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配角拯救游戏 >第86章断交与托孤
  谭青的出现,很多人十分意外,丐帮群豪听得他是“恶贯满盈”段延庆的弟子,更加怒不可遏,齐声喝骂,心中却也均栗栗危惧。
  原来那日西夏赫连铁树将军、以及一品堂众高手中了自己“悲稣清风”之毒,尽数为丐帮所擒。
  不久段延庆赶到,丐帮群豪无一是他敌手。
  段延庆以奇臭解药解除一品堂众高手所中毒质,群起反戈而击,丐帮反而吃了大亏。
  群丐对段延庆又恼且惧,均觉丐帮中既没了乔峰,此后再遇上这“天下第一大恶人”,终究仍是难以抗拒。
  只见追魂杖谭青脸上肌肉扭曲,显得全身痛楚已极,双手不住乱抓胸口,从他身上发出话声道:“我……我和你无怨无仇,何……何故破我法术?”
  说话仍是细声细气,只是断断续续,上气不接下气一般,口唇却丝毫不动。
  各人见了,尽皆骇然。
  大厅上只有寥寥数人,才知他这门功夫是腹语之术,和上乘内功相结合,能迷得对方心神迷惘,失魂而死。
  但若遇上了功力比便更深的对手,施术不灵,却会反受其害。
  薛神医怒道:“你是‘恶贯满盈’段延庆的弟子?
  我这英雄之宴,请的是天下英雄好汉,你这种无耻败类,如何也混将进来?”
  忽听得远处高墙上有人说道:“什么英雄之宴,我瞧是狗熊之会!”
  他说第一个字相隔尚远,说到最后一个“会”字之时,人随声到,从高墙上飘然而落,身形奇高,行动却是快极。
  屋顶上不少人发拳出剑阻挡,都是慢了一步,被他闪身抢过。大厅上不少人认得,此人乃是“穷凶极恶”云中鹤。
  云中鹤飘落庭中,身形微晃,已奔入大厅,抓起谭青,疾向薛神医冲来。
  厅上众人都怕他伤害薛神医,登时有七八人抢上相护。
  哪知道云中鹤早已算定,使的是以进为退、声东西击之计,见众人奔上,早已闪身后退,上了高墙。
  这英雄会中好手着实不少,真实功夫胜得过云中鹤的,没有五六十人,也有三四十人,只是被他占了先机,谁都猝不及防。
  加之他轻功高极,一上了墙头,那就再也追他不上。
  群雄中不少人探手入囊,要待掏摸暗器,原在屋顶驻守之人也纷纷呼喝,过来拦阻,但眼看均已不及。
  乔峰喝道:“留下罢!”挥掌凌空拍出,掌力疾吐,便如有一道无形的兵刃,击在云中鹤背心。
  云中鹤闷哼一声,重重摔将下来,口中鲜血狂喷,有如泉涌。
  那谭青却仍是直立,只不过忽而踉跄向东,忽蹒跚向西,口中咿咿啊啊的唱起小曲来,十分滑稽。
  大厅上却谁也没笑,只觉眼前情景可怖之极,生平从所未睹。
  薛神医知道云中鹤受伤虽重,尚有可救,谭青心魂俱失,天下已无灵丹妙药能救他性命了。
  他想乔峰只轻描淡写的一声断喝,一掌虚拍,便有如斯威力,若要取自己性命,未必有谁能阻他得住。
  他沉吟之间,只见谭青直立不动,再无声息,双眼睁得大大的,竟已气绝。
  适才谭青出言侮辱丐帮,丐帮群豪尽皆十分气恼,不是找不到认领之人,气了也只是白饶,这时眼见乔峰一到,立时便将此人治死,均感痛快。
  宋长老、吴长老等直性汉子几乎便要出声喝采,只因想到乔峰是契丹大仇,这才强行忍住。
  每人心底却都不免隐隐觉得:“只要他做咱们帮主,丐帮仍是无往不利,否则的话,唉,竟似步步荆棘,丐帮再也无复昔日的威风了。”
  只见云中鹤缓缓挣扎着站起,蹒跚着出门,走几步,吐一口血。群雄见他伤重,谁也不再难为他。
  均想:“此人骂我们是‘狗熊之会’,谁也奈何他不得,反倒是乔峰出手,给大伙儿出了这口恶气。”
  乔峰说道:“两位游兄,在下今日在此遇见不少故人,此后是敌非友,心下不胜伤感,想跟你讨几碗酒喝。”
  众人听他要喝酒,都是大为惊奇。
  游驹心道:“且瞧他玩什么伎俩。”
  当即吩咐庄客取酒。聚贤庄今日开英雄之宴,酒菜自是备得极为丰足,片刻之间,庄客便取了酒壶、酒杯出来。
  乔峰道:“小杯何能尽兴?相烦取大碗装酒。”
  两名庄客取出几只大碗,一坛新开封的白酒,放在乔峰面前桌上,在一只大碗中斟满了酒。
  乔峰道:“都斟满了!”两名庄客依言将几只大碗都斟满了。
  乔峰端起一碗酒来,说道:“这里众家英雄,多有乔峰往日旧交,今日既有见疑之意,咱们干杯绝交。
  哪一位朋友要杀乔某的,先来对饮一碗,从此而后,往日交情一笔勾销。
  我杀你不是忘恩,你杀我不算负义。天下英雄,俱为证见。”
  众人一听,都是一凛,大厅上一时鸦雀无声。
  各人均想:“我如上前喝酒,势必中他暗算,他这劈空神拳击将出来,如何能够抵挡?”
  一片寂静之中,忽然走出一个全身缟素的女子,正是马大元的遗孀马夫人。
  她双手捧起酒碗,森然说道:“先夫命丧你手,我跟你还有什么故旧之情?”
  将酒碗放到唇边,喝了一口,说道:“量浅不能喝尽,生死大仇,有如此酒。”说着将碗中酒水都泼在地下。
  乔峰举目向她直视,只见她眉目清秀,相貌颇美,那晚杏子林中,火把之光闪烁不定,此刻方始看清她的容颜。
  没想到如此厉害的一个女子,竟是这么一副娇怯怯的模样。
  他默然无语的举起大碗,一饮而尽,向身旁庄客挥了挥手,命他斟满。
  马夫人退后,徐长老跟着过来,一言不发的喝了一大碗酒,乔峰跟他对饮一碗。
  传功长老过来喝后,跟着执法长老白世镜过来。
  他举起酒碗正要喝酒,乔峰道:“且慢!”
  白世镜道:“乔兄有何吩咐?”
  他对乔峰素来恭谨,此时语气竟也不异昔日,只不过不称“帮主”而已。
  乔峰叹道:“咱们是多年好兄弟,想不到以后成了冤家对头。”
  白世镜眼中泪珠滚动,说道:“乔兄身世之事,在下早有所闻,当时便杀了我头,也不能信,岂知……岂知果然如此。
  若非为了家国大仇,白世镜宁愿一死,也不敢与乔兄为敌。”
  乔峰点头道:“此节我所深知。待会化友为敌,不免恶斗一场。乔峰有一事奉托。”
  白世镜道:“但教和国家大义无涉,白某自当遵命。”
  乔峰微微一笑,指着阿朱道:“丐帮众位兄弟,若念乔某昔日也曾稍有微劳,请照护这个姑娘平安周全,乔峰在此多谢了。”
  众人一听,都知他这几句话乃是“托孤”之意,都心下默然,没有人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