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349

  “扬威,天胜啊,西京和金舟不一样。金舟的高手很少,但是西京不同,西京是一个尚武风气非常严重的城市。在这里,高手不胜枚举。以后你们在西京,一定要多加小心!”王畅嘱咐着说道。
  然后,他从身上掏出一张银行卡,将密码告诉沈扬威之后,就把银行卡丢到沈扬威的手里,说道:“这里面应该有点钱。你就用这里面的钱,在西京找个武馆租下来,也好安顿这些弟兄。”
  说着,他看了看诊所外面。因为诊所实在是太小,所以绝大多数的人,此时都站在诊所的外面,晒着太阳。
  “王医生,这怎么使得。”沈扬威忙摇头说道,“我经营武馆这段时间,也有不少存款,租武馆那点钱,我自己能承担得起。”说着,他就要把银行卡还给王畅。
  王畅坚持的说道:“这不一样,你们来到西京是帮我的。我怎么能让你掏钱?再说,这钱我也用不上,你们要是不用的话,说不定这里面的钱,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没了呢。”
  “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谢谢王医生的好意了。”沈扬威勉为其难地收下银行卡。
  “都是自家兄弟,你说的这是哪里的话?”王畅故作生气的说道。
  “哈哈,既如此的话,我就不客气了,不然就显得我太矫情了。”沈扬威哈哈大笑,就收起银行卡。
  沈扬威和方天胜等人并没有在诊所过多停留,毕竟,学员们一路奔波,也实在太累了,而王畅的诊所里,根本容不下这么多人,所以,沈扬威和方天胜先是把学员们安顿在酒店里,至于他们二人则是拿着王畅的银行卡,在西京寻找武馆去了!
  ……
  三才街,不归酒吧,这里正是地煞在西京的产业之一。
  因为现在还是白天,酒吧里显得非常冷清,叶邵龙正在二楼的一个包厢里午休。忽然,门外响起敲门声。
  躺在沙发上睡觉的叶邵龙很快睁开眼睛,淡淡的说道:“进。”说话的时候,他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门开,进来的人正是李感,他直接来到叶邵龙对面坐下,点燃一支烟说道:“王宇那里来动静了。就在今天早上,他去了一趟火车站。”
  “王宇?”叶邵龙眉头微微一皱,随即反应过来,王宇就是王畅,笑着说道,“就是那个曾经得罪过你的医生吧?我记着,我还让人砸了他的诊所。”
  早知道那是王畅的诊所,他才不会用那么低级的手段。
  “就是他。”李感面露怨毒的说道,“叶兄弟,虽然现在秦鸣还想那王宇治他的病,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给他一点教训。”
  在橙楼的时候,他曾被王畅当众殴打,这件事情一直被他记在心里。
  “哦?一点教训?”叶邵龙好像来了兴致,心里却很为难,现在他已经知道王宇就是王畅,在没有绝对的把握前,他还不想暴露自己。
  毕竟,王畅曾经是捣毁了金舟地煞的人,其人也算是有能力的,不然的话,自己也不会像是一条丧家之犬一样,逃到西京了。
  “不错。”李感点点头,认真的说道,“这小子早上在车站接了二三十人,而且这些人都是武者。”
  “二三十人?都是武者?”叶邵龙的神色微微一变,他的左手敲着脑袋,思索着这群人的来路。
  忽然,他的眼睛一亮,这些人应该就是曾经陪着王畅闯进金舟会所的人了!
  没想到仇人一个个都出现了呢!
  叶邵龙的神色猛然阴冷下来,虽然沈扬威等人在他看来只是小虾米,但是在不能动王畅的时候,对付对付这些小虾米,给王畅点麻烦,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想到这里,他说道:“李少,这样吧,你先调查清楚那些人的落脚低点,然后我就派人教训教训他们。”
  “教训他们?”李感的眉头一皱,不满的说道,“我的敌人是王宇,你教训他手下的那些人,有什么用?”
  “李少,你刚才也说了,秦鸣那小子还要靠这个王宇,治他的病。而且,这个王宇现在就已经是一个残废了,我们要是再对他出手,他死了怎么办?要是秦鸣那小子知道这是我们做的,你我将会是什么下场?”叶邵龙耐心的说道。
  李感的神色微微一变,这好像也对。
  “所以呢,咱们对付他手下的人,既不会伤到他,还能给他带来一些麻烦,而且,对付他手下的人,总比对付他容易,我们何乐而不为呢?”叶邵龙补充道。
  “那好,就按照你说的办。”李感赞赏地点点头,说道,“叶少,还是你有办法啊。”
  “哈哈哈,彼此彼此,还是李少的消息更重要一点。”叶邵龙恭维道。
  叶邵龙的马屁让李感非常受用,他笑着点点头,说道:“那好,我先去调查这些人的落脚地点,一旦有了消息,我就通知你。”
  “好。”叶邵龙点头说道。
  李感也没再说话,转身就走出房间。
  与此同时。
  同样的一幕,也发生在魏峰和魏油的对话间。
  此时,魏峰刚刚向魏油汇报过沈扬威等人的事情。
  “看来这个王畅,是打算囤积自己的力量了。”魏油坐在沙发上,手里还端着冒着热气的绿茶。
  “呵呵,他得罪了那么多人,身边要是没有几个人帮衬的话,也确实太危险了点。”魏峰笑呵呵的说道。
  “嗯。”魏油赞同地点点头,忽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问道,“对了,上次出现在王畅诊所里的那个女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她已经在半个月之前,离开西京了。”魏峰唏嘘的说道,“魏少,那天要不是那个女人的话,恐怕病虎那个混蛋,已经把我和王畅都给杀了,你的腿也自然就……”
  “咣当!”魏峰刚说到这里,魏油就猛地把茶杯摔在茶几上,冷冷的说道,“病虎这个混蛋。”
  “他确实混蛋。”魏峰附和道。
  “不管他是混蛋也好,还是废物也好,那女人离开西京,王畅那小子也就危险了。”魏油冷笑着说道。
  “那我们……”魏峰抬头看了一眼魏油,欲言又止的说道。。
  “保证王畅不死的情况下,给予他最小的帮助。”魏油冷冷的说道,“敢和我讲条件!哼!”
  唉,魏峰心里暗暗叹口气,看来魏油还是气愤王畅威胁他的事情。只不过,现在他的腿,只能由王畅医治,才隐忍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