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门阵师 >第1章、元修武者灵修阵师
    天马帝国西南,马癸郡
    白墙青瓦,一派古色古香之感;一扇朱门,平添古朴庄重之意。四面绿树环合,半边大道围绕;一面绿树扶檐与楼阁竞高,一边藤蔓倚墙和木架嬉闹,好一座意境深远而不失活力、色泽单调却不失大气的府院。仅从外围看去,就知道这院落的主人绝不一般。
    “爹,我突破了!”一道满是惊喜的清朗之声在其中一间房内响起,紧接着就看见传出声音的那间房屋的房门被猛的推开,一道身影从中窜出,灵活地翻过玉砌的雕栏,跨过不同院落,快步向最中央的正厅走去。
    用来接待宾客的大厅内,一名中年男子坐在首座,正翻看着面前的一些资料,仆人立于角落,静候通知,一名侍卫模样的人在中年男子身旁俯身倾耳,请示着什么。
    见少年进来,那名侍卫先是恭敬地向中年人行了一礼,知趣的暂时退下,又朝进来的少年行礼,默默地站在一旁等候。
    “你先退下吧,这件事过几天我会亲自过去看。”中年人说道。
    “是!”那名侍卫恭声应道,后缓缓退下。
    等到侍卫离开后,首座上的中年男子故作板起脸说道:“你看看你,毛毛躁躁像什么样子,就不知道成熟稳重一点。”
    少年咧嘴笑道:“嘿嘿,师祖说过,年轻人就该有年轻人的气质,我这表现的正是青春活力。爹,我突破了双兵之境,难道不应该高兴吗?从此天府的天才之名就归我天黎昕了,天梓城和天梓月?啥也不是!”
    “住口,怎么说自家兄妹?”首座上的中年人厉声呵斥。
    “唔!”天黎昕吐了吐舌头,暗暗嘀咕,“我就开个玩笑随口一说,至于那么生气吗?”
    “而且本来就是,我可是属性灵体,凭他们两个普通的武者,虽然天梓城比我高了一个境界,但是那又怎样,我还不是依旧就能轻轻松松把他们两个拿捏了。现在就算他们两个一起上,都不一定是我的对手。”
    以中年人的耳力,怎么可能听不清天黎昕的低语,听完之后,恨不得下去立刻教训他一顿,让他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在你上边还有个爹。
    轻微的脚步声响起,一人从外边走进大厅来,天黎昕回头看了一眼,顿时老实了,摆出一脸正色,目不斜视,眼神却在偷偷打量着进来的一身黑衣,一脸严肃的中年人。
    那人瞥了颔首低眉却小动作不断地天黎昕一眼,径直向坐于首位的天黎昕的父亲走去。
    “大哥!”天黎昕的父亲起身行礼,恭敬叫道。
    “嗯!”那人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
    呼——
    见大伯并没有理自己,天黎昕长呼一口气。
    没有听见就好!
    要知道刚才进来的那名中年人正是自己父亲天竹的亲哥哥天菊,出了名的严肃和护短,要是让他听到自己刚才说他的亲生儿子和女儿啥也不是,那……天黎昕都不敢继续往下想象。
    “爹,大伯,那我先走了。”天黎昕觉得还是先溜为妙,当然,临走时,不忘打探一下消息,“大伯,现在梓城哥和梓月在家呢吗?”
    “你找他们有事?”天菊问道,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能从语气中勉强分辨出他说的是一个问句。
    “奥,没事,我这次修炼的时间比较长,半个月没见到他们了,就是想见见。”天黎昕说道,旋即在心里面补充,“顺便做的别的,例如揍他们一顿,嗯,梓月比自己小一个月,而且是个女孩子,可以下手轻点,惩罚就是让她揍自己的亲哥哥好了!”
    “那你过些日子再过去吧,梓城正在突破,紧要关头不能被随便打扰。”
    “啊?他要突破到四兵境了?他不是才刚突破三兵境没多久吗,怎么这么快又要突破了?”天黎昕不可置信的喃喃问道。
    天竹也是略感到惊讶,天菊却没有开口。
    “大伯,梓月不会也要准备突破三兵境了吧?”天黎昕震惊了好一会,才又试探性问道。
    “没有,还差一段时间!”
    这就好,天黎心中昕暗自拍拍胸口,幸好梓月还在双兵境,不然他真以为自己是一个假天才,真废柴了。
    “她最近正在融合一件很适应她的宝器,如果你有时间,去帮她熟悉一下,加深对她对宝器的理解和运用。”
    宝器!天黎昕深吸一口气,他严重怀疑是天菊大伯刚才在门外听到了自己的话,然后故意来打击自己的。
    一个获得了突破,一个具备了宝器,自己见着他们中任何一个不都得绕着走?我只是一个刚到双兵境的灵修,让我帮梓月熟悉宝器?分明是让宝器熟悉我好不好!
    那小丫头下手没轻没重的,我才不去。
    “奥!”天黎昕勉强答应一声,带着难受,垂头丧气地离开。
    本想炫耀自己突破了,可却得知天梓城马上就要成为四兵境的武者,天梓月有了一件宝器这样的“好消息”。虽然天梓月和自己同是双兵境,但是外加一件宝器的战斗力可不是自己可以衡量的,去了简直就是自己找揍去了。
    自己一个灵修,低阶段时身体战斗力本身就没有元修强悍,而且这两个人无论是在境界上还是装备上都碾压自己,自己唯一的优势只剩下体质特殊了。
    雷属性灵体。
    修者分为两类,一种是元修,另一种是灵修。
    人一出生自成棋枰,如果棋枰成于灵海,则为灵修,棋枰成于丹田,则为元修,棋枰的形成不能进行人为的转换和改变,只能顺其自然。
    无论是元修还是灵修,当棋枰完整之时,皆可于棋枰之上凝聚棋子来进行修炼,按照兵(卒)、炮、车、马、象(相)、士(仕)、将(帅)的顺序依次在棋枰上用元力、灵力凝聚棋子,每形成一枚棋子,境界便会提升一阶。
    元修修元,灵修修灵,修炼所需的元力、灵力,皆可在天地中汲取,或者取于凝天地精华形成的各种事物。
    元修修身,灵修修神,不同的修炼之道也有着不一样的修炼方式。元修者修炼元力,可强化肉身,极大提升身体的战斗力,修炼至马境,便可以离开地面,御空飞行,修炼到象境,甚至能于空间之中进行穿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更是不在话下。
    灵修者修炼灵力,修炼的是灵识力量。灵修者初期的战斗力极弱,除了给予敌人一些精神上的“挠痒痒”,身体战斗力远不能和元修者相比,所以只能依靠其他来提升自己的战斗力。
    一种是宝器,但是元修者拿起宝器是如虎添翼,而灵修者却不能完全发挥出宝器的威力,所以在使用宝器这一方面,相同境界,手持相同品阶宝器时,灵修还是不如元修。
    唯二的可能是元修没有宝器而灵修有,或者灵修手中的宝器品阶远远高于元修手中所持,这样对拼起来灵修才有获胜的可能。
    另一种就是灵修者的专属,而元修无法做到得了,那就是——阵法。
    由于灵力的某些特殊性,只要灵修者懂得相关阵法知识,就可以直接动用灵力瞬成阵法,利用阵法万般变幻,御敌杀敌。
    故而有一种说法叫做:元修武者,灵修阵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