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539

  谁都没有料到这样的异变,尽管魏擒和秦隆想要出手救下秦小乖,可是姬存希已经出手,并且他的攻击把两人笼罩起来,使得他们无暇出手救下秦小乖。
  “姬存希,你卑鄙!”魏擒骂骂咧咧的说道,很显然,姬存希这是在给姬傅山制造杀人的机会!
  “你骂了我半辈子卑鄙,难道我连偶尔卑鄙一次都不行?”姬存希不以为意,现在是生死之战,谁还管卑鄙与否!
  秦小乖傻眼了!
  眼看着姬傅山距离她越来越近,可是她却连跑的机会都没有!
  就在姬傅山以为能杀死秦小乖的时候,一道人影忽然在他的面前一闪而过,姬傅山不禁一愣。
  可是就在这时,又是一个人杀到他的面前。这人浑身上下都是放射状的真气,整个人活像是个移动的闪电!
  不错,此人正是王畅,而之前从姬傅山身边穿过的人正是陈岩!
  陈岩在察觉到秦隆和魏擒的之后,就意识到事情不好。他没有忘记,他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保护陈穹的安全。
  所以,当陈岩意识到事情不妙之后,他就直接舍弃了王畅,向陈穹跑来。但是王畅哪肯让陈岩就这么跑了,便追了过来,正好看到姬傅山向秦小乖出手的一幕!
  于是,王畅改变了主意,他不想再追陈岩,而是要解决掉姬傅山!
  所以,在姬傅山看到王畅的下一刻,王畅一拳挥出,空气中响起“噼里啪啦”的声音,甚至还隐隐有种烧焦了味道飘出,然后,姬傅山没有任何的悬念地被王畅一拳击中。
  接着就看到姬傅山的身体猛向后仰去,然后画面像是定格了一样,姬傅山呈现出倒退的姿势,一脚踩在地上,一脚高高抬起。
  然后下一刻,姬傅山的身子瞬间就飞出近十米远,当他落在地上的时候,还发出“轰”的一声巨响。
  “你没事儿吧?”一拳击飞姬傅山后,王畅将身体四周的真气收敛起来,望着秦小乖说道。
  虽然秦家那光明正大的无耻让他很不舒服,但是也不能看着秦小乖有危险而无动于衷!
  “我……我没事,或许,你再晚出现一秒钟,我就有事儿了。”秦小乖的心理素质不错,很快就反应过来,拍着胸脯,一脸认真的说道。
  王畅也没有想到,他只是追击陈岩而已,没想到却阴差阳错地救下了秦小乖!
  这几乎是在一瞬间发生的事情,与此同时,魏擒和秦隆战斗姬存希也有结果。就听“轰”的一声巨响响起,然后众人就看到姬存希的心口破出一个拳头形状的大洞,不仅仅如此,一个硕大的拳头印记落在他的身后的地面上,将地面砸进去将近一尺!
  很显然,这样霸道的攻击是秦隆发出的,在场的这些人当中,也只有他一个人,能够发挥出这么可怕的攻击!
  姬存希的眼睛直溜溜地瞪着,只不过看着的不是秦隆,也不是魏擒,而是姬傅山倒着的方向。
  他的嘴张了张,像是要说话,可是却一个音节都没有发出。
  最终,他轰然倒地,手中的汉剑也脱手而出,落在他脚下的地面上。汉剑很锋利,直没剑柄!
  “少爷,我们该走了!”忽然,陈岩出现在陈穹的身边,对陈穹说道。他根本没有要再打下去的意思,因为他知道,他不可能是秦隆和魏擒两人的对手!
  陈穹的脸上还满是错愕的表情,他现在还沉浸在姬存希死亡的一瞬间,可是很快,他就反应过来,连忙点头说道:“好好好,我们快走!”
  再不走,恐怕这辈子都没有机会离开这里了!
  陈岩也没说话,抓着陈穹的衣领,几个闪烁,就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他们怎么跑了?”风子七最先反应过来,冲着陈穹和陈岩离去的背影喊道。不过陈岩和陈穹却没有回答他的话。
  “怎么办?我们用不用追上去?”风子七很快将目光看向王畅等人问道。在他看来,陈穹的讨厌,丝毫不在姬傅山之下,怎么就能这么放任他们离开呢?
  秦隆摇头道:“算了,他们要走就走吧。反正现在姬家已经彻底灭亡,他们也不会再出现在西京了!”陈家的势力虽然很大,可是主要力量都在北方,在西京的影响力并不大。
  之前陈穹赖在西京,那是因为有姬傅山以及姬家在,可是现在姬家最强者姬存希已经死了,而姬傅山也重伤,生死未知,也就等于陈穹在西京的靠山已经没了,这样的一种情况下,陈穹和陈岩要是再不离开西京的话,他们可就真的是傻子了!
  另外一方面,秦隆也觉得以现在的王畅的势力,就这么把陈穹杀了,日后肯定会有麻烦。综合这些原因,秦隆才没有追上去的想法。
  王畅点点头,赞同的说道:“前辈说的对,反正姬家已经完了,他们也不会再留在西京,走就走吧!”
  “哈哈!我要去看看姬傅山,看看他现在是不是还像之前那么张狂!”忽然,魏万金大笑着说道,然后他就和魏峰向姬傅山的方向走去。
  王畅略微一犹豫,也跟在两人的身后向姬傅山走去。刚才他打出的那一拳虽然可怕,可是姬傅山是死是活他还不知道,必须得确定一下才行!毕竟,姬傅山才是发生今天这一切的源头。
  当王畅三人来到姬傅山面前的时候,姬傅山并没有死,可是他的状态也不太好,面若金纸,脸上满是鲜血,他的胸口被王畅一拳砸瘪进去,出气多,进气少。
  但就算是如此,姬傅山还依旧顽强地想要站起来,遗憾的是,每次的结果都一样,就在他要站起来的时候,就会重重地跌到地上。久而久之的,姬傅山也没有力气折腾了,就那么躺在地上,仰望着头顶的天空。
  但就算是这样的情趣,魏万金也不给他,随着一阵脚步声,姬傅山眼里的蓝天和白云消失,换来的是魏万金那张讨厌的脸!
  此时的魏万金居高临下地看着姬傅山,啧啧两声说道:“呵呵,病虎啊病虎啊,你现在成了真正的病虎了!也不对,因为你很快就会成为死虎了!”
  姬傅山想要冷笑,结果却剧烈地咳嗽起来,好半晌,他才咳嗽声才渐渐消减,冷冷的说道:“魏万金,你得意什么?不管我现在是病虎还是死虎,都不是你造成的。知道吗?以前你在我的眼里还算是个对手,但现在你在我的眼里充其量就是一只哈巴狗!”
  “不愧是姬傅山啊,都已经是要死了的人,嘴巴还这么歹毒,心肠还这么狠辣,居然想在临死前挑起我和王老弟的矛盾!”可是魏万金根本就不吃姬傅山这套,笑呵呵的说道,“我就奇怪啊,姬傅山,你真的觉得你这么低劣的挑拨手段会成功吗?”
  说话的时候,魏万金的脸上露出一副很好奇的样子。
  姬傅山差点被魏万金直接给气死,他知道魏万金这好奇的模样,是专门做给自己看的,所以他只是冷哼一声,就没有再说话。。
  与此同时,王畅来到姬傅山的身边,看着惨兮兮的姬傅山,他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同情,只是冷漠的说道:“姬傅山,你还有什么遗言要说,就趁现在吧!”
  他的意思很明显,当姬傅山说完“遗言”之后,就是他的死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