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至暗时期 >第0096章恶有恶报
    前些日子,晋阶后的楠哥带领兄弟们突袭了城区边的一个城乡小战队驻地,在哪里,他们找到了几把热武器。
    遗憾的是,楠哥一直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冷兵器,他原来也是个武侠迷,这成为他的一块心病。
    现在听三角眼这么一说,那不是瞌睡遇上枕头,来的全不费功夫?楠哥激动了,天选之人,自己绝对是这个时代的主角。
    “你赶快召集兄弟们,带上家伙和我一起出去灭杀他们,”楠哥下了命令。
    三角眼召集了十几个兄弟,才要下楼,渝北川和张铁牛已经到了楼下。
    “楠哥你看,我说的武器就在那人手上。”三角眼才出来,一眼就看到了,他指着张铁牛手上的长斧头。
    “好一柄战斧!”眼镜男大赞,他一眼就看上了那柄长斧头,拉风霸气,长斧头通体玄光?绕,可攻可守,确是末日里一柄凶残的杀人利器。
    “兄弟,你们哪里混的……”楠哥还是决定,先礼后兵。
    “哼,”渝北川冷冷地看着他,没有作声。
    “杀了我们的兄弟还这么嚣张,马上交出斧头否则......”三角眼实在看不下去,老大都已经礼贤下士,对方还这么不识趣,他对着楼下的渝北川和张铁牛尖声大喊。
    “你说说,否则,否则怎么样?”渝北川觉得对方像一群跳梁小丑似的,丝毫不把楠哥他们一群人放在眼里。
    “哦,一阶强化者?”渝北川笑了笑,从眼镜男的气势上看,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同样已经晋升为一阶,估计这也是他的底气所在。
    “碰……”三角眼一枪击在张铁牛面前的地面上,地面上尘土飞扬,他的意思很明确。
    “你们他……玛德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三角眼狗仗人势,嚣张跋扈。
    “老大,”董秋玲等人也陆陆续续赶了过来,一百多号人站在那里,气势瞬间压倒了眼镜男的哪一方。
    “楠哥,他们人多,我们干不过……”三角眼一看渝北川兵强马壮,立刻焉了下来。
    “人多,人多就有用?你去……”楠哥甩甩头,低声说,三角眼会意了,立刻带人从会议室里拖出一名中年妇女。
    他一出来,立刻将中年妇女半个身子架在楼梯栏杆上,中年妇女吓得魂飞魄散,拼命的喊着“救命啊,放下我下来……”
    “你们,放下长斧头,马上全部离开,井水不犯河水,不然她的性命不保。”楠哥还是有办法的。
    人最关键的是运用头脑,用别人的生命来威胁别人就范的做法,楠哥一直屡试不爽。
    “你这个人渣,不要伤及无辜!”董秋玲脸色气得都红起来,她睁大眼,恨恨的喊。
    “小姑娘,要不你上来陪陪……大爷,我就放了她。”几个流里流气的男人兴奋起来,在楼上哈哈大笑。
    这个小姑娘青春纯净,年纪虽小但曲线玲珑的身躯让他们着迷。
    “放你T……M的屁!”董秋玲气得满脸通红,爆了句粗口,这倒反惹的楼上的男人疯狂地笑。
    “啊……”突如起来一声惨叫,三角眼放开手中的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仅仅发出一声惨叫,坠楼而下,一双大大的眼睛没有闭
    上,无神地看着前方。
    “你们……”渝北川的一群人都惊呆了,原来以为他们只是吓唬吓唬而已。
    “我这里的无辜的人还多着呢,小姑娘你还是上来陪陪……大爷呀。”三角眼阴阳怪气地说,身边一众的男人哈哈大笑。
    “再带上来一个,”三角眼挥挥手,又一个老头子被架了上来。
    “你们这群禽兽,会下地狱的,”这个老头子也是有骨气,架上楼梯栏杆的时候,自己用力挣脱开来。
    “碰”的一声巨响,老人家坠入楼下,只是落地前,那一双浑浊的眼睛依然闪着生命的渴望。
    “再带上来……”楠哥一狠心,楼梯栏杆上又架上了一对母子。
    “求求你,放了我的孩子,”母亲三十来岁,不停地向楠哥哀求着。
    “呵呵,”楠哥冷笑着仍然不为所动,男孩才六七岁的样子,平日里那里见过这个阵势,早就吓得昏了过去。
    “你们怎么能够这样……”楼下的人悲愤万分,却又无能为力。
    渝北川没说话,默默看了石青一眼,这件事已经无法善了了。
    “明白,老大,”石青点点头,步不留痕地朝办公楼楼梯口靠近。
    “你们不要杀人了,斧头给你们……”张铁牛走上前,将长斧头轻轻地放在地面,后退了几步。
    “哈哈,这样就对了,早知道是这样做,那两人就不会死了。”楠哥疯狂哈哈大笑。
    他对着楼下嘶吼,“滚出去,马上给老子滚出我的地盘去!”
    “杀……”未待他话音落下,渝北川怒吼一声。
    “玛德,”张铁牛、董秋玲一马当先。
    “干死他们这群人渣。”身后一群人情绪激愤地跟了冲杀过去。
    石青一个人早就会意地窜上了楼梯口,很快冲到了楼上。
    “放,丢她们下去!”楠哥疯狂大叫,母子两人从十楼上往下坠落。
    “先救人……”渝北川心里一动,一步跨了过了。
    “先救孩子!”掉落在半空中的年轻的母亲,大声的喊,她已经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喝……”渝北川双手接住男孩子,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前一倾,右脚撩出,脚尖点向了年轻的母亲将其送了出去。
    渝北川身子向前滚了两滚,这才将坠下的力量卸下来。
    “轰!”年轻的母亲身体直直冲出七八米,撞在墙壁上,方才停了下来。
    她跌跌撞撞地站起来,张开口喷出一口血,没有查看自己身上的伤势,倒是先前寻找她的孩子。
    看到男孩子已经被渝北川救了下来,她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有了张铁牛他们,楼上的战斗很快结束,除了石青冲在前面,中了一枪仅仅伤了皮肉,还有一名年轻人左臂被击穿之外可以说是完胜。
    石青将楠哥还有他的流氓战队一众十五个人压送下来,他们身后还跟着二十一个衣衫褴褛男女,还有一个遍体鳞伤的年轻人。
    石青飞快地找来绳子,一个一个的j将楠哥他们捆绑牢,看那熟练动作,以前肯定没少做过这事。
    “首领,杀了三个,海天战队没死的其他都在这里了。”石青做完后上前报告
    。
    “干得漂亮……”渝北川铁青着脸,看着楠哥一伙人。
    男孩子已经醒过来,年轻的母亲拉着他走到渝北川面前,突然跪了下来。
    “虎子,给恩人磕头!”男孩子很听话,利索地磕了几个响头。
    渝北川静静地想,没有任何反应,他还在想着怎么处置楠哥。
    年轻的母亲看到渝北川没有响应,她一咬银牙,“嘶”的一声,将胸口的衣服扯开露出洁白的胸。
    “大人,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渝北川这才醒悟过来,红着脸连连摆手,“不是这样……”年轻的母亲将衣服赶紧地掩了过去,自己的脸红得像烧了一样。
    “我不是这个意思。”渝北川再次解释。
    张铁牛和石青一众吹起了口哨,董秋玲瞪着大大的眼睛,对着张铁牛凶巴巴地嚷“一群流……氓!”
    张铁牛是流……氓做到底,还在嘿嘿地起哄,看到渝北川绷着脸望了过来,这才赶紧一本正经地收敛起来。
    “叔叔,他们吃……人!”男孩子指着眼镜男一伙大声的说。
    公司里六七十个人除了做肉猪送死了二三十个人,他们至少吃了好几个个人。
    “他们太狠毒……”
    “吃了好几个……”二十一个衣衫褴褛男女也不断议论纷纷。
    “铁牛,老办法吧。”渝北川立刻有了断论,吃人决不可轻饶。
    对这张铁牛吩咐过去,张铁牛拉着石青耳语几句,石青不住点头憨笑,两人勾肩搭背地走出去。
    “好事情?”几个副队长见状,也赶紧跟了上去。
    渝北川发现自己养成了一个坏习惯,想大事情的时候不自主地拿出烟来抽,愤怒想杀……的时候也要抽上几口烟。
    他心里想着,反正这点点尼古丁恐怕要杀死自己没个几百年怕是做不到,也就不在乎了。
    一根烟的时间,张铁牛他们已经赶来了十几只丧尸。
    用不着吩咐,看到活人,丧尸朝着眼睛男那群人身上扑过去,好几个男人连求饶都来不及说,丧尸已经咬断他们的喉咙,只能发出“嗬嗬”出气的声音。
    不少人大声求饶,还有的不断诅咒,渝北川还是神色若常,这种事做……多了,心里还是忍不住地悲伤。
    “咬死他们……”所有的人被石青等人驱赶过来围观,直到这群人吃……人,极个别人脸上露出不忍之色,大部分人还是情绪激愤地喊着。
    “你杀了我吧!”楠哥对渝北川说,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求过饶,渝北川没有理他,直端端地看着楠哥的眼神。
    “你会下地狱的……”楠哥恨恨的诅咒,眼睛死死盯着渝北川。
    “我早已经在地……狱里了,你说不是吗?”渝北川淡淡地说道,像是在和一个老朋友聊天。
    几头丧尸扑咬过来,楠哥再也忍不住了,拼命的惨叫。
    “啊……”强化后体质比一般人要好,想死还不是那么容易。
    丧尸从他的脚往上撕咬,更加延长了他存活的时间,眼镜男苦苦哀求。
    “唉……”渝北川感觉再也没有意思了,对着张铁牛招招手,事出己身,张铁牛一脚将他的头……颅踩个稀巴烂
    (本章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