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569


  杨云微微一愣,随即哈哈大笑,然后不屑的说道:“我就说过,这些人都是扶不起来的阿斗,明明已经衰弱成这样了,居然还不联合起来对付我们,反而还在窝里斗。你说,我怎么可能看得起他们!”
  杨斩鹏也是笑着说道:“二哥倒是不用看得起他们,可是咱们也不能不防范啊。万一让这些人扑腾出点火候来,咱们再想要处理他们,就不好办了!”
  杨云点点头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就要在摇篮里掐死他们。这样吧,让吴家对付他们吧!”
  吴家是寿门的一个大家族,地位在杨家之下,和陈家相差不多!杨云觉得,让吴家对付那些人,已经很看得起他们了!
  杨斩鹏微微一怔,随即点头说道:“这样也好!本来我是想让陈家对付他们的。”
  “陈家?”杨云摇摇头说道,“陈家的实力目前还在吴家之下,怎么能在这时候削弱陈家,而保留吴家呢?展鹏啊,你要记住,想要保持咱们杨家高超的地位,就得让底下的人永远爬不上来!”
  杨斩鹏微微一怔,随即点头笑着说道:“还是二哥考虑的周全,既然如此的话,我就先去给吴家去个电话。”
  “去吧!”杨云摆摆手。
  很快,杨斩鹏就消失在杨云的面前。
  杨云则是将目光看向宣纸上的字,不屑一笑,“就凭那些中医也想翻起浪花来?真是痴人说梦!”
  话刚落,他的右手就在石桌上一拍,宣纸直接被震成粉末,但诡异的是,石桌上的毛笔,镇尺,砚台,甚至是砚台里的墨汁,居然没有移动分毫!
  只有真正的高手才知道,这是将力量掌控到了极致,才能做到这一点!
  杨云看都不看一眼震成粉末,随风飘扬的纸屑,转身就向别墅里走去。至于皇甫昭戈等中医,则是至始至终就没有被他放在眼里。
  螳臂挡车,蚍蜉撼大树,又有什么值得重视的?
  王畅并不知道在他出去见孙寡妇的时候,已经发生这一连串和他有关的事情。和孙寡妇的见面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值得一提的是,这次的见面,风星彩并没有出现。
  而孙寡妇则是趁着这次的见面,把风星彩的背景,隐晦地向王畅提了提。尽管王畅早就知道风家的背景可能不小,但是他实在是没有想到,风家竟然是碌门委员会的家族成员!
  换句更简单的话来说,风家是碌门最强大的几个家族中的一个。
  即便是回到家中的时候,王畅的脑海里都在反复的想着孙寡妇和自己说的一句话!
  “帮助风星彩,就是帮助你自己!”
  “你想什么呢?”就在王畅坐在沙发上思考着孙寡妇这句话的实际含义的时候,魏灵英来到他的身边坐下,不解的问道。
  “没……没什么。”王畅摇摇头。
  “怎么?还有事情需要瞒着我?”魏灵英一眼就看出王畅言不由衷,故作生气的说道。其实心里苦笑不已,自己又有多少事情是在瞒着王畅呢?
  “没……只是今天和孙寡妇见面,她和我说了一点事情而已。”王畅摇摇头说道。
  “孙寡妇和你说什么事情?”魏灵英的眉毛顿时一拧,心里有点担忧。孙寡妇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人,甚至魏灵英察觉到孙寡妇可能猜测出了一些有关自己和王畅之间的事情。所以,听到王畅的话后,她非常担心,孙寡妇是不是把她的猜测告诉了王畅。
  “关于风家的。”王畅可不知道魏灵英在想什么,笑着说道,“没想到风家居然如此强大,是碌门家族委员会的成员!”
  “风家?”魏灵英微微一愣,但也因此松了一口气,看来是自己想多了,不过嘴上却说道,“不错啊,风家确实是碌门委员会的成员之一。就算是在京都,甚至整个华夏,都是超级家族!”
  “和杨家比起来呢?”王畅连忙问道。
  “这不好说。”魏灵英摇摇头说道,“这两个家族侧重点不一样!不过孙寡妇好端端的和你说风家的事情干什么?”
  王畅很快就将之前和风星彩见面的事情说了一遍,并重点说明孙寡妇想要让自己帮助风星彩重回风家的事情。
  听完王畅的话,魏灵英的眼睛微微一亮,这是个不错的办法啊。如果王畅能够帮助风星彩的话,也算是间接得到了风家的支持,这很难,但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
  可是王畅却苦笑着说道:“孙寡妇这不是扯淡吗?我现在在京都一穷二白,有什么办法帮助风星彩啊?”
  “不!你能帮!或者说,你必须帮!”魏灵英拍着王畅的肩膀,用毋庸置疑的口气说道。
  王畅的眉头一皱,不解地看着她。
  “资源你可以放心。”魏灵英像是知道王畅在担心什么一样,解释道,“现在你已经被我和皇甫昭戈推到前面来,我和皇甫昭戈的资源就是你的资源,甚至,咱们这个小组织的资源,你都能够动用。”
  “虽然这些资源联合起来,也无法和碌门相提并论,但至少你不是一点资源都没有。”魏灵英很信任地看着王畅说道,“我相信你,能够像帮助东方飞儿那样,帮助风星彩。这对你今后,有着极大的好处!”
  王畅顿时满脸黑线。风星彩的事情怎么能和东方飞儿相提并论,自己能够帮助东方飞儿,那是东方飞儿本来就有极强的能量,虽然风星彩看起来也很有能力,但两女最大的不同是,东方飞儿是东方家族年轻一代中最有能力的一个,而风星彩未必是!
  更重要的是,东方家族是福门,而风家是碌门,福门的家族或许能够接受一个女族长,但碌门,很难!
  “相信师姐的肯定没错,我不会害你的。”魏灵英见王畅还在犹豫,忙说道,“再说,就算是失败了,咱们也没有多大的损失啊,但要是成功了……”
  “这件事情我再考虑考虑吧!”王畅没有立即答复,而是起身说道,“我有点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魏灵英没说话,目送着王畅的背影消失。
  王畅才刚走没多久,魏灵英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掏出手机一看,来电的人是皇甫昭戈。
  突兀地,魏灵英的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很快,她就接通电话,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消息?”
  “很不幸,被你言中了!”皇甫昭戈将白天魏灵英说过的话,又送给了她。
  魏灵英也懒得和他计较,追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吴家,动手了!”皇甫昭戈咬牙说道,“和你说的一样,杨家那面已经知道了咱们的动静,并且对咱们动手了!”
  “对你动手了吗?”魏灵英的心里“咯噔”一声,杨家的消息比自己想象得还要灵通,或者说,自己人里有人反应比自己想象得还要激烈。。
  “如果他们对我动手了的话,我现在就不可能和你通话了。”皇甫昭戈没好气说道,这女人是在咒自己吗?
  “那就好!”魏灵英松口气,目前的皇甫昭戈还相当于是灵魂人物,他可不能出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