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417


很快,他不解的问道:“还请姬少明示。不用威胁的手段,我们还怎么把他们拉拢过来?”
姬傅山翻了个白眼,这家伙是个蠢材还真没有错。
很快他就道:“商人追逐的是什么?当然是利益啊!你要是能够给他们足够多的利益,难道还怕他们不站在我们这面?”
东方运面露为难,现在的自己什么都没有,怎么给他们利益?
东方玉的眼睛倒是一亮,笑着道:“姬少的意思是,给这些福门家族开空头支票?”
姬傅山面露赞赏,道:“还是你聪明,不错,就是空头支票。我们现在需要的只是他们的支持,为了他们的支持,我们可以把利益许的大一点。等到我们能做主东方家族了,还不是我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东方运一怔,直到这时候他才明白姬傅山是怎么想的。
想到这里,他瞪了一眼东方玉,这个蔫老三,最近真是越来越能出风头了呢!
“东方运,你现在明白我的意思了吧?”姬傅山看了一眼东方运,有点不耐烦的道。培养一个废物确实很省心,但真正做起事情来的时候,姬傅山还是更喜欢和聪明人合作。
想到这里,他看了一眼东方玉,要是这家伙没这么聪明的话,自己还真想扶持他呢。
“我明白了。”东方糟头道,不就是忽悠吗,这玩意自己的擅长啊!
“嗯。”姬傅山点点头,又看向秦鸣道,“秦鸣,你最近也别闲着。在这段时间内,你就和你的狗腿子们好好骚扰王畅,不要给他喘息的机会!”
“是。”秦鸣点点头,眼里闪过怨毒的神色。自从邪医治好他的身体,他的实力已经重新恢复到炼气化神一重,甚至隐隐有了要突破的预兆。
他就不信,以自己的实力,再加上叶邵龙以及家族里的高手们,会对付不了王畅!
想到这里,他问道:“姬少,如果有机会除掉王畅的话,我们下不下杀手?”
姬傅山看了他一眼,笑着道:“这是当然。秦鸣啊,我虽然过要帮你对付王畅,但要是你有能力杀死他的话,我会更乐于看见。”
“谢谢姬少!”秦鸣站起身,激动的道。完,他转身就要离开,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对付王畅了。
“慢着。”但就在这时,东方运忽然站起身道。
听到这话,在场的人都不解地看着他,不知道他想要点什么。
“姬少,有件事情我忘了汇报了。王畅的手里有一块人情牌。如果真的要杀他的话,最好还是在他死之前,把人情牌弄到手!”到这里,东方悦意地看了一眼东方玉。
虽然东方玉和姬傅山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他已经敏感的发现,姬傅山欣赏东方玉要胜过欣赏自己。
这样的情况,让他的心里产生一种危机,不由自主的就想要把东方玉比下去。而现在的他一无所有,唯一能够拿得出手的,就是这个消息了。
果然,就算是姬傅山听到这话,眼睛也不禁一亮,人情牌啊,这可是好东西啊!如果自己能掌握人情牌,就算是将来得罪了某个大家族,也能仗着人情牌顶过去!
想到这里,姬傅山望着秦鸣道:“秦鸣,东方阅话你也听见了。我不反对你杀死王畅,但是在杀死他之前,一定要先把人情牌弄到手!”
“是。”秦鸣也不是乡巴佬,自然知道人情牌意味着什么,点点头后,就转身离去。
“东方运,你给我送来了一个好消息,不错不错。”等到秦鸣离开后,姬傅山起身拍了拍东方阅肩膀,一副欣赏的样子道。
“给姬少办事,是我应该做的。”东方运装出受宠若惊的样子道。
“哈哈哈!”姬傅山得意的大笑几声,然后表情忽然一变,严肃的道,“时间不等人,东方运,东方玉,你们还是尽快去拉拢福门的其他家族吧!”
事关东方运和东方玉能不能当上东方家族的族长,他们当然没有任何异议,很快,他们就相继走出姬家。
“真是蠢材!”等到他们离开之后,姬傅山不屑的冷笑一声。
“但是蠢材如果能利用得好的话,也是一把锋利的匕首。”不知何时,邪医出现在姬傅山的身后,用他那怪异的嗓音道。
“恩,邪医前辈的没错。这些废物,还是有点用处的。”姬傅山点零头,起身对邪医道,“邪医前辈,我们开始治疗吧!”
“好的。姬少,请这边请!”邪医点点头,右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然后两人陆续向楼上走去。
……
“二哥,你真是愚蠢啊!”东方运和东方玉刚走出几家,东方玉就忍不住瞪着东方运道。
“你什么?”东方阅神色顿时一变,瞪着东方玉道。这个混蛋最近真是越来越无法无了,居然敢自己愚蠢。
“你以为你告诉姬傅山王畅手里有人情牌,姬傅山就会重用你吗?”东方玉看了一眼东方运,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摇摇头。
真不知道这废物这么多年是怎么活过来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东方运冷笑着道,“东方玉,你该不会是害怕姬少信任我,导致你无法竞争过我吧?实话告诉你好了,东方家族族长的位置是我,也只能是我,你要是识相的话,现在就归顺我。不然的话,你会死的很难看!”
东方玉差点都笑了,就你这德性也想做家族的族长?
嘴上却道:“二哥,你有没有想过,等到某一,你没有利用价值后,姬傅山会则呢么对你?”
“怎么对我?”东方阅心里一惊,表面上不动声色的道,“我和姬少是朋友,他是绝对不会害我的。”
“是吗?”东方玉冷笑着道,“不是我不看好你,一旦你对姬傅山来,没有了利用的价值,你会死的比谁都惨。更重要的是,王畅手里有人情牌的事情,你居然这么早就告诉姬傅山,哎,你啊!”
到这里,他摇摇头,不再话,径直向自己的车走去。
东方阅神色猛然一变,想要询问的时候,却发现东方玉已经消失了,他的神色不断变幻,暗暗想到,如果自己没有利用价值了,姬傅山真的会对自己动手吗?
他不知道!
或许他知道,但是却不想承认!
……
就在东方运和东方玉四处联络人手,准备对付东方飞儿的时候。东方飞儿却在东方集团里一步步的稀释东方运和东方玉的权利。
表面上看起来,东方飞儿像是什么都没做,但实际上,她却已经把东方运和东方玉的亲信全部换掉。
对于目前王畅的所作所为,东方飞儿也是一清二楚,她很感谢王畅,毕竟,有王畅在前面吸引火力,她才能在不知不觉间稀释东方运和东方玉在集团内部的权利。
只不过,这样一来的话,王畅这段时间的日子,注定要不好过了!
“砰砰”
就在东方飞儿想着下一步如何对付东方运两饶时候,敲门的声音忽然响起,她没有停止思绪,淡淡的道:“进。”
很快,门被人从外面推开,走进来一个四十多岁,西装革履,满脸愤怒的中年人。
“东方姐,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辞退我!”中年男人已进入办公室,就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径直来到东方飞儿的面前,抱着胳膊,冷冷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