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584


  陈岩一本正经的说道:“当日我会被吓走,也并不是因为你王先生。”当初在西京之所以会逃跑,是因为他知道秦隆的实力在自己之上!
  如果仅仅是王畅的话,他才不会被吓跑!
  王畅的神色微微一变,不过却没有反驳陈岩的话,因为他知道以自己的实力,还没有资格让陈岩惧怕!
  想到这里,王畅从卡座上起身说道:“那好,就让我领教领教陈先生的厉害!”在西京的时候,王畅况且能够和陈岩单打独斗,而这段时间,王畅更是感觉自己的实力比以前有了进步,没理由害怕陈岩啊!
  陈穹看着王畅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傻逼,这货居然还真敢站起来!
  “慢着!”就在陈穹要说话的时候,风星彩冷冷的说道,“杨家的狗,滚远点!”
  陈穹一听这话,差点没气死过去,就连陈岩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这可是当面侮辱陈家啊,怎么能忍受得了?
  很快,陈穹循声望去,在看到风星彩的时候顿时乐了,“哈哈哈,我还以为是谁这么大的口气,原来是风家的弃子啊?不过我就纳闷了,你一个区区败犬,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这样的话?”
  “又或者是说,你仗着你的小模样,还找到了什么了不起的姘头?”陈穹的脸上露出讥讽的笑容,不屑的说道。
  当初风星彩的事情在京都闹得很大,搞得风家很没有面子,所以风星彩被逐出风家的事情,几乎是整个京都人都知道的了!
  即便陈穹是在揭风星彩的痛楚,可是风星彩的神色也没有任何的变化,她站起身,依旧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是丧家之犬不错,可是你们陈家也只是一条狗,而你,连做狗的资格都没有!”
  陈穹和陈岩的神色均微微一变,他们知道在京都有人称他们陈家和吴家都是杨家的狗,但这种话也就背地里说说罢了,绝大多数的人……不,应该是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不会当面说出来!
  毕竟,陈家的实力也不弱啊,当面说出来,那不是找事儿吗?可是眼前这个女人偏偏说出来,不仅说出来了,还是用这种不屑的口吻!
  如果风星彩还是那个没有被风家逐出家族的小公主,陈穹还真拿她没有办法,毕竟风家可是碌门最强大的几个家族之一,其家族能量远远不是陈家能够比拟的!
  可是现在的风星彩根本就不是风家的人,她有什么资格和自己这么嚣张?
  想到这里,陈穹冷笑不已,“还真是有趣,丧家之犬和一个乡下来的土包子居然走在一起。不过也难怪,你们这种蝼蚁,只有抱团取暖的本事了!不过就算是你们抱起来,在我们陈家的面前,也屁都不是!”
  说完,陈穹对陈岩说道,“杀掉王畅之后,别忘了给这个女人一点教训!”
  他没敢让陈岩杀掉风星彩。
  尽管风星彩已经被逐出风家,但是据说风星彩的大哥,对风星彩十分的宠溺,真要是出了人命,谁知道风家会不会报复。
  “是。”陈岩很快点点头说道,如果陈穹让他杀死风星彩,他也是不会动手的。幸运的是,陈穹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愚蠢!
  “呵呵,真是好大的口气!”一直没说话的孙寡妇终于起身,轻蔑地看着陈穹和陈岩说道,“你们陈家不过是个二流家族而已,居然狂妄到要教训风家的人?”
  陈家的实力虽然比孙寡妇的能量强,但也只是强一点而已,她根本没必要害怕,更重要的是,她不认为陈穹能够代表整个陈家!
  孙寡妇的能量全部集中在自己的手里,这是她和陈穹之间最不一样的!换句话说,其实陈穹都没有和孙寡妇说话的资格,因为论地位来讲,孙寡妇相当于陈家的族长那个层次上的人物!
  “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和我这么说话?”陈穹的眼睛眯了眯,冷笑着说道。在西京的时候,他就见过孙寡妇,像孙寡妇这么漂亮的女人见过一面就很难忘记,但是陈穹也仅仅觉得孙寡妇足够漂亮而已,他可不觉得孙寡妇有什么背景!
  “呵呵,你说我算什么东西?”孙寡妇笑吟吟地,竟然没有生气,反而对陈穹招招手说道,“你过来!”
  “你要干嘛?”陈穹的话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向孙寡妇走去,他并不觉得孙寡妇敢对自己做什么,此时的他只是觉得孙寡妇要向自己求情呢。
  很快,陈穹就来到孙寡妇的面前,做出一副蛮横的样子说道:“有话快说,要是求情的话,我可不觉得我一定会答应你们!”说话的时候,他还是使劲在孙寡妇的身上看了看。
  要是这个女人肯陪自己一夜的话,放过王畅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孙寡妇很快就用实际行动向陈穹证明他想的实在是太多了,就见孙寡妇依旧笑眯眯地,可是右手却是快如闪电地搧在陈穹的脸上。
  “啪”的一声响起,所有人愣住了,无论是王畅或者是风星彩,亦或者是陈岩都没有想到孙寡妇会突然动手打人!反应过来后,陈岩看着孙寡妇的眼神里多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不过陈穹可没有那么多想法,很快他就变得暴怒起来,瞪着眼睛骂道:“臭婊子,你敢打我!”
  这声音不小,咖啡厅里的其他人都被吸引了注意力!
  “呵呵,你骂我臭婊子?”孙寡妇冷冷一笑,双手非常有节奏感地在陈穹的脸上搧来搧去,一时间就听“啪啪”的声音不断响起。
  实力不弱的陈穹竟然在孙寡妇的面前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顷刻间,陈穹的脸颊就红彤彤地肿了起来!
  “你再骂一句试试看?”孙寡妇停止动作,似笑非笑地看着陈穹说道。
  王畅和风星彩等人丝毫不怀疑,陈穹再敢骂她,孙寡妇还会出手教训他。
  不过此时的陈穹已经被孙寡妇之前的一连十几个耳光给打懵了,好半晌,他才清醒过来,瞪着孙寡妇,张张嘴想要说话,但就像是被孙寡妇打怕了一样,跑到陈岩的身边。
  然后颐指气使的说道:“陈岩,你还愣着干什么,出门之前二叔说过的话,难道你都已经忘了吗?”在陈穹看来,陈岩就是自己最大的靠山。有事儿,找陈岩啊!
  陈岩的眉头皱皱,没有搭理陈穹,而是望着孙寡妇似笑非笑的说道:“没想到我看走眼了,这位女士真是深藏不露啊!”
  “咯咯咯”孙寡妇顿时笑得花枝乱颤,好笑的说道,“什么深藏不露啊,不过就是教训一个满嘴脏话的下流胚子而已。怎么?你要是看不惯的话,就动手啊。你要是不敢打我,我今天就看不起你!”。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是却给人一种孙寡妇在讥讽陈岩想要打女人一样。果然,此言一出,咖啡厅里的客人们顿时坐不住了,对陈岩和陈穹指指点点。
  “这两个男人真是不要脸,竟然想要打女人!真是愧对他们裤裆的那话了!”有人指着陈岩和陈穹骂道。虽然现在社会倡导男女平等,不过在正常里的逻辑里,女性都是弱势群体,而人又是一种擅长同情弱者的动物,所以这些人将之前孙寡妇狠抽陈穹耳光的事情忘在脑后,反而觉得是陈岩和陈穹欺负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