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只想安静地打BOSS >67太阳打西边出来


  韩香玉见了陈安静,马上娇滴滴的道:“安静哥哥,打扰了!”
  陈安静听到她的声音,就喜欢的不得了,马上伸出了手,拉着她进屋来:“不用客气,我不也经常到你家窜门去,客气就见外了。”
  “就是!”韩望天眉开眼笑的走进屋,扫了大厅内一眼叫道:“笑笑?笑笑……”
  “望天……你别叫的这么亲热,注意自己的行为好吗?”陈安静警告道。
  “小气!”韩望天白了邻居哥们一眼。
  “这不是小气不小气的问题,而是笑笑是我的亲妹妹,我这个得为她负责不是?!”
  “那我还是小玉哥了,你还拉她的手,有没有顾及到我的感受?”韩望天一副理直气壮:“你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歪了,歪了……”陈安静纠结道:“这都哪根哪,不同好吧!这是我家,我出于热情好客,才出此下策,你不服下次也买酒买肉请我兄妹过去,我准许你多看她两眼。”
  “切!你动手动脚都可火,为毛我就只能多看两眼?凭什么?”
  “望天,你可别和我急眼,我这不是也是为了你好!你妹妹那是温柔体贴,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可我家笑笑那暴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能让你多看两眼就不错了,要是你对她动手动脚,估计就要打120抬出去,再送你一首凉凉曲了!”
  “也是!”韩望天摸了摸额头,吓出了一声冷汗来。
  随后几人一起动手准备晚饭,开始吃起饭来,正好肚子都饿了,又有羊肉,牛肉火锅,加上这外面的寒冰天气,吃火锅正合适。
  “老静,外面下雪了,你知道不知道?”韩望天突然打开话题问。
  陈安静喝了一口老酒:“知道,我刚从外面买菜回来,哪里能不知道,大家都在议论,六月飞雪,不是什么好的兆头!”
  “是啊!这可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这个不管真假,相信只有亲眼看到的才知道。”
  “也是。”
  韩望天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对了,你报考的天武学院,现在武力值觉醒了吗?”
  陈安静沉默了一下:“嗯,算是觉醒了,不过我听人说,要考入天武学院不太容易,还有别的要求。”
  “那是当然,毕竟人家天武学院是直接为国家输送人才的,不严才不正常,当然如果成功考入,辉煌腾达不是问题。”
  “这些不重要,我只是想完全自己的心愿罢了。”
  ……
  ……
  ……
  转眼,两个多月过去了。
  时间已经到了8月底。
  明天就是9月1日了。
  天武学院的开学日程也到了。
  陈安静也接到了天武学院人事招生负责人打来的电话,叫他明天去学院参加入学考试。
  他也准备好了,反正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
  “老哥,吃早餐了!”
  陈安静睁开眼睛,就看到阳光明媚从窗外照射进来,一个少女站在床前,有些婴儿肥的脸,笑得双眼眯成了月牙儿:“笑笑,早!”
  “不早了,我早餐都做好了,快起来吃!”
  陈安静一脸懵逼,从上到下,又从下打量起老妹来:“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是我听错了,还是你搞错了,你真的已经把早餐做好了?”
  他有点不相信。
  陈梅笑并没有生气,依然眯着眼睛笑道:“老哥你忘了,今天是你去天武学院入学考试的日子,所以笑笑早起,为你准备早餐,这样才不会迟到。”
  哇……
  我好感动!
  陈安静也是没有想到,老妹今天懂事了,也是感叹,终于是长大了,等了十七年,终于等到了:“很好!”
  他起身伸手去摸老妹的头,却被她躲开了。
  “老哥不许再摸笑笑的头了!”
  “为什么?以前不是一直都摸吗?”
  “以前我是小丫头,现在是大丫头了,所以不能摸。”
  “可是在老哥眼里,你始终是小丫头,可以摸,没事的,过来让哥再摸一下?”
  “不可以的,不能摸!”陈梅笑马上退后。
  陈安静不肯罢休,追了上去。
  陈梅笑撒腿跑开……
  陈安静追出门去……
  ……
  天武学院,住处在铜一城东面一角的九角山下一平地上,此校成立于五百年前,历史有些幽久,建地面积达到九万亩,有学生10000人。
  当然,这只是天武国在铜一城的武道学院之一,而在天武国,每个城市内,都有一所这样的天武学院,当然,大小看每座城池的居民和地盘,人口多,发达的城市,学院大而环境好,人口小又贫困的城市,学院小,环境也好不到哪去。
  当然,像天武学院这样的国家级超重点武科大学,首先得到国家的重点扶持,再差,也比别的学院好。
  而铜一城的天武学院,只不过是天武国的冰山一角而已,毕竟铜一城只能算是天武国的三线城市,像那些二线,一线城市,天武学院的建地面积会更大,环境,资源也会更好。
  “主人,来电话了……”陈安静早餐吃到一半,手机响了。
  他拿起一看,原来是张大锤打来的,马上接听道:“大锤?”
  “老静,你出发了没有?”电话那头传来了张大锤的问。
  陈安静道:“没了,你呢?”
  “我在路上,正好我开着车,过来接你怎样?”
  “可以!”
  陈安静挂了电话,抓紧时间吃早餐……
  嘎嘎嘎……
  一阵刹车声响起,陈安静向前倾斜了几下道:“大锤,刹车不带你这样刹的,心脏都能吓出来。”
  张大锤满不在乎道:“我就这性子,不服你就别坐。”
  “行……当我没说!”
  陈安静打开车门,就下了车来,扫了一眼天武学院的大门,真的是很宽敞,庄严,这就是自己一直想上的武道学院,现在终于是有机会进入里面学习了,不简单啊!
  张大锤好不容易找了个停车位,才屁颠屁颠的向他这边走来:“花静,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啥?”陈安静扫了同伴一眼,都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
  “我是说我们俩,又能在一起学习了。”
  “哦,确实,我以为你报考文科,就一定会上文科了,没想到你最终选报了武科。”
  “那还不是爷爷爸爸的关系,不然我铁定上文科去。”
  “得了,这都是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