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非正常金牌制片人 >31有情有义项将军


  关羽大怒,不由分说就拔出了腰中的佩剑。
  他带着佩剑呢,项羽可没有。
  之前在乌江的时候,项羽刚刚打完一场恶战,战斗中他的佩剑已经丢失,所以除了霸王枪之外,他就再也没什么武器了。
  而且,关羽还带了一百多人呢,此时也都围拢过来,只待关羽一声令下,便要群起而攻,将项羽和刘沛双双拿下。
  情况危急,刘沛一身都是冷汗,项羽也是面露严峻之色。
  正在这时,车上的华佗又把脑袋探出来了:“你们别打了,我给病人治伤呢,需要安静,你们叮叮当当的干什么?要打去别的地方打去!”
  这句话可算救了命了。
  关羽立刻抬头去看华佗:“华佗先生,您是在给人治伤?”
  “那还能做什么?难道我在这里吃肉不成?”
  “额……您不是被这几个贼人绑来索要财物吗?”
  “谁和你说的?他们让我来看病人的,君侯且退,待我为病人治好伤势,再与君侯说话不迟!”说完,华佗就又缩回头去给虞姬治伤了。
  得!
  这下关羽尴尬了,人家是请华佗先生治伤的,自己却是不问青红皂白过来就打,还差点杀了人……嘿,这算什么事儿啊?
  回头看看那个少年,少年一缩脖,没敢说什么话,而是直接跳下马来跑到解放卡车下面,然后爬上去给华佗帮忙了。
  咋办?
  关羽脸红的优势瞬间体现出来,再怎么不好意思他也是脸色不变,手中的佩剑收了回去,喝了声:“你们退下!”
  那些刚刚围过来的士兵立刻听令,散开。
  关羽侧着身,对刘沛和项羽拱手:“既然是误会,还望二位莫怪,关某给二位致歉了!”
  “额,没,没事!”刘沛身上还有冷汗呢,被风一吹,有点凉,腿也有点软。
  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直面武将的兵锋,感觉很不好,他是真的不想再来第二次了。
  认怂!
  相比之下,项羽比他镇定多了,见关羽拱手,他也表达了出了一个和平的态度,也是拱手:“无妨!”
  然后他就不再搭理关羽,而是继续抬起头来关注着解放卡车上的动静。
  “怎么还没有结果啊,会不会伤太重?会不会……唉,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关羽见项羽不理自己,又有点尴尬,想了想,他竟是忽的下了马,亲自到一旁取回青龙刀和霸王枪,然后走到项羽马前,将霸王枪递还过来。
  “多谢!”项羽接枪在手。
  关羽张着嘴,正想继续和项羽说话呢,结果……项羽拿到霸王枪之后又不搭理他了,眼睛还是往车上看。
  关羽眉毛往上一挑,又要发怒,这人如此傲慢,莫非是瞧不起关某?
  正在这时,刘沛凑了过来:“您是关二叔吧?您别生气啊,他老婆受伤了,挺重的,他们两口子感情特好,所以他现在心里就担心他老婆了,顾不上别的,还请关二叔别太往心里去啊!”
  刘沛这是有意想要结交关羽,所以趁此机会过来套磁。
  可是有了刚才差点被砍的经历,刘沛现在也多加了一百二十分的小心,脸上笑嘻嘻说着拜年的话,一只手却一直在兜里,扣在手枪扳机上,枪口瞄着关羽的脑袋。
  关羽却是一愣,然后上上下下的打量刘沛。
  不认识,而且一身奇怪的装扮就像蘑菇成了精似的,我有这样的侄子吗?这到底是谁家的孩子啊?
  “你认识关某?可为何叫关某二叔?从何处论的?令尊是何人?”
  “这个……”
  瞧这话问的,刘沛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在后世里,关羽是个非常特殊的符号,是武圣,是忠义的化身,同时还是财神爷,又是剃头理发业,物流运输业,车船业,会计业,灯具业等多种行业共同参拜的祖师爷,信徒众多,有尊称关老爷的,有叫二爷的,也有叫二哥的,各种乱七八糟的叫法什么都有,可是现在呢,刘沛见到的是关羽本人,当面见的,而且现在这位关羽的年纪六十岁左右,刘沛也就顺嘴叫了声二叔,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关羽竟然揪着这个事儿不放了,而且问的超级详细,连爹叫啥名都问,干啥啊?查户口啊?
  好在刘沛反应快:“在我面前您是长者,又行二,所以叫您一声二叔,这是我们老家对长辈的尊称。”
  “哦!那你叫什么名字啊?”
  “刘沛!”
  刘沛说到这儿,又赶紧接了一句:“沛,是小沛的沛,不是备!”
  这事儿必须解释清楚了,万一关羽没听清,说自己占他大哥便宜咋办?
  虽然现在手里握着枪,刘沛也不想再惹关羽对自己动刀子了。
  “哦!”
  关羽没再追问刘沛的事情,实话实说,他根本就没在意刘沛如之何,此时他的注意力都在项羽的身上。
  “这员将不错啊,武艺精湛,气力出众,也不知他现在在何处谋事,若能归于我大哥麾下,岂不是又能增加一份不俗的战力么?”
  正所谓是英雄惜英雄,关羽看上项羽了,动了想要招揽的心思。
  正在这时,华佗忽然从车上探出头来:“这位将军,尊夫人没事了!”
  一听这话,项羽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喜悦非常:“请问神医,我现在能上去吗?”
  华佗点头:“可以!”
  项羽大喜,扯动缰绳,乌骓马倒退几步,然后纵身一跃,便是再次到了车斗里面。
  “好马!好骑术!”关羽赞叹一声。
  在他的赞叹声中,项羽下马了,然后就听见他带着哭腔的声音:“你感觉如何?神医,为何她还不醒来?”
  华佗道:“老夫刚刚为尊夫人用药,待药力过后她自会苏醒!”
  “神医,她真的没事了吗?”
  “没事了,老夫可以保证!”
  “太好了太好了,多谢神医,多谢神医!”
  项羽不知该如何感谢华佗,竟是猛地调转枪尖,一枪刺在自己的手臂上,赌咒道:“神医救我爱姬,对我有如救命之恩,项某今日刺臂出血为誓,日后神医之事,便是项某之事,纵然是刀砍斧剁也必有报答,若违此誓,愿受千刀万剐而死……”
  听到他的誓言,刘沛倒没觉得如何,关羽却是猛地睁开眼睛,抱拳拱手道:“项将军有情有义,果然是一条好汉,关某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