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其实是来养老的 >第98章炼傀儡入道院


  又是一轮新月夜,时至午夜,随缘店的后院内表面上已然寂静无声,可在那座二层小楼的地下室中此时此刻却是灯火通明,在一座三丈高的的炼器炉面前,某位大佬正在进行一场自降临这幻元世界以来最为认真的一次炼制。
  “哎,小二,别偷懒,火小了,再加大二分左右,一个半时辰之后再减弱半分,不得有误,否则我把你扔进去炼了。”
  坐在炉子旁边刚刚喘了口气的小二听到寒林的话,眼神幽怨的向面前的炉子底下又喷出了一口火焰,看着炉子底下那团三色神火愈发旺盛,他长长的叹了口气道:“老大,您怎么又用这招啊,我记得前几年大法师不是已经让您开始参悟一气化三清了吗?”
  “对啊,而且我参悟的不错,仅仅用了两年半就悟到了其中法门,现在已经能初步掌握了,就是分离仙魂的时候疼了点。”
  “既然会了,那您怎么不用啊?”
  寒林瞥了他一眼,神情专注的盯着面前的炼器炉说道:“小二啊,你觉得,就这么点事值得你老大我分出一股仙魂化作身外化身去应付吗,既然一具傀儡足矣,又何须多费手脚呢?”
  “这话说得倒也对,不过老大,有我和一号在,你又何须再多费手脚去炼一具全新的傀儡呢,直接让我们去不就好了?”
  “你当然不明白了,这具傀儡和你们不同,”寒林眯着眼淡然说,“你们拥有自己的意识,可以自己作出许多决定,而这具傀儡只有我的仙识,换句话说这具傀儡就是一个变相的身外化身,只不过不需要注入仙魂,只要仙识畅通无阻,那它便就是我,也方便日后行事。”
  “嗯,对了,这几日送到店里的拜帖是越来越多了,除了灵杰道院和东府卫、龙虎卫之外,现在就连宿州的各大顶级家族都在打您的主意,不知这次老大想要如何应对啊,要不要换个地方,销声匿迹一段时间?”
  “不必,这种事情躲是躲不掉的,只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要么就一家都不答应,要么就找出最合适的一家接受他们的邀请,以此推掉其余各家,也能省去不少麻烦。”
  “原来如此,不过瞧您这次炼制傀儡这么认真,看来是已经想好要接受邀请喽,只是不知究竟是哪方势力那么好运能得到老大您的青睐啊。”
  听到这话,寒林不由得哼了一声道:“什么好运啊,不过这也不难选,这种没意思的事情,自然找个离家最近,人头最熟的喽……”
  七月初三,宿州东府灵杰道院外众多弟子洒水清扫,平日里难得一见的数位太上长老全部到齐,而站在他们面前半个身位的那位年轻男子的脸上更是难掩激动之情,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仅仅只是抱着跟风的心态去递了一下拜帖竟然就被人家看上了。
  “我就说嘛,与其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看来这位三善道友当真是一位重情重恩之人,哎呀,也不一定,说不得是本院长个人魅力的关系呢。”
  想到此处,他不禁回忆起昨晚寒林给自己打电话时说的话:“师尊他老人家说了,自万象山回来之后他便算了一卦,觉得与你有缘,所以你的拜帖他老人家便收下了,不过只能是客座长老而已,莫要强求。”
  正想着,一位仙风鹤骨的老人打远处不紧不慢的飞了过来,此人生得七尺上下,须发皆白,手持一杆拂尘,身着白色道袍,一举一动间显得自然无比,目光极深处暗藏诸多奥秘,问其姓甚名谁往何处,道号三善今入尘。
  如此时刻本应万籁无声,然而却偏偏有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从灵杰道院门口传了出来:“快快快,三善道友来了,按之前所说,奏乐!”
  话音刚落,灵杰道院大门之内便忽然响起了一阵乐声,锣鼓丝竹唢呐笙一应俱全,那声音之美妙差点让半空中还在适应这具新傀儡的寒林一头栽下去。
  “叶傅涛,你该花钱的时候不舍得花钱,不该花钱的时候怎么就这么大方了,还敲锣打鼓吹唢呐,尼玛,这是个人该干的事儿吗?”
  好在傀儡这东西他也玩了有些年头了,虽然现在有些心绪不稳,但最终他也没有失控,而且从灵杰道院大门口那一众太上长老毫无异常的神色上看,这个仪式应该不仅仅是针对他,这些人说不得都经过一次,嗯,一定都经历过一次。
  当然了,他的猜测只对了一般,虽然这些太上长老们在加入道院之时也经过了曲乐欢迎的仪式,但像今日这般的乐队规模还是史无前例头一次,甚至于某位太上长老的地心里已经翻起了些许幽怨,为啥人家进道院敲锣打鼓的,自己进道院时就只有院长自己清唱呢?
  片刻过后,当寒林平复好了心绪稳稳落在道院门前后,叶傅涛立刻迎了上来,拱手笑道:“三善道友,久违了,自万象山一别两月未见,不知伤势恢复得可好?”
  “叶道友客气了,那点小伤何足挂齿,闭关修养了这么久早就好了,不过叶道友今日这番阵仗倒是让老夫愧不敢当啊。”
  一众太上长老闻声不由得相顾一笑,其中一位看上去比寒林表面上的年纪还有大的太上长老上前一步开口道:“哎,这话是怎么说的,三善道友现在可是家喻户晓的人族英雄,且又是元婴境的老前辈,我等自当遵守礼数,出来迎接都是本分。”
  “哎,言重了言重了,叶道友,我们...就站在这里聊吗?”
  “哎呀,瞧我这脑子,”叶傅涛伸手向门内做了个请的姿势说,“来来来,我们进道院再聊,三善道友请。”
  “承让承让,叶道友请,诸位道友请,呃,那个锣鼓声可以先停一停了吧,老夫看这些孩子也都挺累的了。”
  “哦,这个啊,也好,来来来,三善道友,虽然你是客座长老但也得选座山峰落脚啊,走,我跟你介绍一下目前道院后山空置的山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