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406


    “我身边的这位,是一位非常有名望的医生,他的医术绝对不在王畅之下。”姬傅山接着将目光看向身旁的老人。
    “桀桀桀。在医术上,老夫还没有什么对手呢。”老人阴阳怪气的笑了笑,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秦鸣的脸上则是一喜,恭敬的问道:“敢问前辈是?”
    老人撇撇嘴没答话。
    “邪医!”回答秦鸣的人是姬傅山,他也是在两天前,才找到了这位老人,并被对方的医术所折服。
    本来他是想让这老头给自己治病,不过他还是有点不放心,所以想让秦鸣做试验品,这才找到了秦鸣。
    邪医?秦鸣顿时一怔,怎么有人叫这么古怪的名字?目光在老头的身上扫过,确实给人一种很邪门的感觉。
    别这老东西没把自己的病治好,反而把自己吞了吧!饶是秦鸣这样的人,在注意到邪医的眼神时,也不禁一阵脊背生寒。
    姬傅山笑道:“邪医前辈,您觉得他的病情如何?”他根本就没想过要征求秦鸣的意思,唯一担心的是这老头不肯出手救人。
    “桀桀桀,这小子的命不长了啊!”邪医怪笑着说道,“这小子当初贪功冒进,导致修炼的时候留下暗伤。现在还没有彻底爆发,但最迟两日后,暗伤就会彻底爆发。到时候,就算是神仙来了,也救不活咯!”
    秦鸣的神色微微一变,这老头竟然全都说对了。这暗伤正是他当年,从炼精化气大圆满,突破到炼气化神一重时留下的。
    当初的时候他还没有把这伤势放在心上,直到最近一年开始,这暗伤越来越厉害,甚至最近这段时间,他感觉自己好像随时都会死掉一样。
    “那……”姬傅山看了一眼秦鸣,问道,“那前辈能够治好他的病吗?”
    “哈哈哈!这天下就没有老夫治不好的病!”邪医特别狂的说道。
    姬傅山的眸子则是一亮,拍掌道:“只要有前辈这句话就够了。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开始给他治病吧!”
    秦鸣的脸上顿时一黑,尼玛,你还没有问过老子的意思呢!心里虽然腹诽不已,不过他也没有说什么,毕竟,自己的时间不多了,而王畅又不给自己治病,面前这古怪的老头,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
    是生是死,就看这个老东西的水平如何了!
    “小子,我治病的手段,可是有点残忍,不知道你能不能忍住啊。”邪医怪笑着问道。
    “前辈尽管治就是,只要不死,我都能忍住!”秦鸣咬着牙说道。一点疼痛又算得了什么?
    不过他万万没想到,这可不是一点疼痛,当然,现在的他还并不知道。
    “那就好!”邪医古怪的笑了笑,从身上摸了摸,竟掏出几只毒虫。
    秦鸣和姬傅山都不是胆小的人,只是微微一愣,就问道:“前辈这是……”
    “他的病没什么大不了,我这几只毒虫就能帮我治好他的病。”邪医说话的时候,姬傅山和秦鸣只感觉他的肩膀动了动,然后竟直接来到了秦鸣的面前。
    秦鸣和姬傅山的眼睛均是一亮,这老头还是一个高手啊!
    但下一刻,让人不敢置信的事情就发生了,邪医竟将手里的蜈蚣塞进了秦鸣的鼻孔里。
    秦鸣就像是被人施展了定身法一样,愣在原地一动不动,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蜈蚣已经钻进了他的身体里。
    他的脸顿时绿了,就算他是武者,但人类天胜就对这种毒物有种恐惧的心理,要是这蜈蚣没进身体还好,他倒不是很害怕,可现在这玩意竟钻进了自己的鼻子里。
    他顿时不淡定了,问道:“邪医前辈,这……这不会出事儿吧?”
    姬傅山也是满脸黑线,这老头都是这么治病的?
    “放心吧,它不会伤害到你的。它不仅仅能治好你的伤势,还能让你的实力更进一步!”邪医嘿嘿笑道,“只是疼一点罢了!”
    “没……没事。”秦鸣摆摆手,能治病就好。但他的话刚说到这里,他的瞳孔就猛然一缩,然后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不再跳动了一样。
    可很快,他又感觉心脏重新恢复跳动,与此同时,一股他从未体会到的痛楚,传至他的全身!
    “啊……”的一声,秦鸣忍不住张嘴惨叫道。
    这时候姬傅山才注意到,秦鸣竟然七窍中都流出了血!
    不是红血,而是绿色的、妖艳的血!
    “前辈,你不会是把他杀了吧?”姬傅山不解的问道。秦鸣死不死,对他来说意义不大,不过秦鸣毕竟是他的试验品,他还不想让他这么没有价值的死掉。
    “放心吧,他不会死的,我只是给他换换血。”邪医依旧阴阳怪气的笑了笑。
    姬傅山点点头,不再说话。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就算是自己的心里怀疑,也不能让这老头看出来。
    接下来的时间里,秦鸣感觉自己像是在地狱走了一遭,期间有数次,他的心脏停止跳动,就在连他都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他的心脏却又诡异地重新恢复跳动。
    不知道多长时间过去,之前钻进他鼻孔里的蜈蚣,才又从鼻孔里钻出来。
    邪医走上前,伸出手掌,蜈蚣就非常温顺地爬到了他的手掌上。
    接着,邪医将蜈蚣揣进怀里,笑呵呵的问道:“小子,你感觉你的身体如何?”
    秦鸣先是闭上眼睛,等到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姬傅山注意到,他的眼睛竟和邪医一样变绿了!
    一股寒气传至姬傅山的脊椎,这也太邪门了!
    “感觉前所未有的好!”秦鸣攥了攥拳头,感受了一下身体里的真气,抬起头,兴奋的说道。
    邪医笑眯眯的说道:“那就好!”
    “前辈,他的病算是治好了?”姬傅山问道。
    “当然。”邪医点点头,傲然道,“就没有老夫治不好的病!”
    姬傅山了然地点点头,看了看秦鸣,又皱起眉头,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
    与此同时。
    东方运和东方雷霆急匆匆地来到橙楼。
    两人刚出现,之前为王畅领路的女人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你……是不是你说飞儿出了事情?”一看到女人,东方雷霆就激动的问道。他会和东方运来到这里,原因是从东方运的口中得知,有人对东方飞儿不利。
    这才马不停蹄地跟东方运跑到了这里。
    “是……是的,那个人还没有离开,仍旧在东方小姐的房间里!”女人装出一副恐惧的样子说道。
    “你,前面带路!”东方雷霆的眼里闪过一道冷芒,暗暗想到,最好东方飞儿没出事儿,不然的话,不管对方是谁,自己都绝对不会放过他。
    听到这话,东方运的眼里闪过一道亮色,表面上不动声色的吼道,“还在这里愣着干什么?老爷的话,没听见?在前面带路。”
    “是是是……”女人忙应和道,并在前面为两人带路。
    东方运走在东方雷霆的身后,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他正是这一切的幕后黑手,他先是从姬傅山的手里得到那两盆诡异的话,又收买了前面的女人,准备伺机害死东方飞儿。
    只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东方飞儿竟邀请了王畅,这正给了他一个一石二鸟的机会!不仅能除掉东方飞儿,还能将脏水泼到王畅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