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392


    可是他才刚想到这里,身上的电话就忽然响了起来。他掏出电话一看,来电的人正是魏灵英,顿时,他看着孙寡妇的眼神就变了。
    “呵呵……王医生,你别看我啊。既然是你师姐来的电话,你还是快接吧!”孙寡妇一副稳操胜券的样子说道。
    “我倒是要看看你能耍什么花样。”王畅瞪了一眼孙寡妇,然后就接通了魏灵英的电话,“师姐,我是王畅,有什么事儿?”
    “是这样的,这两天孙寡妇可能会到西京去找你。如果她真的要帮你的话,你就同意了吧!”魏灵英语速飞快的说道,“当然,你也得给自己留个心眼,别真的无条件相信她。”
    王畅的脸上顿时一黑,他的手机可是那种老爷机,听筒的声音可是不小的。
    刚才魏灵英说的话,可全都被孙寡妇听在了耳朵里面!
    不过孙寡妇虽然听到了魏灵英的话,可是她的表情却没有什么变化,仍旧笑眯眯的。
    王畅暗叹口气,真不知道要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才会让这女人动容。
    “为什么?”不过他还是疑惑的问道,师姐这是怎么了?按照她的性格,她应该嘱咐自己小心孙寡妇才是,怎么现在居然想把孙寡妇安插在自己的身边呢?
    “我曾经答应过她一件事。”魏灵英无力的说道,“这次的事情,算是帮她的一个忙吧!行了,你不要问这么多了,事情就是这样,老娘要继续睡觉了!”
    说完,魏灵英直接挂断电话。
    王畅:“……”
    “呵呵……怎么样?王医生,你师姐同意让我留在你的身边吧?”孙寡妇笑吟吟的问道。
    王畅点了点头。
    孙寡妇笑着起身说道:“呵呵,那你现在就带我去你的医院吧!”
    “等等……”王畅也起身,却是皱眉问道,“刚才我师姐说,她以前欠你一个人情,究竟是什么人情?”
    在他看来,孙寡妇和魏灵英那绝对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两个人,怎么魏灵英就莫名其妙的欠了孙寡妇一个人情。
    “当然是和你有关了!”孙寡妇仍旧笑眯眯的,不过却没有说出真正的原因,这点节操她还是有的。
    王畅的脸上流露出疑惑的神色,不过他也没有再问,很快就带着魏灵英前往中医医院。
    ……
    半小时后,中医医院!
    王畅和孙寡妇才从出租车里下来,就见中医医院的外面围了一群人。
    王畅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肯定是出事儿了!
    “幸亏我来了吧?看看,你的医院这么快就出事儿了。”孙寡妇的嘴角翘起一个好看的弧度,颇为得意地看着王畅。
    王畅脸上一黑,怎么自己感觉这女人这么幸灾乐祸呢?
    不过他也没说什么,很快,他分开人群,向前面走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来到医院大楼前,王畅就闻到一股恶臭的味道,接着他就看到医院的玻璃门上竟然被人泼了粪便,便对身边的一个医生问道。
    “他奶奶的,谁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来医院的时候,这门上就有粪便了。”医生爆了一句粗口,没好气的骂道,“这是哪个生儿子没**的损种干的好事儿,这不是成心恶心人吗?”
    “咦,不对,你是王院长!”医生说着说着,发现身边的王畅有点眼熟,猛然想起,这不就是中医医院的院长吗?
    王畅的眉头皱了皱,没理会医生的大呼小叫,问道:“你来医院有多长时间了?”
    “差不多二十分钟了吧!”医生想了想,不确定的说道。
    “二十分钟!”王畅的脸上露出怒气,“这粪便在门上二十分钟,竟然没有一个人负责清理吗?”
    “这……”医生心里直翻白眼,你问老子,老子怎么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咱们医院里有清洁工吧?”王畅问道。曾经东方峰给过他一个职员表,他记得医院里有十来个清洁工呢。
    “有的有的。”医生点头说道,这事儿他还是知道的。
    “现在是不是上班时间?”王畅又问道。
    “是啊。咱么医院的清洁工是两班倒的。”医生回答道,“一组白班,一组夜班!”
    “嗯。”王畅点了点头,心里有了决定。
    很快,他就扭头对孙寡妇说道:“你要是不嫌臭的话,就跟我进来。”
    说完,他在所有人不敢相信的眼神中,走进医院!
    孙寡妇微微一愣,随即又是神经质的笑了笑,也跟在王畅的身后走了进去!
    “我靠,这得多臭啊。这两人居然不嫌脏!”有人恶寒的说道。
    “是啊,王院长也就算了,他后面的那个美女也不怕脏吗?”
    “你们啊,就是矫情。这门上是被泼了粪便不错,可王院长和那女人进去的时候,并没有碰到粪便,大惊小怪的干什么啊!”
    走进医院,王畅一路上阴沉着脸。
    不过遇到他的医生和护士们,向他打招呼的时候,他还是予以点头微笑。
    时间不长,王畅和孙寡妇电梯里走出来,直奔院长办公室。
    刚进办公室,王畅就给人事部打了一个电话。
    “喂,东方先生,我是王畅,你现在立刻到院长办公室来一趟!”王畅说完,直接将有线电话挂断!
    “你打算怎么办?那些泼粪便的人,摆明就是恶心你的。”孙寡妇姿态优雅地坐在沙发上,有点好奇的问道。
    她发现一段时间没有见到王畅,王畅好像比以前更加成熟了!
    “当然是一点点办!”王畅坐在真皮转移上,没好气的说道。
    “砰砰”
    就在这时,敲门声从外面响起。
    “这家伙来的倒快!”王畅嘟囔了一句,说道,“进!”
    很快,门开,西装革履的东方峰从外面走了进来,恭恭敬敬的说道:“王院长,您找我!”
    “嗯。你坐。”王畅点点头,指了指沙发的方向。
    东方峰听到这话,才发现办公室里还有一个漂亮得过分的女人。
    但他的脸上只是流露出刹那的惊艳后,就对孙寡妇微微点头,然后坐在沙发上,将目光看向王畅。
    “咱们医院的大门被人泼了粪便的事情,你知道不知道?”王畅没有多余的废话,一张嘴就直奔事情的关键而去。
    “大门被泼粪便?”东方峰的神色变得很古怪,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谁能做出这么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