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炼魔头陀 >第293章王重阳vs宝乘法王

    贺远紧张调息的时候,次仁多杰也不好受。他的两招拳法被贺远截住了,看起来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样子,攻击缓了下来。
    贺远缓过一口气,不甘心这么简单的败回来。他低吼一声,迈步向前,右手使出了大韦陀杵的功夫。招式用的是罗汉拳中的一招---进步劈拳。这一招毫无花哨,他用出来,仿佛初学者一般滞涩笨拙。
    这一拳直直的劈出去,不顾对方的任何变化。如同要与敌人同归于尽。
    周伯通在后面喊了一声好。
    次仁多杰抬起左手轻托,像是在小心的拨弄桌面上的珍贵东西。看起来轻柔的一托,顿时止住了贺远威猛的一拳。
    贺远感觉自己的一拳打在了韧性十足的气球上。
    两个人像是说好了一样,都是一手迎敌一手防卫。
    围观的众人看到贺远的一击被挡住,他的拳法突然一变,右手五指根根直立,猛地戳向老僧手腕。
    次仁多杰手腕一缩,捏了一个狮子印,在方寸之间,重新蓄力,毫无花哨的向贺远的金刚指碰了上去。
    “嘭----”
    内力与外功的碰撞,发出了沉闷的响声。
    贺远内功比不上对手,就想依仗自己外功大成,想用金刚指戳破对手的防御,可是,如同戳中一堵气墙。
    刚才一击的反震之力,让贺远气息翻涌,几乎不能自持。他心头也是发了狠。丝毫不管对方的内力源源不断挤压过来,依旧是施展金刚指的功夫再次猛戳。
    贺远的手指破空挟势,发出嗤嗤声。贺远买了个破绽,击中对方手臂的同时,他的手臂也被老僧磕中。
    他不管手臂经脉受到的震动,手指发力,五指如钢锥再次猛扎上去。
    次仁多杰眉头皱起,对方的外功强劲,被两次击中,手臂已经剧痛无比。无奈将内力密布手臂,摧动龙象般若功,右拳直捣贺远的檀中穴。
    贺远见对手的招式威猛,又避无可避,侧身蓄势用左肘迎击,被对方的刚猛内力,逼得连退两步。
    老僧紧跟着再出一拳,还是一样的招式。
    贺远腰部发力,反踢一脚。这一招是他前面偷学来的降龙十八掌中的一招---神龙摆尾。再次施展出来果然建功。逼得原本想要进招的老僧停下了脚步还击。
    老僧一掌打在贺远的鞋底位置。贺远借机勉强翻了个跟头,想要退的远一些。落地时,内息不畅,有些站不稳,向后打了一个趔趄。
    没等他站稳,次仁多杰好像没受丝毫影响,又是一拳跟上。
    刚才那几招,贺远用出了全部力量。缠斗中的危险远远胜过之前的战斗。此时,来不及恢复体力,已经无力应对攻击。
    千钧一发之时,贺远感觉到一只手掌扶在了他的后背上。一股柔和得力量,把他向旁边移开,避过了次仁多杰的攻击。
    那人一掌挥出迎上了次仁多杰打过来的一拳。
    两人拳掌相机,内力碰撞竟然无声无息。
    次仁多杰向后退去。
    贺远看清从旁扶了自己一把的,正是王重阳。
    王重阳将次仁多杰击退之后,将随身带着的拂尘扔给周伯通,免得带在身上累赘。
    老僧被击退两步,停顿了片刻的时间,就反身扑了过来。
    王重阳袍袖舞动,手掌直击。
    次仁多杰左手连消带打,右拳还击。
    贺远调息恢复的同时,仔细的观察两位高手得比武。这两个人并无什么花哨的招式,也没有外漏的风声和威势。可是,每一次王重阳出掌相迎之时,总能逼着次仁多杰撤手招应对。次仁多杰偶尔会使出一些古怪的招式,也逼着王重阳变招还击。
    两个人缠斗之时,三五招中,往往没有一次能实打实的撞上。都是稍做试探就即刻变招。看起来像普通朋友切磋一般的比武,让周围的人看着大为奇怪。
    寄空和尚面色凝重。贺远隐隐看出了一点门道,两位高手都在试探。稍有纰漏,就会面对雷霆一击。
    很快试探结束,王重阳突然用手轻轻一引对方的手臂,另一掌拍了出去。
    次仁多吉的手掌下压,抵消王重阳的外引之力。一拳从腋下发出,挡住对手的一掌。这一次,四只手臂没有花哨的相碰。
    两人各自急退一步,然后缓缓退开。
    次仁多杰缓缓吐出浊气,对王重阳施了一礼。
    “王真人果然是高人。想来中原道门之中,以王真人为尊。”
    王重阳还礼,淡淡的说:“大师谬赞了。山外有山,贫道岂敢称尊。”
    贺远以为次仁多杰敌不过王重阳就会退去。没想到,他话锋一转。
    “道门中能比得上王专门的,不知有几?我密教中胜过贫僧的却还有两位。”他说的这里,就不再说话。
    王重阳笑而不语。忽然,从旁边的山林中传来了一阵琴声。弹琴的人,只调了几个音弦就戛然而止。
    琴声稳稳的传入的众人耳中。
    次仁多杰低头思量半晌。他对王重阳说:“既然王真人出手。贫僧这就告辞。不过,若是日后江湖相逢,那就各凭本事。”
    说吧,他就带着弟子与仆从下山而去。
    贺远正要对王重阳表示感谢,转头见到王重阳往左面的山林中看去。凝望半天,才回过头来叹了一声。对几个人说:“走吧,回去吧。”
    贺远跟着回了重阳宫。先安抚了刘家众人。然后,几个人在三清殿上坐下。
    周伯通急不可耐的问:“师兄,今天那和尚武功厉害!你有几分赢的把握。”
    王重阳摇了摇头。
    “这人的武功已经练至上乘境界。他的内功几乎无懈可击。外功与招数上即便是有破绽,能看出来的人也未必能得手。比拼内功,我或许能胜之一二。但是,密教修法与中原法门不同,想在比斗中赢过他,很难。”
    周伯通说:“可他还是很知趣的退走了。”
    王重阳说:“若只忌惮我一个人,他不会这么轻易的退走。估计是怕我们围攻他。方才----”
    王重阳说到这里,便不再说话。
    周伯通问:“刚才怎么了?”
    ------------
    感谢书友读者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