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538

  “哈哈,我们两个两头子在这里看了这么长时间的热闹也差不多了。”秦隆涣散的眸子忽然凝聚起一道精光,望向秦百添的方向。长时间的消耗后,秦百添的弱势渐渐显露出来,此时即便是秦百添和姬赢秦联手,也奈何不了姬存希了,并且被姬存希压制在下风。他们要是再不出手的话,姬存希很可能就把秦百添给杀了!
  秦隆一点都不怀疑姬存希会做出这么无耻的事情,早在姬存希现身对付秦百添的时候,秦隆就已经确认了这点!
  魏擒也点点头,面露冷漠,说道:“既然姬存希这个老家伙已经这么不要脸了,我们就不要手下留情了!”
  他这是在和秦隆通气,目的就是要杀死姬存希。
  秦隆微微一怔,叹口气道:“自作孽,不可活,送他上路吧!”他这是同意了魏擒的提议。
  魏擒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从树枝上飞身而下,顷刻间,就来到秦百添的身边,手中长剑出鞘,冷冷的喝道:“姬存希,你这个不要脸的东东西,纳命来!”
  听到这声音,姬存希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魏擒这家伙终究还是来了,不过既然他已经来了,秦隆又怎么可能会不来?
  果然,下一刻,秦隆已经面无表情地站在秦百添的身边,说道:“你很不错了!”
  秦百添知道这是秦隆在称赞自己,有些羞愧的说道:“可是我还是杀不了他。”
  “这很正常,你和他根本不是同一级别的武者!”秦隆面无表情的说道,然后看着姬存希说道,“姬存希,这次我不会放过你了!”
  上次他有杀死姬存希的机会,但是念及旧情却没有出杀手!
  可是这次他不准备再给姬存希活路了!
  姬存希的神色微微一变,但很快就恢复平静,冷冷的说道:“哈哈!秦隆,魏擒,你们要杀就杀,不用惺惺作态,况且,真的动起手来,谁生谁死还不一定呢!”
  这纯粹是白日做梦。本来姬存希就不是秦隆的对手,更何况现在的姬存希已经有了极大的消耗。单独面对秦隆,他就没有一点的胜算,更遑论是秦隆和魏擒联手?
  姬傅山和陈穹的脸色也变得紧张起来,很显然,如果姬存希死了的话,下一个就轮到他们了!
  “秦小乖,你们秦家的老爷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肯出来!再不出来的话,我们今天都要死在这里了!”姬傅山直接将目光看向秦小乖,状若疯狂的吼道!
  “我怎么知道我们家老爷子什么时候会出现。”秦小乖没好气的说道。但是心里却是一喜,在秦隆和魏擒出现的时候,她就知道,姬傅山必输无疑!因为姬傅山已经没有任何的底牌了!
  至于让自家老爷子帮助姬傅山对付王畅?秦小乖有这么傻吗?秦霸有这么傻吗?他们明知道姬傅山才是害死秦鸣的真正凶手,又怎么会帮助他?
  姬傅山的神色微微一变,他像是忽然醒悟了一样,低着头想了想,然后抬起头怨毒的说道:“秦小乖,你们秦家是不是自始至终就没有想过要杀掉王畅?”他终于意识到事情不对劲了。
  他发现这次秦小乖虽然也带着秦家的人对付王畅,可只是带来一些普通的武者而已,真正的高手,一个都没有出现。这不是要报仇的架势,反而像是来打酱油的,再加上,秦小乖总是推诿,不肯让秦霸出现,就更能说明这个问题了!
  秦小乖微微一愣,没想到姬傅山居然会在最后的关头醒悟,见姬傅山正用一种笃定的眼神看着自己,秦小乖也不再伪装,冷笑着来到风子七等人的身边,说道:“不错,我,以及我们秦家,根本就没有要对付王畅的意思。”
  姬傅山的瞳孔猛一缩,他的脸上有着浓浓地不敢相信的神色,尽管他已经猜测到,秦小乖恐怕背叛了自己,但是他不接受这样的事实,他不容许任何人背叛自己!
  当然,他更想知道这是为什么,为什么秦小乖要背叛自己,所以很快,他就怨毒的问道:“为什么?王畅可是杀了你弟弟的人,你为什么不想杀他?难道你们秦家为了苟延残喘,连仇恨都能放下?”
  陈穹虽然知道事情的经过,可是他却不知道秦小乖是怎么忽然之间就倒戈到王畅那面了,按照道理来说,现在的秦小乖不是应该和他们站在一起吗?至于姬存希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此时正有点错愕地看着姬傅山。
  “仇恨?”秦小乖冷笑不已,“我们秦家当然不会放掉仇恨,但是,仇恨的目标是谁?真的是王畅吗?姬傅山,你以为我不知道,正是因为你,秦鸣才会死!”
  姬傅山的神色猛然一变,难道秦小乖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这怎么可能?知道这件事情的只有自己和陈穹以及已经死去的叶邵龙。
  死人是不会说话的,而陈穹现在又和自己绑在一根身上,也不可能会出卖自己!既然如此的话,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让秦小乖意识到杀了秦鸣的人不是王畅,而是自己?
  “你是怎么知道的?”姬傅山也没有狡辩,而是一脸疑惑的问道。不弄清楚这个问题,恐怕他就是死了,也不会瞑目!
  “很简单,我直接找到了王畅。”秦小乖的下巴微微扬起,脸上有着非常明显的轻蔑,这种表情让姬傅山非常不舒服。
  当然,真正让姬傅山感觉到不可思议的是,王畅说没有杀掉秦鸣,秦小乖就真的相信了?想到这里,他诧异的问道:“就是因为王畅告诉你,他不是杀死秦鸣的真正凶手,你就怀疑到了我的头上?”这也太儿戏了吧?
  可是秦小乖却是非常认真地点点头说道:“不错,王畅在否认这件事情之后,我就知道你才是真正杀死秦鸣的人!”
  “为什么?”姬傅山简直快要疯了,仅仅是因为王畅的一句话,这女人竟然就真的怀疑自己。
  秦小乖怜悯地看着姬傅山,可怜这个阴谋家一直把别人当成傻子摆弄,最后他自己却成为了真正的傻子。
  “如果一定要问为什么的话,我可以告诉你这是女人的直觉。”秦小乖想了想,给出了一个理由。
  姬傅山差点吐血!
  女人的直觉?女人都是靠着直觉办事的吗?若真是如此的话,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生物?
  “如果你觉得不合理,我还可以给你一个更加合理的解释。”秦小乖像是看出姬傅山不服气,又继续说道,“那就是你和王畅比起来,我更愿意相信王畅,而不是相信你!”
  姬傅山顿时面若死灰!
  他知道这才是秦小乖怀疑自己的真正理由。
  在别人的眼里,王畅无疑比自己更显得真诚一些!
  这是自己最大的失败!
  秦小乖很欣赏姬傅山失魂落魄的表情,这让她感觉比杀掉姬傅山还更有乐趣!!
  “看来你们输的很彻底啊。”魏擒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但是通过秦小乖和姬傅山的话,也意识到姬傅山恐怕被王畅和秦小乖给合伙坑了!
  “我没有输,更不会输!”姬傅山忽然疯狂地大吼道,然后,他就直勾勾地向秦小乖冲去,做出一副势必要杀死秦小乖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