府休整两天,你趁着这个机会打好关系,他们随便指导一句对你来说都可以少花费数年力气,他们都是灵阵师,听明白了吗?”等两名少年进了府院,天黎昕还没说话,天竹就一把拉住他,在门口急迫说道。说完,匆匆就外回走。
  “父亲,你干什么去?”天黎昕问。
  “给你挖灵脉!”天竹回头看了一眼院门,说道,旋即又低声骂骂咧咧低语,“该死的,蓝胖子那家伙肯定已经过去了!”
  什么情况?
  站在门口的天黎昕一脸的蒙圈,两名少年灵阵师、挖灵脉?自己脑回路怎么有点跟不上了,难道是想的太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