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门阵师 >第6章、打雷别登高


  天空中的云都好像是成了孙悟空脚下的那朵云一般,形色匆匆赶往一个方向,往一处天空汇聚。
  天黎昕震惊地抬头望天,他发誓,这等天气异象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空中的云好像是开了倍速,疯狂地向西北涌去,而那云层汇聚的地方,颜色越来越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酝酿。
  天黎昕爬上一处高处,眺望云层汇聚地,只见茫茫大山深处,一处空间,仍有云层不停地向其上方汇聚,颜色越来越深,云层越来越沉,好像要压下山去,隐约间,有电光闪烁,传出几声沉闷的轰鸣。
  那里已经是十万大山了,出现如此异象,难道是有人要渡劫成仙?还有妖兽渡劫化形?天黎昕发散着思维,挠了挠头,百思不得其解。
  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整个马癸郡的人应该都注意到了吧,蓝家和天府的人没准已经去探查情况了。
  天黎昕很想亲自过去看看,但是距离太远了,等他步行过去,恐怕什么都没有了,而且又不知道那里有什么不可预控的危险,单凭自己一个双兵之境,什么也不懂得的灵修,多半会一去不复返。
  所以从自身安全考虑,虽然好奇那处十万大山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也只能按下心中的冲动,老老实实等天府传回的消息。
  哎,我上那座山顶上看看,试试能不能看到大概的情形,可以没有一个可以望远带镜的东西。
  当天黎昕费劲巴力、气喘吁吁爬上山顶时,终究还是失望了。
  只看见,一座座山,一座座山川……
  呼——呼——天黎昕喘着粗气,用手扶着膝盖,他再次体会到了灵修体质的缺陷,实在太差了,就和一个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以后一定要勤锻炼身体,或者找一些增强体质的药品补一补。
  天黎昕望着已经开始变得雾气缭绕,连绵不断的山脉,想尽力的让视线透过白雾,穿透山尖,直视那片天地发生的状况,但是,什么也看不到。
  不过,从这个视角来看,周围的风景还是不错的。
  远处云雾缭绕,雾霭氤氲,除了那一处怪异的空间,其余天空都是灰蒙蒙一片,空气中带着些湿润的气息,微风里夹着丝丝清凉,抬眼望去,山由远及近,层次分明,一山更比一山青,一副天然的山水墨色,人间画卷。
  云层聚集的天空已经变成一片黑暗,仿佛一个黑洞,把周围的光都吸了进去,只有偶尔的电光闪烁,映出周围不断翻滚的浓厚云层,再后来,云层已经厚的连电光都无法全部穿透出来了,只能隐约感受到漆黑的云团里有电光闪烁,却什么都看不清。
  算了,休息一会儿我就下山回城,问问师祖能推测是什么情况吗,怎么感觉好像是什么东西做了丧尽天良的缺德事,然后天降惩罚?再不就是有宝物出世?什么样的宝物竟能引动雷劫?难道是神器?天黎昕的内心一片火热,恨不得现在长一双翅膀立刻飞过去,然后捡起神器掉头就跑。
  突然,天黎昕感觉整个天际都亮了起来,猛的抬头看向十万大山深处,那里连绵的山都被照亮,天空中的云好似开了一条口子,一道连通天际的,足有成年人手臂粗,扭曲的蓝色雷电宣泄下来,好像是击在一处山谷中。
  天黎昕张大嘴巴,震惊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角抽搐着,做好了迎接雷声的准备。
  轰隆隆!
  大约过了七八秒,刺穿耳膜的轰鸣响起,震得天黎昕咧起嘴角,一瞬间,他感觉自己耳膜似乎都裂开了,全身寒毛竖起。
  同时,也确定了那处异变之地和自己的距离,两千多米,不算太远,当然,也不算近。
  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竟会出现如此大的雷劫?
  天黎昕更加好奇了,同时也产生一丝敬畏,对自然天灾的敬畏,刚才那种程度的雷要是将在他所在的山峰,天黎昕感觉自己瞬间就会渡劫成灰。
  太可怕了!那种场景看着就渗得慌,不知道雷击的中心地域怎么样了,还有生物活着吗?
  又是一道亮彻天际的电光,只不过这次的颜色变了,紫色,竟然是紫色的雷电。
  这种雷电,天黎昕只是在书上见过,这是天劫之雷。而只有灵品或神品的宝物出世时,才会引来天劫,宝物借助天劫成就自身的灵性和神性。
  这么说,这是……有灵物出世!
  天黎昕瞬时心中一片火热,这次是真动了前去查看一番的心。虽然身为天府少主,平时接触的各种宝物也不少,但是灵品的却一件都没接触过,甚至都没见过。
  毕竟,马癸郡只是一个名不见传的小郡城,天马帝国中人口最少、面积最小、位置最偏僻的郡城,因为天马帝国的郡城非常少,只有十个,所以马癸郡可能才没有被遗忘掉。
  历年来,马癸郡都是进贡最少,受到补贴也是最少的郡城,只有马甲郡那种庞然大郡才独得帝国恩宠,当然,人家为帝国做的贡献也多。
  与前面九个郡城相比,马癸郡就像是一个被抛弃的傻孩子,本身先天不足,后天又营养不够,在衰颓的路上越走越远,形成了恶性循环。
  如果不是周围的郡城不愿意接受,当今天马帝国的皇帝都想把马癸郡撤了,作为其他郡城的小分郡,马癸郡做帝国的十大郡城之一,实在太给帝国丢面子了。
  马癸郡虽然不受待见,位置偏僻,人口稀少,但这里的人也都适应习惯了这种气氛,再怎么落后,这都是生我养我的地方,这里虽然没有人世繁华,但有风景如画,这里虽然人员稀少,但乱世走出过英雄,盛世出现过丞相,这其实是一处不凡之地,这里的人都这么想,他们都非常的自信。
  当然,这些都和天黎昕没什么关系,只是整个马癸郡,可能只有郡主府才有灵物,所以,天黎昕对于灵品层次的物品,也停于听别人说的阶段。
  猜测那处可能有灵物出现,心里难免出现几分失态情绪,那可是灵物啊!
  如果天府有一件灵物,瞬间就可以超越蓝家,成为马癸郡的第一势力,而不是现在这种天府和蓝家并列的局面。
  天黎昕散发思维的功夫,天空再次亮起,这次是橙色。
  橙色的雷劫从天而降,转瞬间击在山峰之间,恐怖的雷电连在天地之间,却并没有造成什么破坏,好像地面有一股神奇的力量把雷劫化解了。
  不过天黎昕关注的不是这个,现在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远处天空黑乎乎的一团。
  马象士有灵,灵分四阶,现在已经降下了三道雷劫,也就是说至少是三品马灵的灵物!天黎昕热切的想着。
  还有!
  天黎昕激动地睁大眼睛盯着看,云层中似乎还有雷劫在酝酿。下意识攥紧了拳头,现在天黎昕比雷云下迎接雷劫的灵物更希望再出现几道天雷。
  过了片刻,终于一道蓝光,这次的颜色只是比普通雷电颜色深了些,但也暗了很多,给人的感觉反而不是特别的危险,反而带着一股阴柔。
  同样,通天的雷劫并没有如想象中那样劈碎山峰造成肉眼可见的巨大破坏,而是都诡异的消失在了山谷。
  四品马灵!
  如果再降一道雷劫就是一品象灵了,天黎昕感到自己的心脏在极速地跳动,要跳出胸口,飞到雷劫处……
  此时,天黎昕灵海内的灵枰微微颤动起来,疯狂的吸收着周身的灵力,在这种情况之下,他竟然是要突破,灵枰上已经开始凝聚第三枚棋子。
  天黎昕可不会放过如此好的机会,原本靠自己修炼,正常还要几个月后才能开始凝聚棋子,真正突破三兵境恐怕至少也得一年后,而且是一直得刻苦修炼。
  可能是雷劫提高了空气中的雷属性灵力,加上自己的灵枰被引动,所以才给提前凝子提供了契机。
  天黎昕在山顶就地盘膝坐下,闭上眼,感受灵枰的变化。
  与此同时,远处的雷劫现场,云层翻滚的更加剧烈了,看情况,竟然还没有停下来的趋势,云层中还在酝酿更加恐怖的雷劫。
  山谷中,周围漆黑一片,一处略显空旷平坦的地方却是霞光闪耀。
  那是一副悬浮在空中的巨大棋盘,以灵力为线构成的棋盘,棋盘上,不知名材料制成的棋子落于灵线交叉点,隐隐光芒流转,似乎和整张棋盘融合成为了一体。
  用另一种视角看去,棋盘之上,红黑子分明,交互错乱,再仔细看去,俨然是一副残局。
  山顶之上,天黎昕关注着自己灵枰的动静,如果感觉凝聚棋子有一丝勉强,他就会放弃,毕竟,师祖和父亲都不在身边,他感觉现在晋升不太靠谱,而且,心里总隐隐有些不安,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
  灵海中的灵力飞速的向灵枰涌去,汇聚于一点,那是中兵的位置。灵海的灵力不够了,天黎昕身体周围的灵力开始被吸引,这是灵海极度缺乏灵力才会出现的现象,如果控制不好,甚至可能会出现一下子抽干灵海的情况,让灵海受到损伤,现在就需要让棋子凝聚速度和吸收灵力的速度保持一种平衡。
  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突破时多备些灵元石,这是最保险的,因为一旦吸收周身灵力速度跟不上,就可以使用灵元石,这样就不会导致因为灵力不足而导致突破失败或者对自己灵海造成损伤。
  但现在,进阶的机会来了,虽然准备不足,但天黎昕舍不得放弃,决定试试,有句话叫做富贵险中求嘛,何况,自己是顺天行事,一切顺其自然,依天之意,又怎可能失败,这是天黎昕给自己的心理暗示。
  灵力不断的涌入灵海,进入灵枰,向中兵位置聚去,一颗乳白色的无字棋子逐渐的、缓慢的成型,一切有条不紊,按天黎昕心中所预料的进行着。
  远处的云层终于平静下来,不在剧烈的翻涌,但这不并不是雷劫要消失了,反而,变得平静的云层是在酝酿更加可怕的雷劫。当雷云彻底静下来,不在变动之时,正片天地也都静了下来,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是雷劫出现前的寂静。
  整片天地安静了,但随之,一股强烈的危险出现在每个仰望那片雷云的人的心中。甚至,没有去看的天黎昕都感觉到了。
  不是雷要劈到自己头上了吧!
  下一秒,天黎昕还没有继续想下去,就感觉耳边寂静了,同时身体失去了知觉。
  在意识还清醒的瞬间,天黎昕心里后悔道:打雷别登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