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视世界之我不会武功 >第10章金蝉脱壳
  常威想了想,心思转动,道:“这样,三天内我给你确切的回复。”
  “没问题。”布鲁斯道:“事情就这样,BOSS,我挂电话了。这儿太火热了,我要好好游览一下。”
  “那么祝你愉快。”
  “同样,也祝你愉快。”
  挂断电话,艾莉道:“印尼?”
  常威点了点头:“你知道的,我对奇特的植物感兴趣。布鲁斯得到印尼有某种珍贵植物的消息,但引来很多人的关注,他问我感不感兴趣。如果感兴趣,就去印尼一趟。”
  “那么你的打算呢?”艾莉眼睛闪闪。
  “马上就是情人节了。”常威看着艾莉。
  “你看着前面,正开车呢。”艾莉拍了常威一下,忽然沉默了,良久,道:“如果你想去的话就去吧。”
  “可...”
  “没有可是。”艾莉认真的道:“我不想你一直迁就我,我也要迁就你一回,好吗?”
  “要结婚呢...”常威道。
  “我们还很年轻对吧?”
  她看着常威:“我一定是你的,而你也是。”
  常威哑然。
  艾莉收回目光:“不过我还是要回去住几天。”
  她偷袭吻了常威一下,忽然快乐的笑起来:“今天不要你送我到家门口,我要自己走回去。我已经不是弱者了,对不对?”
  她让常威停车,她下车。
  她走了几步,又回来:“我忘了带钥匙。”
  常威知道她说的是哪里的钥匙,是农场别墅的钥匙。常威探身把她抱住:“我也没带。那是我们的家,来福随时为你开门。”
  艾莉离开,常威一个人在车里愣了一会儿,忽然笑了笑,驱车返回农场。
  回到家的第一时间,他给艾莉打电话,告诉她:“我会去印尼,亲爱的,谢谢你的迁就。”
  “早点回来。”艾莉柔和的声音响起耳边。
  接下来,常威就要为这次出行做足准备。
  印尼?
  抱歉,那是表面上,或者说只是这次出行的目的之一。娜塔莎那儿,才是主要目标。
  布鲁斯的电话来的太及时了,常威打心眼里感激他。这让他有了一个明面上最合理的掩饰。
  不过在出行之前,必须要做各种准备。
  比如武器。
  这次出去可不是旅游,取人性命在预计之中。拳头虽然好用,但比起兵器,效率似乎差了点。
  “还有三天。”常威举步来到提炼场:“时间不松快呀。”
  的确不松快。
  他要在明天坐飞机前往印尼,在二月十四日早上五点之前以圣诞幽灵的身份返回圣爱德华与娜塔莎汇合。
  准备兵器的时间,只有一个晚上。
  不过足够了。
  如果要炼制法器甚至法宝,别说一个晚上,看看丹炉的炼制过程就知道了。所以他只需要一口足够坚韧、锋利并且适合法力传导的刀。
  不需要铭刻符文,不必是法器。
  常威从未练过刀法,也不必练刀法。任何一种器械,本质上都是肢体的延伸。懂得怎么运用自己的肢体,怎么运用劲力,就知道怎么用兵器。
  高屋建瓴而已。
  第二天一早,常威走出提炼场的时候,之前炼制丹炉剩下的材料变成了一口立起来几乎与常威齐胸的刀。
  形制类似于苗刀,但更宽、更长、更厚重。
  他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用法力反复洗练,直到材料初步适应法力的一些特性,才将其炼成这口长刀。
  正如他之前设想的那样,这口刀足够坚韧,足够锋利。至少砍一千人都轻易不会卷刃。
  长刀青铜色一体,环状的首,漆黑的鞘,锋芒内敛的刃和平平无奇的身。常威弹指击刀身,嗡嗡作响。他满意一笑,还刀入鞘,一翻掌,刀已不见,被他收进了金行大窍的穴窍空间。
  离开之前,常威先给布鲁斯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今天出发,很快抵达印尼。随后收拾了几套衣服,及储备的所有的丹丸,全部放在土窍空间之中。
  最后背着个半空不空的背包,由来福开车送他去法尔茅斯的机场。
  机票是昨夜就定好的。
  上飞机之前,常威给艾莉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即将出发。艾莉只是让他早点回来,让他注意安全。
  挂断电话,常威叮嘱来福:“无论如何,艾莉的安全摆在第一位。看好家,如是而已。”
  来福憨笑着点头,送常威上了飞机,这才开车返回不提。
  常威在法尔茅斯上飞机,至纽约转机,直飞印尼。中午前后,常威在雅加达下飞机。
  布鲁斯一身花衬衣、沙滩裤、外加人字拖,带着个墨镜,就这模样到机场接他。
  “嘿,BOSS。”布鲁斯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跟常威拥抱了一下:“我还以为你不会来的。”
  “为什么不来?”常威笑道:“你说的那么郑重其事,我非常好奇。”
  “我就知道。”布鲁斯哈哈一笑:“先去酒店吧,房间已经订好了。晚上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常威在雅加达只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在跟布鲁斯去见了他的那位朋友之后,常威决定雇佣一队雇佣兵。第二件事,是他与布鲁斯分开了,他要去见识见识印尼土著的原始生活。
  于是他消失在了印尼的热带雨林中。
  布鲁斯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对。很多人来到印尼,尤其是西方人,最喜欢的就是去体验热带雨林印尼土著的原始生活。
  左右那种植物的事还早,常威和他商量妥当,大抵在一个月后,这事才能正式提上日程。
  这给了常威充足的时间。
  二月十三日的晚上,常威顶着一张陌生面孔以一个游客的身份来到圣爱德华。他如同一个最寻常不过的旅者一样,在长留餐厅用餐,在小旅馆入住。
  直到凌晨五点前夕,他戴上圣诞老人的面具,来到了之前与娜塔莎会面的那间屋里。
  “你很准时。”娜塔莎见圣诞幽灵到了,心中不禁暗暗一松。
  “我从不食言。”常威淡淡道:“不过在出发之前,我有一个要求。”
  “请说。”娜塔莎道。
  “这次任务的另外两队神盾局特工不能知道我的存在。”
  “当然。”娜塔莎斩钉截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