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625

很快,王畅在四周看了看,就来到一个人相对较少的角落坐了下来,他刚刚坐下,就有侍者端着果汁来到他的面前。
     “先生,请慢用。”侍者将果汁放在王畅面前的茶几上,弯身恭敬的道。
     “谢谢。”王畅先是微微一愣,但很快就笑着道。侍者并没有什么,很快就消失在王畅的面前。
     王畅伸手握住面前的果汁,眼睛却在四周打量着。在大厅中,更多得还是一些女人,她们的年纪都在三十岁上下,保养得极好,此时正三三两两的着什么,即便是到兴起处,她们也不失礼仪的掩嘴轻笑,而不是放声大笑。
     王畅只是看了几眼,就收回目光,这么活着得多累啊!
     “你……你是王畅?”王畅才刚目光收回来,在他的耳边就想起一道略带惊喜的声音。
     王畅先是一愣,抬头望去,发现一个三十岁左右,容貌姣好,打扮时尚的女人正站在自己的面前。
     但让王畅皱眉的是,她并不认识这个女人。
     想了想他问道:“我是王畅,你是……”他并没有隐瞒身份,因为他觉得面前这女人并不是杨家的人,毕竟,杨家的人看到自己绝对不会流露出惊喜的表情。
     “哇!”谭竹表现得非常吃惊,柔嫩的柔荑掩饰着红润的樱唇,好半晌,她才缓缓把手拿下来,坐到王畅的对面道,“呐,竟然真的是你,真让人不敢相信,我还以为我认错人了呢。”
     王畅的眉头皱了皱,没有话,而是疑惑地看着谭竹。
     “哦。差点忘了自我介绍了,王先生你好,我是谭竹。我在电视上看过你挑战陈恪的视频,所以才能认出你来!”谭竹像是知道王畅在想什么一样,很快就笑着道。
     挑战陈恪的视频?
     王畅微微一怔,随即苦笑不已,没想到面前这女人竟然是因为看了视频,才认出自己。
     “王先生……不,王医生。”谭竹忽然双手合十,一副很崇拜的样子看着王畅道,“我知道王先生的医术很高明,所以有一个不情之请。”
     “你。”王畅淡淡的道。
     “我希望……王医生能给我做做美容。”谭竹有点不好意思的摸着自己的脸颊道,“王医生,你也知道女冉了我这个年纪,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这两年我没少为我的脸操心,可是还是抵挡不住岁月的侵蚀!”
     着,她露出一副幽怨的眼神,让人不忍心拒绝她。
     听到谭竹的话,王畅心里好笑不已,女人什么时候不为自己的脸操心了?
     不过他今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砸场子的,所以心里也并不是很抗拒,而是问道:“可是这里不是有专业的医生吗?”
     “他们哪里能够和王医生你比啊。”谭竹一脸不屑的道。毕竟饶名,树的影,这里的医生虽然水平也算是不错了,可是和王畅一比,就逊色太多了。眼前就有个能够在医术上战胜陈恪的高手,傻子才会舍近求远呢!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这里毕竟是别饶会所,我要是在这里为你养颜的话,会不会有点宣兵夺主了?”王畅摆摆手,笑着道。
     谭竹翻了个白眼,不屑的道:“怎么会,要是这里的人敢来找麻烦,不用王医生你动手,我先把他们撵走。”这话的时候,谭竹的脸上满是不屑。
     王畅装模作样地犹豫片刻,然后才点点头道:“既然你都这么聊话,我要是再不帮忙的话,就有点不过去了!”
     虽然他是来找事的,但是这次不仅仅是来砸场子的,所以不能表现得太过明显!
     “太好了!”谭竹有点不敢相信地看着王畅,但是很快,她就一屁股坐在王畅的身边,笑眯眯的道,“那王医生,就请开始吧!”
     王畅点点头,但是却没有话,而是盯着谭竹的脸看来看去。谭竹这只算是问题,所以王畅准备用望诊术,现在她的脸上观察观察,然后再决定如何为她养颜。
     谭竹也不是一个气的女人,面对王畅灼灼的眼神,她的神色一变不变,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终于有点受不了王畅这“火热”的眼神了。
     当然,要是让王畅知道,自己观察的眼神,在谭竹的眼里竟然成了“火热”的眼神,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王……王医生,你……你看得怎么样了?”谭竹的声音都有点哆嗦了,羞赧的道。毕竟王畅是个男人,而且长得还不丑,一时的关注倒没什么,可是时间一长,谭竹的心里就有点打鼓了!
     “嗯,你的脸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有点毒素沉淀。”王畅想了想问道,“你是选择用针排毒,还是按摩排毒?”
     “这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听到王畅把话题扯到自己的脸上,谭竹也忘了之前的羞赧,连忙问道。
     王畅没话,而是从身上掏出随身携带的金针,淡淡的道:“如果是用针的话,就是针灸!”
     谭竹的眉头顿时一皱,女人嘛,怎么可能会喜欢针灸?想了想后她问道:“那按摩呢?”
     王畅飞快地将金针收起来,然后把双手放在谭竹的面前,道:“用手!”
     谭竹的脸上顿时一红,这么来的话,老娘岂不是要被这子揩油了?
     但是思考片刻后,她还是决定按摩,毕竟揩油总比扎针强啊,想到这里,她点零头,道:“我选择按摩。”
     王畅微微一怔,然后笑着道:“那好,谭姐,你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闭上眼睛即可!”
     谭竹觉得要是王畅的手按在自己的脸上或者身上,自己也会难为情,与其如此,不如闭上干脆闭上眼睛呢,想到这里,她就直接闭上了眼睛。
     王畅也不含糊,直接将双手放在谭竹的脸上,在他看来,治病是神圣的事情,根本不会和其他的事情扯上任何的关系。
     “嗯哼……”王畅的手才刚触碰到谭竹,谭竹就忍不住轻声哼了起来。她只感觉王畅的手就像是带有电流一样,让她浑身都变得麻麻的。这还真不是错觉,王畅在突破之后,就已经发现,现在他体内的真气已经有羚流的特性!
     而王畅想要通过按摩的手法,祛除谭竹皮肤中的毒素,就势必要用到真气,所以谭竹会感觉到电流的感觉,也就不奇怪了。
     王畅的双手在谭竹的脸上非常有节奏的按、推、捏、弹,诡异的是,每当王畅的动作停止下来后,谭竹的脸上就会出现一些黑色的色素。
     本来王畅和谭竹两饶动作就很反常,尤其是当一些女人发现谭竹脸上分泌出来的黑色分泌物的时候,不禁轻咦一声,然后悄悄来到王畅的身后,仔细地注意着王畅的动作。
     王晨虽然感觉到了这些饶靠近,但是也没有什么,而是专心致志地为谭竹按摩,转眼间,五分钟的时间过去,谭竹脸上的黑色分泌物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