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全能医皇 >335

  王畅的眉头微微一皱,老实说,魏油的腿非常不好治,甚至断裂的骨头,早就已经成型了。如果当初魏油腿被打折的时候,就找到了自己,自己倒是能够轻而易举的治好他的腿伤!
  想到这里,王畅松开摸着魏油腿的双手,控制轮椅退后两步,淡淡的问道:“我有点不明白。”
  “说。”魏油面无表情的说道。
  “从你的腿伤来看,当初你的腿是有希望治好的。而且你的身份也不简单,我不相信,你找不到名医,可是为什么,你的腿当初没有治好,反而还落下了病根?”王畅皱着眉头,疑惑的问道。
  魏油可是西京三位大少之一,以他在西京的影响力,想要找个差不多的医生,为他治伤,还是轻而易举的。
  然而,让王畅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话音刚落,魏油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显然,他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隐情?王畅的心里微微一动,表面上不动声色的说道:“如果你不想说的话就算了。我简单说说你的腿伤吧,你这伤势已经有一段时间的年月了,想要治好的话,非常困难。”
  “你说非常困难,这就意味着还有希望对不对?”魏油眼睛一亮,直勾勾地看着王畅说道。
  王畅:“……”
  他满脸黑线地看着魏油,尼玛,这你也能听出来?的确,魏油的伤势虽然复杂,但王畅也不是没有办法,如果他想要治好的话,也不是不能治好。
  “确实还有希望。”王畅想了想说道,“不过,想让我治好你的腿,你要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魏油明显一怔,一旁的魏峰更是连连给王畅打眼色。
  王畅茫然地看着魏峰,难道自己说错话了?他不知道的是,敢在魏油面前谈条件的人,下场都不是那么太好,所以魏峰才会连连给他打眼色。
  “好。我答应你的条件!”让魏峰松口气的是,魏油并没有生气,而是哈哈大笑着说道。
  不过也是,王畅是目前唯一一个可能治好他腿伤的人,他要是把王畅怎么着了的话,谁还给他治腿呢?
  这就是源自于医生的优势,尤其是像王畅这样的名医。不过你以前有着多么尊贵的身份,现在拥有着怎样的权势,但你只要生病了,是龙你也得卧着!
  “我还没有说我的条件,你就答应了?”王畅皱眉道,这给他一种荒唐的感觉。
  “不管你提出什么样的条件,我都答应你!”魏油说话的时候,拄起拐杖,就准备离开。
  “好,我的条件是,你以后不准再砸别人的腿。如果不能答应我这个条件的话,我就绝对不治你的腿。”王畅大声说道。
  原本正在向外的魏油,听到这话,猛然回头,一股可怕的杀气,从他的身上蔓延开来!
  王畅的心里也是一惊,没想到这句话竟然让魏油有这么大的反应。
  魏峰连忙凑到魏油的身边,恭敬的说道:“魏少,王医生是不知道情况……”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魏油就冷冷地横了他一眼,顿时,他后面的话,全都咽进肚子里,低着头,不敢再说话了。
  然后,魏油再次将目光落在王畅的身上,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杀机,问道:“你当真要这么做?”
  “不错。”虽然魏油身上的杀机让王畅很难受,但是王畅也没有屈服,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魏峰的脸都绿了,他看了一眼王畅,祖宗啊,难道你就没看出来这位爷心情不佳吗?你暂时先顺着他就不行吗?
  魏油的瞳孔更是猛地一缩,拄着拐杖向王畅走去。
  完了完了,这下完了!魏峰忍不住在心里为王畅祈祷。
  但就在这时,魏灵英从后面走了出来,笑着说道:“小师弟,你这里还有人啊?”
  魏灵英出现的瞬间,魏油身上的杀机消失,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魏灵英,恨不得在她的身上刺出几个窟窿来。
  但是魏灵英就像是没看到魏油正在打量自己一样,自顾自地来到王畅的身边,笑呵呵的问道:“这两位是你的朋友?也不给我介绍介绍?”
  “你是谁?”魏油直接的问道。
  “我是他的师姐,魏灵英,你又是谁?”魏灵英笑着问道,但如果注意看的话,会发现她的眼神非常冰冷。
  “好,王医生,我答应你的条件,但是姬傅山的腿,我必须砸断!”魏油忽然大声的说道。
  魏峰惊得瞠目结舌,魏油居然同意了,倔得像匹马一样的魏油竟然同意了!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王畅皱皱眉头,他也知道魏油和姬傅山之间的恩恩怨怨,想了想说道:“这是你们的私人恩怨,我管不着。你只要向我保证,不砸普通人的就行!”
  “好!”魏油点头,转身就走,“魏峰,你留在这里,将一些必要的事情告诉王医生。我不想王医生出什么意外。”
  话落下的时候,他人已经消失在三人的面前。
  “呼……”魏油走后,魏峰常常松出一口气,然后流露出当初在橙楼见到时散漫的姿态,笑着说道,“王兄弟啊,你不知道刚才我有多担心啊!”
  刚才魏峰的表情变化,也被王畅收在眼里,他也能看出来,魏峰是真的关心自己的生命安全。
  虽然这家伙当初接近自己是别有目的,但也能做个朋友。想到这里,王畅不解的问道:“为什么?我只是提出一个条件而已,他怎么反应这么大?再说,可是他说的,不管我提出什么样的条件,他都会答应我啊!”
  “哎,这就是你有所不知了。”魏峰苦笑,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魏灵英说道,“您出来的可真及时。”
  现在的他已经冷静下来,再加上他根本看不透魏灵英的深浅,所以就明白过来,刚才魏油之所以会同意王畅的条件,和魏灵英有着极大的关系。
  魏灵英只是笑笑,自己再不出来的话,恐怕王畅就真的有危险了。
  “这是你们和王畅之间的事情,我不听。”魏灵英笑着说了一句,转身就走。
  “哎,王老弟,你只知道魏少喜欢砸人的腿,但你知道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魏峰叹口气,面露追忆的说道。
  “为什么?”王畅不解的问道。
  “这件事情涉及到魏少的身世,不过魏少也不把这种事情放在心上,我就对你说了吧。”魏峰徐徐说道,“你应该知道,魏少是魏家的人,但是你肯定不知道,魏少其实是一个私生子。”。
  王畅微微动容,这还他真没想到。
  “魏少的父亲是个风流浪子,到处沾花惹草。而魏少,就是魏少父亲一次醉酒后的产物。”魏峰唏嘘的说道,“而魏少的母亲,原本是魏家的保姆,随着魏少母亲肚子越来越大,这件事情终于隐瞒不下去了。”