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514

  他掏出电话一看,来电的人正是沈扬威。
  “王先生,我和天胜的目标已经全部解决。”电话刚接通,就传出沈扬威爽朗的笑声,“现在我和天胜正在向你的方向而去。”
  王畅先是一愣,然后笑着说道:“哈哈哈,我这里的情况也已经解决完毕,本来我还担心你和天胜会不会出事儿呢。没想到你们的速度比我还快!”
  沈扬威笑着说道:“哈哈,我们对付的都是一些小杂鱼,进展要是再比你慢的话,也太丢人了!”
  “行了,咱们回武馆碰头吧!”王畅笑了笑说道,然后就将电话挂断。
  “沈扬威和方天胜的人也已经大获全胜,现在咱们回武馆!”王畅看着武馆的学员们,大声的说道。
  他看的出来,这些学员早就疲惫不堪了,不过就算如此,之前还有学员坚持援助沈扬威,才让王畅觉得难能可贵!
  “哦,太好了!”学员们顿时欢呼起来,连忙的战斗,他们此时不仅仅身体疲惫,就连精神也非常疲惫。
  现在的他们最想做的,就是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很快,王畅就带着武馆的学员们向扬威武馆的方向而去。尽管,西京最大的两个帮派已经被王畅拔掉,可是一路上,王畅见到的人和往日没有任何变化,他们根本不知道,就在不久之前,两个在西京横行无忌的社团,已经被王畅等人除名了!
  次日,地煞和四兽帮被人铲平的消息,终于在西京市传播开来。媒体给出的回答是社团之间的利益争斗,不过稍微有点层次的人都知道,事实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能接触到这一层次的人都知道,灭掉地煞和四兽帮的不是别人,正是中医医院的院长,王畅!当然,他们也知道,王畅这么做,只是为了打击姬傅山而已。所以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所有人都在等待姬傅山的反应。
  可是让人觉得怪异的是,姬傅山就像是不知道有这样一件事情一样,一上午的时间过去了,仍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其中有些好事者觉得姬傅山这是已经怕了王畅,纷纷感叹,强龙不压地头蛇也只是句空话而已,王畅这条外来的强龙,不就把姬傅山这条地头蛇压的死死的吗?
  不过对于准备参加中医医院比赛的医生们来说,四兽帮和地煞被除掉,对他们而言绝对是一件好事。之前这些医生中有绝大多数的人被两个帮派威胁过,甚至他们都已经做好不参加比赛的准备。
  可是谁能想到,地煞和四兽帮竟然在比赛开始之前,被人给灭掉了!
  好啊,老天长眼,这绝对是老天爷看不惯地煞和四兽帮作威作福,才降下了惩罚。
  就在外界议论纷纷的时候,叶邵龙正在面对着秦家老爷子秦霸!
  昨天他听从姬傅山的指示,把秦明的尸体送回秦家之后,就曾向秦霸表明,杀死秦明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王畅。
  可是秦霸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他并没有听信叶邵龙的一面之词,反而把叶邵龙留在秦家过夜,准备先核实一下消息,再和叶邵龙谈对付王畅的问题。
  “秦老爷子,不知道您的消息核实的如何了。”叶邵龙笑呵呵的问道。
  秦霸是个看起来只有五十多岁的老头,头发已经花白,眸子浑浊,但是往那一坐,却偏偏有种不容让人忽视的气度!
  “啪”的一声,秦霸猛一拍茶几,怒气冲冲的说道:“好一个王畅,好一个东方家族。真以为我们秦家好欺负了这是!”
  他已经通过渠道打探到,昨天晚上王畅带人对四兽帮和地煞动手,而他也知道,秦明和地煞的关系匪浅,且和王畅还有矛盾,王畅绝对有理由杀掉秦明。
  于是,他就真的相信了叶邵龙的话,以为是王畅杀死了秦明。
  叶邵龙的眼睛微微一眯,但却笑着说道:“秦老爷子,我知道你的心里很生气,不过我劝你还是忍忍吧!”
  “你说什么?”秦霸的眼珠子一瞪,秦家的人被外人杀死,自己再忍的话,岂不是缩头乌龟了!
  “唉。”叶邵龙装模作样地叹口气说道,“老爷子,你也知道,对秦明下手的人不是别人,是王畅啊。这个王畅现在在西京如日中天,连姬家的姬傅山都得对他避让三分。您老又何必和他过不去呢!”
  这话表面上听起来像是劝秦霸不要冲动,可实际上,叶邵龙是想挑起秦霸的怒火。
  果不其然,听到这话秦霸变得更加愤怒,吼道:“王畅又如何?他还真以为有了东方家族站在他的身后,他就可以无法无天,把我们秦家当成软柿子了!我就不信这个邪了!”
  叶邵龙心里暗喜,嘴上却说道:“秦老爷子,我知道你很生气,但是生气归生气,如果真的要对付王畅的话,咱们必须得制定一个计划才行!”
  秦霸气呼呼的喘了两口粗气,但是声音逐渐平静下来,问道:“什么计划?”他虽然近些年不怎么过问家族里的事情,但是也知道现在的王畅在西京如日中天。自己就是真的想要对付王畅,也得抓准机会才行!
  不然的话,因为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再把秦家搭进去,那可不是一个明智的做法。所以,他也不介意听听叶邵龙的高见。
  “秦老爷子,实不相瞒,我们姬少和王畅之间也有着深仇大恨,而最近王畅的医院又准备弄个什么比赛,所以我们决定在比赛的时候,对王畅动手!”叶邵龙装出一副坦诚的样子说道。
  秦霸没说话,眯着眼睛思考着。他也听说过王畅追杀姬傅山的事情,而他对姬傅山的性格也算有些了解,知道以姬傅山那睚眦必报的性格,吃了这么大的亏,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所以,叶邵龙的话多半是真实的。
  “你们具体打算怎么做?”想到这里,秦霸问道。
  “呵呵,具体的计划还在筹划当中,不过秦老爷子你放心。只要我们的计划制定出来,一定会通知你的。”叶邵龙笑着说道。
  秦霸点点头说道:“那也好!”
  他也想趁着这段时间,好好的冷静冷静,想想对付王畅,到底是值得,还是不值得!
  “那好,老爷子。昨天晚上已经在这里叨扰一晚上了,而且我还得回去和姬少交差,就不叨扰了。”叶邵龙起身笑着说道。
  “我送你。”话虽然这么说,可是秦霸却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不用不用,我自己走就行。”叶邵龙连连摆手,然后也不管秦霸反应如何,便转身向外走去。
  “出来吧!”叶邵龙刚走没多久,秦霸就没好气的说道。
  “嘻嘻,被你发现了。”秦小乖从客厅的屏风后走了出来,吐了吐舌头说道。
  “笑,你还笑!”秦霸没好气的说道,“你弟弟尸骨未寒,这时候你怎么能够笑的出来。”。
  “好好好,那我不笑了!”秦小乖径直来到沙发处,坐在秦霸的对面,一板脸说道。
  秦霸翻了个白眼,真拿这丫头没办法,问道:“这件事情你怎么看?”虽然秦小乖是一介女流,不过秦霸知道,秦小乖在秦家年轻一辈中是非常优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