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午夜酒馆 >第87章爱情的力量
    “什么奇怪的人?”
    辛道生的话,让风正苏很好奇,于是连忙问道。
    “是一个老乞丐。”
    说到这个,辛道生也是满脸不解,“薛家家主,对那老乞丐很恭敬,不但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还什么事儿都听他的,简直跟亲爹一样。”
    “老乞丐把薛家弄垮的?”
    风正苏追问道。
    辛道生摇摇头:“我不太清楚,反正自从老乞丐来了之后,薛家家主就不打理自己的生意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薛家就垮了。”
    “老乞丐都做了什么?”
    风正苏又问。
    “不知道。”辛道生同样疑惑的说,“自从老乞丐来了之后,薛家家主就什么事都不管了,整天在老乞丐面前鞍前马后的伺候着,那怕后来薛家垮了,老乞丐还是没有走,薛家家主自己舍不得吃喝,也要给老乞丐买酒买肉的。”
    “那老乞丐现在还咋薛家?”
    风正苏连忙问。
    “在呢,当时就是因为老乞丐,薛家家主找我说,他要退休了,不干了,要将所有的产业都给我,不然就白瞎了,我以为他是随口说说的,没想到,他真的遣散了所有的工人,让所有的产业都荒废了。”
    辛道生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
    “你没问薛家家主到底怎么回事么?”风正苏追问。
    “我也想知道原因,可三番五次去找他,薛家家主都不肯再见我了,成天躲在家里不知道干嘛。”
    说着,辛道生指了指自己的头,“他这里应该出了问题,不然不会这样。”
    听他这么一说,风正苏立马和谢无鱼对视了一眼。
    肯定有问题,老乞丐又不是美娇娘,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供养起来。
    “那个,有个问题,不知道方便不方便问。”
    谢无鱼犹豫了下,开口道。
    “有什么问题先生尽管问,我知道的一定回答。”
    辛道生知道人死不能复生,可总得让女儿闭上眼睛,在高人面前,他也没打算隐瞒什么。
    “薛家家主,不会是个老玻璃吧。”
    谢无鱼表情古怪的问出了口。
    其实有很多人,为了一个人宁愿放下一切,毕竟爱情的魔力是让人无法理解的。
    比如以前就有很多皇帝,为了美人连江山都不要了。
    现在更是有不少人为了外面的狐狸不惜抛家弃子。
    可是,爱情的对象,不仅仅可以是英俊的才子和貌美的娇娘。
    薛家家主的事,像极了爱情。
    万一人家就好老乞丐那一口呢。
    除了这个,谢无鱼想不出来第二个原因了。
    风正苏也是一阵的无语。
    他还真没往这方面想。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真是一对老玻璃的话,薛家家主的事,就好像说的通了。
    听谢无鱼这么一问,辛道生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这个……”
    想了想,摇头道,“这个我真不知道。”
    以前他也从来没往那方面想过,可想想如今时代不同了,好像出现这种事也算不上稀奇。
    反正人都老了,再不追求一下真正的黄昏恋,就没机会了啊。
    老乞丐怎么了,指不定是个有故事又英俊的乞丐呢。
    先前还觉得老乞丐奇怪,这么一想,辛道生瞬间不觉得奇怪了。
    “咳咳。”
    风正苏连忙咳嗽了一下,“在没没了解事情的真相之前,最好先别下这种结论。”
    “对了,那个阿薛的尸体呢,是被薛家家主收走了么?”
    赶紧转移话题。
    “收走了,而且,已经火化了。”
    辛道生有些感慨的回道。
    “火化了?”
    风正苏一愣,“人才死了一天,就直接火化了?”
    “是啊,那阿薛死后也没闭上眼,抬回薛家以后,连家门都没进,更没办什么后事,直接送到了殡仪馆火化了。”
    辛道生有些不解的道。
    “薛家父子的关系不好吗?”
    风正苏又问。
    辛道生想了想:“以前挺好的,阿薛毕竟是薛家的独苗,可自从那个老乞丐进了薛家,薛家垮了之后,就变了,我曾听阿辛说过,薛家家主自那以后天天骂阿薛废物,累赘。”
    “好吧,看来问题还是出在老乞丐的身上。”
    风正苏点点头道。
    “还有一件事,在阿辛和阿薛没见面之前,你请过什么高人给阿辛看姻缘没有?”
    随即,又问了最重要的问题。
    “没有,虽然我也想让阿辛找个门当户对的婆家,但这种事毕竟也是靠缘分,我就没太管过。”辛道生斩钉截铁的回道。
    “嗯。”风正苏嗯了一声,“好吧,我没什么要问的了,麻烦辛老告诉我薛家在那里,我得去薛家一趟。”
    辛道生愣了下道,“那先生能让阿辛闭上眼了吗?”
    风正苏稍作思考,道:“暂时还不行,实话跟你说,阿辛和阿薛,都被人下了姻缘咒,解不了咒,就算死了,他们也会继续纠缠下去,解铃还须系铃人,得找到给他们下咒的人。”
    这辛道生对道修不算陌生,告诉他这件事也没关系。
    “姻缘咒?”
    辛道生一愣,连忙问,“那是什么?”
    “算是邪术吧,也是阿辛和阿薛一见钟情的原因。”风正苏随便解释了一句。
    辛道生浑身一震,“这么说,我女儿阿辛,其实并不是自杀的?”
    “她是自杀的不假,不过,根本原因还是跟姻缘咒有关系。”
    风正苏道。
    “哼!”辛道生当即冷哼了一声,“先生,只要能找到那个给我女儿下咒的家伙,我愿意重谢!”
    “没问题,那就麻烦辛老指路吧。”
    风正苏摆摆手道。
    “我亲自带你们去吧!”
    辛道生一摆手,直接道。
    虽然还不明白姻缘咒是什么意思,但他也能听出来风正苏话里的意思。
    姻缘咒,才是让女儿悲剧的元凶!
    说着,他就直接前面带路,去车库里开一辆大奔。
    风正苏和谢无鱼也没跟他客气,直接上了车。
    不一会儿后,车就开到了郊区一条破破烂烂的旧巷子。
    最后,来到了一破落小院门前。
    这小院就是以前农村的农家小院,而且还是最穷的人家那种。
    三间土坯屋,连窗户都是报纸糊的。
    不像现在的大部分农村人,家里勤快的,早就盖上两层小洋楼了,比城里还阔气。
    “薛家以前好歹也是跟你一样的富豪,怎么垮成这样了?”
    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薛家再垮,也不至于落魄成这样啊,风正苏忍不住的冲辛道生感慨道。
    “唉,谁知道呢,不知道那个薛老头到底咋想的,说起来,他以前的钱,就算坐吃山空三代也花不完。”
    辛道生更加感慨的道。
    “或许,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谢无鱼摸了下下巴,道。
    “你就别说风凉话了,就算薛家家主再胡搞,也不可能把家产败坏成这样。”风正苏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也是,不过难怪那个阿薛一蹶不振,摊上这种爹,谁也受不了啊。”
    谢无鱼若有所思的道。
    “行了,别说了,辛老,你在车上等会儿,我们进去看看。”
    风正苏摆摆手,交代了辛道生一句,就跟谢无鱼轻轻下了车。
    破落小院里,没有亮灯,似乎薛家的人已经睡了。
    挪开两个木栅栏当成的大门,俩人便直接走进了小院里,结果低头一看。
    发现没有水泥的土地上,居然有很多脚印。
    那些脚印,都是一个人留下来的,而且看脚印的图案,是按照八卦的方位在走的。
    “有人在修道!”
    谢无鱼也看到了地上的脚印,当即道。
    风正苏眉头一凝,没错,这些脚印,都是道修入门的时候练习的步伐。
    这薛家果然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