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476

    死者的母亲听着众人的话,脸上也有点犹豫,她这么在医院里胡闹,可不是为了讹钱;或者说是为一个大新闻,只是她不想接受女儿的死罢了!
    本来她是想让王畅试试的,可是听到这些人的话,她又觉得有点不靠谱,不敢相信王畅了!
    王畅从妇人脸上的犹豫看出她内心的想法,笑着说道:“阿姨,你怎么称呼。”
    “我姓蒋,蒋茱莉。”妇人下意识的回答道。
    “好的,蒋阿姨,这么说吧。目前你的女儿已经死了,你为什么不能让我试试呢?”王畅颇有耐心的说道,“目前的情况对您来说,已经是最坏的结果了吧?我不敢保证我能救活您的女儿,但是,万一呢?”
    蒋茱莉面露犹豫,王畅说的确实没错,现在自己的女儿已经死了,就算是王畅再是庸医,也不会有比这更惨的后果了。
    想到这里,她看向一旁的男人,道:“你说呢?”
    “我……我相信王院长。”男人略微一犹豫,就露出坚定的神色说道。或许王畅不记得,但是他却记得清清楚楚,曾经的他就在王畅的诊所外面排过队,对王畅那神乎其神的医术,他是记忆犹新的。
    “我劝你们不要这么做!”就在这时,三番两次说话的记者忽然来到两人的身边,鄙夷地看着王畅说道,“你们要是让他去看你们的亲人,万一他毁掉了有力的证据怎么办?别看现在我们这么多人在场,但是法律是严肃的,如果证据被他毁掉的话,就算我们都能给你作证,也很难给他们医院的医生应有的惩罚。还有,你们可别忘了,这所医院幕后的大老板,可是东方家!”
    这话的潜藏意思就是,中医医院可是有背景的,而且这背景绝对不小,就算是说在西京通天了也不为过。而中医医院有这么大的背景,你能斗得过?斗不过,你就得吃哑巴亏!
    本来蒋茱莉都要同意了,但是听到这话,表情又变得戒备起来。
    王畅的眉头皱了皱,这家伙三番两次说自己坏话,他不是没有听到。只不过在他看来,现在最紧要的问题是看看“死者”还有没有救,所以才没把他的冷嘲热讽放在心上,但是现在,王畅觉得自己不能再忍了!
    “死者”家属都要同意了,这混蛋玩意儿非得上前来搅局,要是“死者”本来有救,经过他这么一搅和,估计也没救了!人命倒是不会算在他的身上,可是会算在自己的身上,会算在中医医院的头上!
    所以王畅决定,自己绝不能再沉默了。
    想到这里,他望着记者,淡淡的问道:“你是?”
    “我是西京晚报的记者,涂思念!”涂思念戏谑的说道,“我知道,王院长你此刻肯定非常讨厌我。但既然我是记者,我就不怕得罪人,更不怕得罪有权势的人!你们医院做了错事,就应该负责,而不是推脱。”
    “我哪里推脱了呢?”王畅心平气和的问道。
    涂思念:“你……”
    他不禁一愣,目前为止王畅好像还真没有推脱。他奶奶的,说错话了,以往别的企业家出了事情之后最先干的事情就是推脱责任,他也不止一次在关键的时刻捅人刀子,所以这些话还真说习惯了。
    不过作为一个记者,涂思念的脑袋还是非常灵光的,很快就说道:“你虽然没有推脱责任,但是之前你们医院的医生把我们挡在外面,这是你授意的吧?”
    “如果是我授意的,我为什么要来医院?直接消失不是更好?”王畅问道。
    涂思念:“……”
    他顿时满脸黑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就在这时,王畅将他推到一旁,冷冷的说道:“我没想过要逃避责任,如果真的那么想,我今天就不会出现在这里,好了,我现在要看看病人,还请你不要打扰我。”
    说完,他也不管众人反应如何,直接走进病房。
    “这……”涂思念气得脸色惨白,随即恶狠狠的说道,“哼!我倒是要看看,死者不能复活,你能怎么办!”
    “他还真把自己当神医了,死人难道还能救火?简直是笑话!”其余人也纷纷冷嘲热讽道。
    “看他刚才说的义正言辞,一会儿无力回天,他还能说些什么!”没有人相信王畅能够救活一个死人。
    虽然这样的例子不是没有,但是几率实在是太小了,怎么可能偏偏被王畅给碰上?
    蒋茱莉的心情无疑是非常复杂的:一方面,她想让王畅救活自己的女儿;另一方面,她又想让王畅和中医医院承担责任。
    但是不管她怎么想,王畅都已经进入病房了。
    病房里,两个护士正在死者的病床前,看到王畅进来的时候,她们先是微微一愣,随即就恭敬的说道:“王院长。”
    王畅点点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死者,问道:“死者被宣布已经多久了?”
    两个护士先是一愣,然后其中一个护士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说道:“不到半个小时。”
    王畅没再说话,很快就来到死者前,伸出手将右手切在死者的手腕上。很快,王畅的眉头就皱起来,根据脉象上来看,死者已经没有生命迹象。
    不过别人没有办法救活死人,但不代表王畅也没办法。
    实际上,就在不久之前自己也没有办法,但自从王畅可以进入别人精神世界,看到三魂七魄之后,便有办法了。
    中医调阴阳,魂魄也是阴阳,在以往,病人死了,就是魂魄散了,阴阳再也不能调和了。但如今,王畅却是有本事一搏,就活那种身体没有太大损伤,但又刚死不久的人。
    这也是他执意来看一个死人的原因。
    两个护士看了看王畅,随即小声窃窃私语。
    “难道王院长还想救活这个孕妇?”
    “看样子是的。”
    “天呐,这怎么可能?人都已经死了啊。”护士面露惊状。
    “哎,行了,别说了,看看王院长怎么说吧。”另外一个护士见王畅正往这边看,忙对护士打了个眼色说道。
    “从常规上来看,这确实不太可能,但不试试的话,怎么能知道一定不行呢?”王畅望着两个护士,轻笑着说道。
    两个护士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就在这时,王畅从身上掏出金针,刺在患者的头顶,继而,他的意识就进入到患者的精神世界。
    这不是王畅第一次进入精神世界,但这次进入精神世界时的情形,和以往完全不同。
    毕竟,这次的患者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可是精神世界中的王畅却是露出笑意,原因无他,因为他发现患者的三魂七魄并没有完全消失,尽管此时三魂七魄只剩下一小团,但还是存在着的。
    他不敢浪费时间,直接控制着金针,向其中一道魂魄刺去。因为这魂魄此时太过脆弱,王畅根本不敢用尽全力。
    聚集魂魄的难度和王畅想象的一样,甚至远远比为东方飞儿凝魂聚魄更为艰难,但欣喜的是,患者的魂魄在逐渐的壮大。
    不知道多长时间过去,王畅倏然从死者的精神世界中退出来,他的身子猛地摇晃,差点跪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