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517


  “我哪敢欺骗陈少啊,当然是真的了。”狗腿子忙点头说道。
  “哈哈哈!这可真是双喜临门啊!秦家中了你的计谋,我陈家的人也来到了西京,这次我倒是要看看,王畅还怎么继续走运!”陈穹意气风发的说道。
  姬傅山的脸上也露出了笑意,现在的他毕竟是和陈穹一个阵营的,陈穹的靠山来了,也算是无形中给自己增添了一份力量。
  想到这里,姬傅山说道:“陈少,不如我和你一起去迎迎你们陈家的人如何?”他也想看看,陈家会给陈穹安排什么样的高手!
  “没问题。”陈穹右手一挥,豪气干云的说道,他也想让姬傅山这个乡巴佬看看,自己凭什么是大家族的人,自己凭什么能够在他的面前趾高气昂!
  很快,姬傅山和陈穹等人就离开姬家,直奔机场而去。当他们来到机场的时候,已经是个半个小时之后,离得老远,陈穹和姬傅山就看到在机场的外面有个身穿藏青色长袍,静静站在原地的中年人。
  倒不是这中年人的身上散发出了什么高手的气息,而是他的打扮实在是太显眼了。
  “来的人居然是他。”陈穹在看到中年人的时候,脸上露出浓浓的喜色。这中年人名叫陈岩,即便是在京都陈家,陈岩也是个高手。虽然目前的陈岩实力还没有突破炼气化神大圆满,走向更加的境界的,但是他的实力绝对不低于姬存希。
  陈岩也很快看到了陈穹,走上前淡淡的说道:“陈少,我来了!”
  “哈哈哈!陈岩,你来的正好。”陈穹拍了拍陈岩的肩膀,激动的说道,“我给你介绍介绍,我身边的这位是姬傅山姬少,我的朋友。”
  陈岩微微一怔,看了一眼姬傅山,只是淡淡的一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姬傅山的心里虽然有些不悦,但是他也看出陈岩是个高手,所以并没有将自己的不满表现出来。
  “陈岩啊,你来的正好,陈少我在西京可是被人欺负了,你可以要帮我报仇啊!”陈穹咬牙切齿的说道,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教训教训王畅了。
  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陈岩却是皱眉说道:“抱歉,陈少,来的时候族长吩咐过,我的任务只是保护你的安全。至于你的私人恩怨,族长吩咐过我,不准多管闲事。”
  “你……”陈穹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这小子也太不给自己面子了。不过他也知道,陈岩是族长的应声虫,族长就是放个屁,都比自己管用。
  “既然如此的话,你还来西京干什么?躲在京都就是了!”陈穹有点生气,谁让陈岩让自己在姬傅山的面前丢人了呢?一甩袖子,冷冷的说道。
  “我是来保护少爷你的安全的。”陈岩面不改色,依旧淡淡的说道。
  “我还没有沦落到需要你们的保护!”陈穹没好气的骂道。
  陈岩的眉头皱皱,问道:“既如此的话,为什么族长和我说是少爷请求帮助,才让我来到西京的?”
  他在京都的时候除了修炼就是修炼,对人情世故并不是很懂,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你……”陈穹气得直哆嗦,右手指着陈岩,但是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尤其是当他看到陈岩的表情那么无辜的时候,更是气不打一出来!
  “哈哈哈!陈少,今天是个开心的日子,我们先不要说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姬傅山这时候笑着打圆场道。
  “哼!”陈穹也没说什么,转身就坐进车里。
  “陈先生,请!”姬傅山笑着对陈岩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
  陈岩倒也不含糊,紧跟着陈穹坐进车里。姬傅山也没在意,这家伙连陈穹的面子都不给,更何况是自己了!
  ……
  秦家。
  秦百添快步来到秦丰运的书房,先是敲敲门,待到里面传来秦丰运的声音后,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秦丰运此时正在书房里摆弄着棋谱,连头都没有抬一下,却像是知道进来的人是谁一样,淡淡的问道:“柏天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家又有人来西京了,而且还是个高手!”秦百添连忙说道。
  “高手?多高的高手?”秦丰运微微一愣,抬起头问道。
  “炼气化神,大圆满!”秦百添一字一句的说道,如果不是这次来的人实力太强,他也不会火急火燎的来找秦丰运了。
  “炼气化神大圆满。”连秦丰运的神色都是微微一变。
  “不仅仅如此,那面的秦家也正式向王畅发出了警告。”秦百添苦笑道,这王畅还真是个惹祸精啊!
  “警告?警告什么?”秦丰运对秦鸣的死还一无所知。
  “那面秦家的秦鸣死了,他们怀疑是王畅杀死的秦鸣,所以准备报复。”秦百添言简意赅的说道。
  “呵呵,这王畅还挺能惹麻烦的嘛。”秦丰运微微一愣,然后笑眯眯的说道。
  秦百添:“……”
  他满脸黑线地看着秦丰运,真不知道这老头到现在怎么还能笑的出来。
  “族长,那面的秦家和姬家联合起来,本来就是不小的力量,再加上一个炼气化神大圆满的高手,这……王畅恐怕危险了。”秦百添不无担忧的说道。
  秦丰运认同地点点头说道:“你说的不错,这次王畅确实有危险了。”
  但让秦百添疑惑的是,秦丰运竟然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他有点摸不着头脑的说道:“族长,难道我们就这么看着?”
  按照这老头的脾气应该是立刻安排自己去保护王畅才对,怎么现在雷打不动的。
  “暂时还是静观其变吧!”秦丰运把棋谱放下,叹口气说道,“虽然我们不会让他们真正伤害到王畅,但是也不能总是给予他帮助。要知道,不经历风雨,是见不到彩虹的。”
  秦百添这才明白秦丰运的意思,原来是想砥砺砥砺王畅。
  想到这里,他不禁松口气,他就怕秦家不再管王畅。
  不过现在他放心了。
  秦丰运注意到秦百添的反常,皱眉道:“柏天,你好像很关心王畅?”
  “不瞒您说,我们已经结为异性兄弟了。”秦百添笑着说道。
  秦丰运微微一愣,然后苦笑道:“我还以为你们年轻人现在不实行这个了呢。不错,不错,异性兄弟不错!”
  与此同时,王畅也接到了魏万金的电话。
  “王老弟,我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魏万金没有拐弯抹角,直截了当的说道。。
  坏消息?王畅皱皱眉头,随即问道,“是不是秦家的事情?”他以为魏万金指的是秦家向自己宣战的事情。
  “不是这件事,是陈家。”魏万金说道,“就在不久之前,一个陈家高手来到了西京!是真正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