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492

  秦家的人面面相觑,不过却没有说什么。他们都知道王畅把陈穹打进医院的事情,这陈家的人忽然来此,肯定是来给陈穹撑腰的。
  只不过,他们不知道秦丰运打算在这件事情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不过他们也不着急,既然秦丰运把他们召集而来,还开门见山的提到这件事情,接下来,就肯定会将他的想法告诉众人。
  果不其然,秦丰运见没人说话,又缓缓说道:“还有另外一个消息,就在刚刚,王畅和赢秦追杀姬傅山,现在已经追到了姬家!”
  哗!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
  “姬家?”一个老者震惊的说道,“赢秦那孩子难道是疯了吗?他的人王体只是刚刚开启而已,怎么能去姬家呢!”
  “这姬家自从当年分裂出去后,就一直非常有野心。据悉,姬家的那个老东西,已经达到了炼气化神大圆满的境界,甚至已经迈出了一步!要是赢秦真的把姬傅山怎么样了,恐怕那个老东西也不会放过赢秦。”有人摇头叹息道。
  唉,年轻人就是孟浪啊,这么要紧的事情,为什么就不和家族里的人商量商量呢?
  秦丰运没说话,心里却庆幸不已,幸亏自己让姬赢秦回到王畅的身边后,就一直让人暗地里跟踪姬赢秦,不然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自己恐怕都不会知道。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怕姬家的那个老不死对姬赢秦下杀手!以他对那个老东西的了解,这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秦百添皱眉道:“族长的意思是?”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将目光看向秦丰运。
  “我的意思很简单,赢秦是我们秦家的人,绝对不能赢秦的安全受到威胁。”秦丰运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再说王畅也算是我们秦家的恩人,我们秦家不能眼看着恩人的生命受到威胁,而无动于衷吧?”
  秦家众人纷纷点头。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几乎是刻进秦家骨子里的传统。
  在报恩的时候,他们不会去比较偿还和给予的哪多哪少,也不会去分析利弊得失。简单来说,秦家人的脑筋很简单,很容易吃亏,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让秦家人欠下人情的。
  这么多年来,也就只有寥寥几个人,能够让秦家欠下人情而已。
  “族长,我愿意前往。”秦百添很快起身说道。他的脸色有点焦急,他怕去的晚了,王畅和姬赢秦就被姬家的老不死的给杀了!
  “我不同意。”很快,一个老者起身说道,“柏天,你的实力在年轻一辈里算是不错,但是面对姬家那个老不死的,还是嫩了点,这件事情还是让我去办吧。”
  他叫秦隆,秦家老一辈的武者,实力深不可测。
  “我也是这么觉得,还是秦隆去给有保障点。”一个老者点头认同的说道。
  姬家老不死的那是和他们一个时代的人,秦百添的实力虽然不错,但对上那个老不死的,还是太勉强了点。
  秦丰运则是低头想了想,然后说道:“这样吧,秦隆,你带着柏天一起前往。姬家的那老不死的要是没什么动静还好;要是他真的耐不住寂寞的话,你也好让柏天他们开开眼界!”
  秦百添顿时面露喜色。
  秦隆点点头说道:“这样,也好!”说完,就直接起身,向外走去。
  “族长,我们去去就回。”秦百添先是对秦丰运说了一句,然后就跟在秦隆的后面走出秦家。
  “这西京要不平静咯。”一个老者忽然惆怅道,“姬家的老不死的要是跳出来,我想魏家那个老东西也不甘蛰伏的,到时候,恐怕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啊!”
  “近些年姬家也够风光的了,就算从此没落,也没什么遗憾了!”有人讽刺道。
  “哎。不管怎么好,当年姬家也是咱们秦家的一部分,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姬家一步步走向死亡的边缘,心里还真有点不是滋味。”
  此言一出,包括秦丰运在内的所有人都沉默下来。尽管三家分裂已久,但至少曾经是一个家族的人,一想到今后的姬家可能成为西京的末流家族,乃至于彻底消失,他们也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与此同时,魏家也在进行着类似的对话。魏家的后宅,魏万金恭恭敬敬地站在一个老者的面前。
  老者的身上穿着黑色的袍子,头发斑白,就连眉毛和胡子都已经留得老长,活像是古装剧里的绝世高手。
  在外人面前狂妄无比的魏万金,在老者的面前却是非常的安静,甚至,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魏万金此时的呼吸都非常的有规律。
  魏万金从魏峰的嘴里得知王畅和姬赢秦追杀姬傅山至姬家的事情后,就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面前的老者,然而,将近一刻钟的时间过去了,老者都一动不动、一言不发,要不是他的眼睛还睁着,还有微弱的呼吸,恐怕会以为他已经死了呢。
  这老者正是魏家的家主,魏擒,只是这么多年来,魏擒已经不再过问家族里的事情,潜心修炼,外界传闻他的实力和姬家老不死的一样,都已经是炼气化神大圆满的超级高手!
  好半晌,魏擒终于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很普通,既没有霸气也没有雌性,“这是上天要亡姬家啊!”
  魏万金面露疑惑,不解地看着魏擒,但是却没敢发问。他知道如果魏擒想要告诉自己的话,一定会主动说的;如果他不想告诉自己,自己问了也是白搭,反而会在魏擒的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
  果然,魏擒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时间不长,魏擒缓缓站起身,不知道他是不是坐得太久了,刚起身身上就传来一阵炒豆子的骨头摩擦的声音!
  “走!”起身后,魏擒二话没说,指了指门的方向,就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
  魏万金先是一怔,随即狂喜,魏擒终于肯出山了!
  ……
  姬家!
  王畅和姬傅山的大战已经进入到白热化阶段。无论是王畅还是姬傅山或者是陈穹,都受了不轻的伤。但是让姬傅山和陈穹觉得受不了的是,即便这么长的时间过去;即便是两对一,可是王畅却丝毫没有要落入下风的意思,反而越战越勇!
  无论是姬傅山还是陈穹,都自诩是年轻一代的强者,可是此时两人联手都对付不了一个王畅,这对他们的打击是不言而喻的。
  而且让他们皱眉的是叶邵龙带领着姬家众人对付姬赢秦的情况也不容乐观,此时姬赢秦的周围满是倒地的姬家众人,还能在他面前保持站立的人,只有叶邵龙和两位姬家的年轻武者。。
  可以预见的是,再过一段时间,叶邵龙和姬家的两个武者,也必然会被姬赢秦打倒!到时候,王畅和姬赢秦联手,姬傅山两人没有任何获胜的可能!
  想到这里,姬傅山的脸色就变得更加阴沉,要是今天不能让王畅留在这里的话,这件事情传出去,对自己的威信绝对是一个致命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