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门阵师 >第5章、出现线索


  醒过来时让天黎昕意外的是,守着自己的竟然只有几个丫鬟,见自己醒过来,其中一个匆忙去找母亲了,剩下的则是端茶送水的。
  不知道少主我现在很饿吗,茶水有什么用,不给饭,最起码来碗粥啊,平时真是把你们娇怪惯了,连人都不会照顾了。
  不一会儿,就见母亲带着先前那名报信的丫鬟匆匆赶来。
  “昕儿你终于醒了,感觉怎么样?身上还疼吗?”
  天黎昕侧过头,对着母亲咧咧嘴,笑道:“不疼了,就是后背有点痒,娘,给我弄点吃的呗,我要饿死了。”
  “我已经让厨房给你做粥了。”凌瑶没好气地轻轻摸了摸天黎昕的头,道:“吃苦头了吧,以后看你还敢不敢一个人出城去,知道外面有多么危险了吧?”
  “嘿嘿!”天黎昕嘿嘿笑笑,心里其实想说那有什么不敢的,如果收获像这次这样,自己天天找雷劫玩去,可是当着母亲的面没敢说出来。
  “娘,我跟你说个好消息啊,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我父亲呢?”天黎昕问道。
  “你父亲有事在处理,什么好消息?”凌瑶看着自己儿子脸上的兴奋之色微微一笑道。
  “什么重要的事竟然比自己的儿子还重要!”天黎昕不满的嘟囔,又继续道,“娘,那这个好消息咱娘俩分享,不告诉他!”
  “什么好消息?”
  “娘,你靠近点!”
  凌瑶无奈地弯下腰,把耳朵侧对着天黎昕,宠溺道:“好了,你现在可以说了!”
  “娘,我获得了属性灵体!”
  “?!”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凌瑶好像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话,难以置信地转过头问自己儿子。
  天黎昕就知道母亲听了会是这般表情,无奈重复道:“我说我获得了雷属性灵体,娘,您没听错!”
  “可是,灵体不是先天而成的吗?”凌瑶皱着眉头问道。
  天黎昕微微晃晃自己的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那你详细说说是怎么回事?”凌瑶急迫问道。
  天黎昕一五一十的事情的经过给母亲详细描述了一遍,其中,省略了和小闪电斗智斗勇的情节,毕竟那说出来有点丢脸,而且也有点离谱,越回想天黎昕越感觉它像是被哪家的熊孩子附体,真是太皮了。
  凌瑶听了也是一阵震惊加感叹,震惊害怕是自己儿子竟是被天雷给劈了,感叹自己儿子居然运气如此之好,不但安然无恙的活了下来,甚至还获得了比从前更好的天赋。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啊?怎么会被雷劈呢?而且是天雷!”凌瑶疑惑问道。
  听着母亲这离谱的猜测,天黎昕痛苦的闭上双眼,道:“娘亲,我就是趴地的离雷近了点,至于天雷为什么劈我,我还想知道呢,弄清楚后好再找天雷试试!”
  “你敢?这次就是你运气好,机缘巧合身体才会没有收到巨大伤害,反而因祸得福,天雷的威力可不是你可以承受的,即使你父亲,面对天雷也只能选择躲避,不敢硬抗,更何况是吸收天雷,这种自残的想法你给我收回去,听到没?”凌瑶严肃道。
  “知道了!我明白天雷的危险。”天黎昕抿了抿嘴,心里想着,饭怎么还不来?
  “明白这次还往天雷附近凑?下次你父亲再关你多长时间我都不会替你求情了。”
  “娘——”
  “?”
  “您忍心吗?父亲关得我可比天雷难受多了。”
  “那也比你去让雷劈强,最起码没有危险!”
  看来母亲也是铁了心不让自己出去随处乱逛了。怎么办呢?以后好像天府的大门不欢迎自己进出了,天府哪处的墙好翻而且没有侍卫呢?
  本想自己手又没有受伤,自己动手,足食再足食来,可是母亲非要喂自己,那好吧,我一个十二岁的小朋友被母亲喂饭好像也不丢脸,而且旁边也没有别人,除了平时伺候自己的几个丫鬟。
  过了一会儿,天黎昕就不干了,嘴里直喊。
  “娘亲,您最好了,再让我吃一碗,一碗不行半碗也可以,实在不行再来一勺可以吗?”
  然后,天黎昕就见母亲盛了一勺,自己用嘴吹吹,然后递到天黎昕嘴巴旁边。
  天黎昕睁着大大的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母亲,“真就一勺啊!”
  “不吃算了!”凌瑶说着就要把勺子撤走。
  “吃吃吃!”天黎昕极道,由于“抢”勺子动作幅度过大,天黎昕感到后背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玩意儿可不比灵枰撕裂,只要你灵识力量不在灵枰上,即使灵枰碎了你也没感觉。
  但是身体上是连着神经的啊,后背一片火辣辣,这玩意儿天黎昕可阻止不了。
  “你这孩子!”凌瑶无奈,小心地揭开天黎昕后背的药贴看了一眼,又轻轻地贴上。
  “去把王医师叫来!”
  “是!”
  天黎昕嘴角抽搐着,我的个妈呀,你没事揭药贴干什么,是嫌我不疼吗?
  ……
  大厅里,所有人都在向两个少年说着自己最新得到的消息,还有源源不断的最新进展传进来。
  不过,众多消息之中,没有一条是让两人满意的,其实,其他人也不满意,这么长时间,竟然连关于那个灵阵师的一点消息都没有,唯一知道那名灵阵师和两名少年来自一处,这还是金发少年透露的。
  至于两名少年为什么要找那名灵阵师,他们并没有说,不过,细心之人从细微之处不难观察推测出,俩少年找灵阵师绝不是简单事,甚至可以说不是好事。
  “报!”
  “说!”
  进来报信的侍卫一脸懵逼的看着大厅里齐刷刷看向自己的目光,听着刚才也不知道有多少声异口同声的“说”,这个侍卫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心里有点发抖,他能预感到自己一会说话都不会太利索。
  “说吧!”天竹微微一笑,轻声道。
  这时,刚才那几名喊话的人才突然意识到,原来是天府的侍卫,我说怎么不听自己的话呢!
  “十万大山外围一处,发现人为开采灵石痕迹,开采之人直接用灵力开辟出洞穴,因为不知道其中危险,还没有进洞探查,只是留了人员在隐蔽处守候。”
  “这和那灵阵师有什么关系?”有性急之人不耐烦说道。
  那名侍卫咽了一口吐沫,道:“据观察,那洞穴不是车境之下的修士可以做到的,而且,洞口布有阵法波动传出,这同样是我们没有直接进入探查的原因。”
  “去看看?”金发少年向黑发少年问道。
  众人也都是看向黑发少年。
  只见黑发少年表情没有变化的思考片刻,终于在一片紧张期待的目光中,缓缓点了下头。
  “走喽!”金发少年直接站起,伸了个懒腰,站在大厅中的众人纷纷给其让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