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门阵师 >第9章、灵器之威


  十万大山。
  山涧内传出的动静让天府和兰家两位当家人心颤,从地面上,都能感觉得到大山在不停颤动,可想而知,此时山洞已经打了起来,山洞里不知又是怎样一番景象呢。
  还有那阵法和灵力的波动,搅得周围天地灵力都乱了起来,疯狂地向山洞里涌去。
  金发少年就平静地望着洞口,没有丝毫的担心之色,对黑发少年充满了信心。
  山涧摇晃的越来越厉害,就好像发生了地震,陡峭处开始向下跌落石块,洞口处的岩石摇摇欲坠,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恐怕就得把洞口彻底堵死,将山洞里的人封在里面。
  金发少年渐渐皱起了眉头,感到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的解决,看样子,黑发少年在山洞里也不是很轻松,显然,那人没有离开,是因为在山洞里做了充足的准备。
  不过,即使心中有一些担心,可金发少年任然没有进山洞帮忙的意思,他仍在守着外面,防止那名灵阵师逃跑。
  轰!
  一阵土石飞扬,洞口炸开,随之一道身影飞了出来。
  金发少年瞬间运转起灵力,警惕地面对着那道飞射出来的身影。
  “启风,准备!”
  出来的是那名黑发少年,此时他面色凝重,对满是戒备之色的金发少年喊道,同时,双手在身前用灵力飞速的画着阵图。
  黑发少年的灵力是蓝色的,灵力上还蕴涵着狂暴的雷电,天竹和兰如青两人眼睛瞪得大如铜铃,他们看到了什么?
  雷属性灵力!那么说,黑发少年是雷属性灵体了!
  天啊!这是什么妖孽!是何方超级势力培养出的天才?
  年纪轻轻,不但境界超群,还是极其罕见的特殊体质,属性灵体!想想自己家族中那些被誉称“天才”的几个不成器的小崽子,和这黑发少年比起来,简直什么都不是啊!
  试问,除了年龄差不多,你们还有哪方面和人家差不太多?果然还是别人家的孩子香,什么时候可以领养一个过来,给我也长长脸!
  金发少年听了,马上也双手开始运用灵力画阵图,瞬间,一副火红色灵力勾勒出的棋枰残局图在他面前成型。
  天竹和兰如青再次对视,眼中都是震惊之色。
  火属性灵体!
  不过这个已经不能让他们震惊了,让他们不可思议的是金发少年灵力成阵的速度。
  三秒!
  快的已经不能再快了!
  短短三秒,就用灵力聚成了一座车品宝阵。
  看着那熟悉的残局,红方一兵一炮,一车一马,黑方双卒一士,一车一马,天竹和兰如青都看出了金发少年手中聚成的阵法是什么!
  车品宝阵,禁锢之地!
  阵法范围正方形,四边皆为三丈三,空间高为二丈二,禁锢之地的效果就是禁锢灵力,封锁灵识,至于禁锢多长时间,就看阵法中人的修炼境界。
  正常来说,兵境修士入其中,基本无法行动,灵识会被死死压制,立刻处于被施阵之人的随手拿捏的状态中,要想摆脱这种状态,只能走出阵法范围。
  炮境修士进入其中,虽然灵力也会被禁锢,但不会向兵境那样被禁锢的那么彻底,可以动用极少灵力,灵识会受压制,但也可以做一些兵境修士做不到的事。
  因为可以动用灵力,就有了在阵中破解阵法的可能,找出阵眼,摧毁“关键棋子”,即可破阵。
  如果是车境修士进入其中,那灵力禁锢和灵识压制效果就还算一般了。
  禁锢部分灵力,压抑灵识。
  而且车境修士不但有破解阵法的能力,还具有强行破坏阵法的力量,只是会消耗较多的灵力罢了。
  这种阵法在马癸郡可是数一数二的高品质阵法,可以聚灵成功的人也只是极少数,可在金发少年手中,不过随手一画,便是宝阵出现,在金发少年控制下,他和坍塌洞口二十几米的距离,阵法瞬发而至。
  原本只是比巴掌大一点的灵力棋盘落地之后瞬间扩大,变成了边长近十米的正方形,几枚棋子光芒迅速变淡,消失不见,灵力棋盘紧接着也隐匿于空气之中。
  如果不是可以凭借出色的灵识力量可以感觉到洞口有阵法波动,肉眼根本看不出洞口被布置了什么。
  阵枰刚隐,一道恐怖的气息便继黑发少年之后出现。
  马境强者!
  具体是几马之境,天竹和兰如青根本无法判断出,因为他们离那个境界还很远,很可能是一辈子的距离,所以只能通过那人散发出来的气息大致判断出是马境强者。
  黑发少年并没有凝聚阵法,当山洞里那人出来之后,黑发少年当即抬起手,凝聚灵力拍了下去。
  土石翻飞间,一名看不清面貌的黑衣人飞射而出,刚到洞口时,身形一顿,速度骤减,气息弱了大半。
  此时他已经进入到了金发少年随手布下的禁锢之地宝阵中,灵力受到了禁锢,灵识感知也变得不再敏锐。
  黑发少年一掌已经遥遥拍来,上面凝聚的恐怖灵力让天竹和兰如青这两位旁观者都心惊肉跳,他们自问没有可以接下黑发少年这一掌的实力。
  光一掌的威势,就不是一名马境之下的修士可以直面的。
  黑衣人灵识虽受到压抑,也感觉到了黑发少年那恐怖的一掌,他并没有选择破阵离开,反而停下身形,站在阵中举掌相接。
  阵法有禁锢灵力的作用,黑发少年如果进入到阵法范围,必然也会受到影响。
  两掌相对,彷如流星撞大山,巨大的气浪将金发少年,天竹和兰如青三人都震退。
  天竹和兰如青两人有些狼狈的运起灵力阻挡时,金发少年已经反应过来,只见他手掌一伸,一把通体如玉,颜色似火的巨弓出现在金发少年手中。
  与寻常弓并不相同,此弓没有弓弦,而且弓的外侧锋利如刀刃,如此热烈的颜色却给人几分森寒。
  红色巨弓刚一出现,天地灵力就受到了吸引,疯狂地向其体内涌去,巨弓好像是因为可以吸收到很多的灵力而微微颤鸣,天竹和兰如青两人不知为何,竟然都从巨弓中感受到了一种喜悦的情绪。
  ???!!!
  武器都可以拥有情绪?灵器!
  毫无疑问,金发少年取出来的是一件灵器,一件品阶十分之高的灵器。
  黑发少年和黑衣人对了一掌,黑发少年被震退回去,黑衣人也没占到便宜,也是被一掌击退回了山洞里,但是却出了禁锢之地的范围,而禁锢之地其实在刚才黑发少年和黑衣人的碰撞中,已经被灵力强行破坏掉,最主要的,聚灵成阵本身也维持不了多长时间。
  “小家伙们,想拿回功法,抓得到我再说吧!”黑衣人语气轻快的说道,右手抬起,伸开手掌,掌心之中赫然是一枚象棋棋子。
  红色方的“马”!
  就是看到这个,天竹和兰如青两人却是身形爆退,此时他们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离黑衣人越远越好。
  黑衣人手中棋子便是阵法,棋子上面的红色马,意味着阵法是一品马灵或者二品马灵。
  灵阵啊,不跑干什么,等死吗?
  就在天竹以为黑衣人要把棋子“扔”向黑发少年或者金发少年时,最让人想不到的是黑衣人自己捏碎了棋子,任由阵法以他为中心爆发。
  一道光柱闪烁,黑衣人就凭空消失不见。
  瞬间传送!跑了?
  远处一千米之外,光柱闪烁中,黑衣人身形浮现出,先是回头往这个方向望了一眼,然后撒腿就跑,往十万大山外逃窜而去。
  黑发少年刚才反应已经很快了,当黑衣人拿出棋子时,他就已经向黑衣人扑过去,可是黑衣人刚刚用的是极其珍贵的瞬间传送阵法,逃的太快了。
  金发少年嘴角重新扬了起来,只见他虚空拉开巨弓,一条淡淡的灵力弦出现,从弓中涌出灵力聚成一支蓝色的箭,金发少年一松手,那支蓝色灵力箭向黑衣人逃走的方向飞射而去。
  一千米!这么远!能射得到吗?
  天竹和兰如青心中都是不确定和疑问。
  虽然你这手中的弓是灵弓吧,但是一千米还能命中目标是不是有点夸张了?这还考验弓箭手法吧。
  人家百步穿杨都已经是箭法精湛,这要是千米杀敌,算是神乎其技?
  黑发少年可没多想,他已经掠空追了过去。
  马境修士,已经可以短暂御空飞行。
  金发少年甚至都没有抬头往那个方向看一眼,静静收回了自己的巨弓,摇头叹道:“真没意思!”
  天竹和兰如青面面相觑,他们真不明白金发少年这是哪里来的自信。
  远处。
  极速飞来的箭并没有破空声,感受到危险气息的黑衣人下意识回头,蓝色箭在视线中不断放大,直到箭穿过了他的身体,然后爆裂开来,雷电麻痹和爆炸带来的震荡让黑衣人瞬间气息就变得混乱,一头栽在了地上。
  灵识感受到体内可怕的伤势和后面追来的气息,黑衣人却想跑也跑不了,心中升起浓浓的绝望,嘴里轻轻低喃:“聚灵弓,原来是少宫主!”
  “天关,身法交出来吧,跟我回去接受天宫处罚。”黑发少年出现在黑衣人旁边淡淡道。
  “嘿嘿!没想到我一个小小的外门弟子,竟然让两位少宫主亲自来抓。”黑衣人知道自己跑不了,反而变得平静下来,对黑发少年说道。
  “将本门身法武技外传,可不是小事,容不得疏忽。”黑发少年解释道。
  “外传?嘿嘿,我可不是外传,不过是偷师学艺然后想回去壮大宗门,没想到藏了几十年,还是被发现了。所谓外传武技,不过是天宫不想让外界知道,如此势力竟然被一个不入流的小门派派遣卧底偷师学艺数十年而未被发现吧?”
  听了黑衣人的话,黑发少年默然不语,只是静静看着他。
  黑衣人拽掉快要破碎的斗篷,露出一张苍白却笑得很开心的脸,看其模样,不过也就三十多岁。
  黑衣青年人继续笑道:“跟你们回去,我还不清楚门规吗,最轻也是废掉灵枰,终身监禁,我就什么都没有了。既然如此,还不如让我葬于这十万大山之中,对于宗门,我已经尽力,从小到现在,我一直在天宫努力学习,然后汇报给宗门。虽然我也不想死,可做出这个选择的时候就没有活路了。”
  “不外传身法武技就还有机会挽回!”黑发少年说道。
  “宗门交代我的是把所有学到的都传回去!”
  “……”
  “身法武技我并没有成功传出,这个你们应该知道,我用灵力临摹的这卷在储物戒里。少宫主,我有一事相求不知道是否可以?”
  见黑发少年没有说话,黑衣青年继续道:“除却八宫散影临摹卷轴,剩余的阵法和阵图之类可否交于我的宗门?”
  “不行!”黑发少年干脆的拒绝,“你的宗门派你进天宫偷师学艺,天宫还要对此进行追究。”
  “哎!”黑衣青年叹了口气,现在他对宗门真是爱莫能助,毕竟已经自身不保。
  “怎么这么慢?”金发少年喃喃自言自语问道,无聊之下,只好打量着已经坍塌的灵脉洞口。
  灵识感知了半天,他才摇摇头,心里感叹:车品灵石都少见,垃圾矿脉!
  而天竹和兰如青近前来,感受到灵脉的灵气浓郁程度,却都是惊喜若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