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配角拯救游戏 >第36章困难的处境


  赵刚问起苏昭灵为什么找他们,算是最后一个试探,苏昭灵对此早有准备。
  “要说这晋西北地区,八路的队伍是不少,可是要说最有名的,那可就是属你们独立团了!
  前段时间李团长在河源县做的事情,在外面已经传开了,就连街边的小孩都知道你们,所以我就找到了你们。
  至于为什么说赵政委的名字,其实也是这个原因,李团长在小鬼子哪可是挂了名的。
  我若是满大街找他,首先他不可能有我这个同学,其次我有可能被怀疑,再有就是被小鬼子察觉,那我岂不是要倒霉。”
  苏昭灵话说到这里,二人都是明白人,也明白了他的意思,都是点了点头。
  “哈哈哈,感情老子做的事都传那么远了,都传到大同去了,不过你说的确实对,你若是满大街找我,确实容易被抓起来。”
  赵刚的抹去了心中最后一丝疑惑,脸上不由得露出笑容,就像苏昭灵说的那样,其实他也是希望苏昭灵留下的,只不过他想的要更周全一些。
  就这样,苏昭灵加入了独立团,不过他身份特殊,不属于战斗序列,所以需要特殊安排。
  赵刚先是检验了一下他的水平,发现苏昭灵很是专业,更是如获至宝,对他格外照顾,苏昭灵就这样留了下来。
  冬天的田野山峦,显得特别空旷,西北风钻进了晋西北的群山,在山峰和沟谷间尖厉地呼啸着,似乎把裸露的岩石都冻裂了。
  户外活动的人嘴上都像叼上了烟袋,呼呼地冒白烟,李云龙命令分散在各地的连队进行刺杀训练。这是没有办法的事,部队缺乏御寒的棉衣,不活动活动就会冻死人。
  有些连队只有一两件棉衣,只有哨兵上岗才能穿李云龙认为与其让部队冻得乱蹦乱跳,不如练练刺杀,既练出一身汗又提高了战斗素质。
  只穿着一件单衣的赵刚冻得病倒了,高烧到39摄氏度,苏昭灵虽然医术不凡,但奈何没有药了。
  苏昭灵是在看不下去,拿出两个小黄鱼,让魏和尚出去买药,然后看看能不能在买点棉衣。
  “咦,小苏,没想到你这私房钱倒是不少,对老赵也是舍得花钱,关系发展的很快嘛。
  不过这个时候,就算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东西了,除非去县城,但是又太危险,所以和尚你就买老赵的就行了,其他人的交给我。”
  李云龙说完,魏和尚为难的看着苏昭灵,此时苏昭灵自己在独立团呆了一段时间,其中帮了他们不少忙。
  再加上他长得漂亮,对人又很和善,最重要的是苏昭灵的医术确实了得,很多他们看起来很严重的病,苏昭灵都是药到病除。
  看到李云龙发愁,苏昭灵于心不忍,想要帮他,没想到这家伙还死要面子,于是对和尚道:“那你就听你团长的吧!”
  李云龙见此讪讪一笑,挥手让魏和尚出去,心里却是十分感动,心说自己这次高低要帮帮赵刚。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事,是如何度过眼前的难关,李云龙一发愁就爱骂街,他骂天骂地骂西北风骂小鬼子,日爹操娘地把老天爷和小鬼子的先人都骂了一遍。
  赵刚从昏迷中醒来见李云龙骂街,便抱歉地说:“老李,我这一病,担子都放在你身上了,我这身体太不争气,要不怎么说百无一用是文人呢?”
  李云龙眼一瞪:“你哪儿这么多废话?谁没个头疼脑热的时候?文人怎么没用?
  小时候我爹就告诉我,这辈子谁都可以不敬,唯有秀才不可不敬,那是文曲星,不是凡人。
  在我们村,我家不算最穷,好歹还有二亩薄地,年景好时,一家老小吃饱肚子没问题。
  我爹说,这辈子就算穷死,也要让我读书,全家人省吃俭用供我去私塾先生那儿读书,可惜只读了三年就赶上灾年,饭都吃不饱还能读得起书?
  只学了《三字经》《百家姓》,这些日子不是你教我,我李云龙脑子里还不是一盆糨糊?
  我李云龙上辈子烧了高香,碰见你这么个大知识分子,我还不该当菩萨似的供着?”
  赵刚有气无力地骂了一句:“你狗日的少给我戴高帽……”
  “你看,你看,你这大知识分子咋也学会骂人了,总不是跟我学的吧?”
  赵刚睁开眼说:“得想点儿办法啦,再这样下去咱们要被困死,棉衣还是小事,挺一挺也就过去了。
  最严重的是弹药问题,每人不到五发子弹,一场小规模战斗也打不起。”
  李云龙摸起赵刚的笔记本要撕纸卷烟,赵刚抗议道:“你少动我的本子,都快让你扯光了。”
  李云龙哼了一声:“小气鬼,一个破本子也当宝贝,老子过些日子还你个新的,还是东瀛货。”
  赵刚眼睛一亮:“我知道你又打鬼子运输队的主意呢,说吧,这仗准备怎么打?”
  “先把一营集结起来,以一营为主,再把其他营的战斗骨干补充进一营,编成加强营。
  据侦察报告,鬼子运输队的押送兵力一般为一个小队,我拿一个加强营干他一个小队,10∶1的兵力,该是没问题了,老赵,你说,这仗怎么打才好?”李云龙在卖关子。
  赵刚说:“我知道你在考我,我要是说了可就没你这个团长什么事了,我当了团长,你干得了政委吗?
  好,只当咱们团现在没有团长,我暂时代理团长组织这场伏击战。
  第一,咱们的弱点是火力差,缺弹药,论兵力,咱们和日军为10∶1,若论火力,咱们和日军恐怕连1∶20都不止。
  在这么强的火力下,别说一个加强营,就算独立团全上去也不过是一堆活靶子。
  打平型关,115师倾全师之兵力,在弹药充足、地形极为有利的情况下,向毫无防备的倭军发起突然攻击,以正规野战军对付二流的辎重部队不过是打了个平手,伤亡比例是1∶1。
  比起平型关之战,咱们没有115师当时的本钱,要是算计不好,这个本可就要赔大了……”
  李云龙一拍桌子笑道:“好你个赵刚,看来我这个团长位子坐不长了,你小子是不是早惦记上这位子啦?”
  赵刚顺着自己的思路继续说:“其实你在安排部队进行刺杀训练时我就想到了,看看你安排的那些科目,单兵对刺,一对一、一对三对刺。
  当时我就猜出来,你打算在适当的时机、适当的地形条件下打一场正规的白刃战。
  东瀛陆军擅长白刃战,单兵训练中以刺杀训练为重,他们的《步兵操典》中规定得更为机械,进行白刃战之前要退出枪膛内的子弹。
  据说,他们最反感的是八路军在白刃战中开枪射击,认为这有损于一支正规军队的荣誉。
  我猜想,你希望能用事实证明,八路军的刺杀技术和勇气丝毫不逊色于东瀛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