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配角拯救游戏 >第43章英雄儿女


  秀芹说完,苏昭灵哭笑不得,李云龙搪塞道:“噢,哪能看不起妇女呢,苏医生就是好的榜样嘛!
  我这不是怕你不会使,没打着鬼子倒把自己打了,这样吧,下次进城给你弄块花布来,妇女就是妇女,拿枪打仗是男人的事,要枪干啥?”
  秀芹不高兴了:“团长说话不算话,尽糊弄人,还大丈夫呢!连妇女都不如。”
  李云龙挂不住脸了,他拿出楚云飞送的那支勃朗宁手枪,取出弹夹,手指拨了几下,黄澄澄的子弹一颗颗跳出弹夹。
  他哗啦一声把枪和子弹摊在桌上说:“你把子弹压好,再上膛,这支枪就归你了。”
  “说话算话?”秀芹喜形于色。
  “当然,咱向来一口唾沫一颗钉。”
  秀芹不太熟练地把子弹压入弹夹,再插好弹夹,拉动套管把子弹顶入枪膛。
  她兴高采烈地掂了掂手枪说:“院里树上那个老鸦窝真讨厌,我去把它打下来。”
  吓得李云龙和赵刚都蹦了起来连声道:“行了,行了,这支枪归你了,快关上保险,别走了火……”
  秀芹得意地说:“俺哥在120师当营长,他教过俺使枪。”
  赵刚幸灾乐祸地笑道:“本来想为难为难人家,这下赔了吧?”
  李云龙梗着脖子说:“这算啥?老子说到做到,要不然还算爷们儿吗?
  秀芹,子弹只有五发,省着点用,这种子弹可没地方补充,打完可就没了,没有子弹的枪等于废铁,到时候你再给我。”
  秀芹说:“凭什么再给你?这是我的枪。”
  赵刚揭发道:“别听他的,他还有一盒子弹呢。”
  李云龙叹了一口气:“凡事就怕出内奸呀。”
  见此情景,苏昭灵在一旁偷笑,然后带着秀芹兴高采烈地出了门。
  赵刚望着秀芹的背影说:“老李,这丫头最近有点儿不对,怎么总往你这儿跑呢?该不是看上你了吧?”
  “扯淡!”李云龙仔细看着地图,根本没往心里去。
  晚上,天降大雪,西北风呼啸着,天地混沌成一片,李云龙带着和尚从村口查完哨回来,只见有个人站在院门口,身上的雪已落了厚厚的一层。
  和尚没看清是谁,便本能地拔出驳壳枪把李云龙挡在身后喝道:“谁?”
  “是我。”秀芹走过来看见他们披着日本关东军的皮大衣,便笑道,“俺以为是鬼子进村了呢。”
  李云龙问道:“有事吗?”
  “有事,俺找团长汇报一下工作。”
  李云龙大大咧咧一挥手说:“找政委去,妇救会的事可不归我管。”
  秀芹不吱声,跟李云龙一起走进屋,一屁股坐在炕沿上。
  李云龙诧异地问:“这丫头怎么啦?枪也到手了还有啥事?”
  和尚有些不耐烦,便没轻没重地说:“秀芹妹子,有事明天再说,团长该睡觉了。”
  这句话惹恼了秀芹,她猛地站起来冲和尚喊道:“团长还没赶我走呢,你就赶上了?我又没找你来,要你多嘴?”
  李云龙笑着打圆场:“怎么能这样和地方上的同志说话?
  秀芹同志找我谈话,是公对公的事,你瞎掺和什么?
  去,到外间睡觉去,秀芹同志,别跟他一般见识,这小子是从庙里还俗出来的,不懂规矩,明天我一定批评他。”
  和尚嘟囔着:“咋跟吃了枪药似的?冲我来了,这脾气,咋找婆家?”他爬上外间的炕,用被子蒙住脑袋睡觉了。
  李云龙长这么大,除了苏昭灵,还没有单独和女人坐在一起谈过话,而苏昭灵比较特殊,因为苏昭灵有本事,再加上赵刚的缘故,所以他从来没多想过。
  这样一来,李云龙可以说对女人毫无经验,在军队这个纯男性的世界里根本没什么机会和女性打交道。
  但偶尔碰见模样标致些的女人,他心里也难免想入非非,兴致好时也和男人们说些荤笑话,有一次喝酒时还吹牛,编造了一个俗到家的爱情故事。
  说在家乡曾经有过一个相好的姑娘,还在打谷场草垛上和相好的亲过嘴儿。
  别人问:“后来呢?”
  他就不敢往下编了,因为心里没底,没经过的事要是胡编就很容易穿帮。
  他只是搪塞道:“要不是赶上黄麻暴动,老子当了红军,如今那娃也生了一满炕啦。
  咱那会儿虽说一脑袋高粱花子,可在咱那十里八村好歹也是俊后生,说媒提亲的把门槛都踢破啦。”
  别人就说:“听他吹吧,把梦里的事当成真的了,他以为自己是西门庆呢。”
  吹牛归吹牛,现在真有个姑娘坐在他眼前,李云龙可就有点儿傻了,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他给秀芹倒了一碗开水,又往炕洞里塞了把柴火,就不知该干点什么了。
  秀芹突然抽泣起来,吓了李云龙一跳,他忙不迭地问:“你咋啦?有人欺负你啦?”
  秀芹抽抽噎噎地说:“团长,你是不是看不起俺?”
  “这是哪儿的话?从来没有。”
  “那俺给你做的军鞋,咋穿在和尚的脚上去了?”
  李云龙有些摸不着头脑地问:“哪双是你做的鞋?我不知道呀。”
  “鞋底上绣着字‘抗战到底’,鞋垫上面绣着牡丹花的那双,俺特地从一捆鞋里抽出来交到你手上的。”
  秀芹用袖子擦了把眼泪,跑到外间从和尚的炕下拿来那双鞋,扔到李云龙的炕桌上。
  李云龙想起来了,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他当时没在意,把鞋子随手给了和尚,和尚当时就把旧鞋扔了,把新鞋套上黑糊糊的大脚丫子。
  八路军战士没几个人有袜子,都是光脚穿鞋,加上和尚从来不洗脚,才半天,这双鞋就变得脏乎乎、臭烘烘的了。
  李云龙一拍脑袋:“哎呀,我说秀芹,你咋不早说?真对不起。”
  秀芹道:“人家纳鞋底把手都磨破了,你可好,随手就给那臭和尚了,他那脏样儿,也配穿这么好的鞋。”
  李云龙只是一味地道歉。
  秀芹扬起脸,两眼火辣辣地盯着李云龙说:“团长,你看俺这个人咋样?”
  李云龙说:“不错,不错,工作积极,政治觉悟高。”
  “还有呢?”秀芹期待地说。
  “还有……鞋做得也好……”李云龙想不出词来了。
  “团长,你咋了?五尺高的爷们儿咋连头都不敢抬?
  俺山里妹子没文化,搞不懂这么多弯弯绕,只会直来直去,俺跟你明说吧,团长,俺喜欢你。”秀芹的脸上飞起两片红霞。
  在秀芹火辣辣的目光下,李云龙乱了阵脚,他脸红得有些发紫,呼呼地喘着粗气,结结巴巴地说:“秀芹,现在正在打仗,还不定哪天,我就……”
  二人屋里做什么,外人不知道,但苏昭灵很清楚,他自然不会破坏二人的好事,只是有些奇怪,可是个悲剧人物,任务怎么还不下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